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周梓樂死因研訊】警未能破解梓樂iPhone11 兩度要求蘋果公司協助不果 裁判官籲TG成員作供


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研訊第18天,庭上主要處理梓樂四件電子產品的解鎖及調查過程,包括iPhone11、iPad、MacBook Pro及桌上電腦。警員作供稱,透過法證科軟件從梓樂的桌上電腦找到密碼,繼而解鎖其iPad,發現他事發前曾在應用程式Telegram發出 「屌佢射上停車場」、「係停車場食花生姐」「咩都無帶」等訊息,而最後一則訊息時間是在11月4日凌晨12時49分,梓樂當時回覆了群組成員一句「同埋拎咗啲嘢落去俾人」。

至於梓樂的iPhone11,警方至今仍未能夠成功解鎖,今年曾兩度去信蘋果公司請求提供協助,但蘋果公司均回覆稱,無法得知密碼,也因技術問題不能解密。死因裁判官最後在庭上呼籲,梓樂出事前最後對話的兩個群組「行街(遲到)」及「飛機佬群」中,若群組成員在案發當晚接觸過梓樂或得悉其行蹤,可與警方或死因庭聯絡,協助調查。

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員周祖耀作供,他隸屬數碼法理鑑證科A隊,負責截取梓樂幾件電子產品的資料。他去年11月26日收到東九龍總區重案組3A隊偵緝高級警員林志強轉交5件證物,包括梓樂的iPhone11、iPad、MacBook Pro、桌上電腦及iPhone內的SIM卡等,其中只有桌上電腦無設密碼。周使用警方法證科軟件分別檢驗證物,只成功擷取桌上電腦的資料,iPhone11則已上鎖,螢幕顯示要等候一段長時間才能重試輸入密碼。

周供稱,他沒有輸入任何密碼開啟證物,只是利用法證科軟件,在梓樂桌上電腦的Google Crome瀏覽器找到一連串帳號及密碼,再將該些資料打印出來,在今年2月6日轉交林志強。林翌日再用其中一組密碼成功開啟梓樂的iPad和MacBook Pro。林昨日曾解釋,一連串帳號及密碼中,有一組數字曾多次被使用,故他嘗試以該組密碼解鎖梓樂的iPad。

周續指,他在9月17日再收到上述證物,之後以林志強新提供的密碼開啟梓樂的iPad及MacBook Pro,再透過法證科軟件擷取梓樂在去年11月3日的上網記錄,以及兩張Telegram的對話截圖。因考慮到梓樂的個人私隱,研訊並不打算公開全部瀏覽記錄。

至於梓樂未被成功解鎖的iPhone11,周供稱,警方所用的法證軟件未能擷取當中資料,被問到是否與iPhone型號有關,他供稱不能一概而論,需視乎相關電話的狀態,他又補充指,雖然「有聽過黃之鋒嗰部得囉」,但他並不知道坊間有甚麼公司或器材能破解被密碼鎖上的iPhone,他在工作期間亦未接觸過相關器材。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就問,警方使用的「Cellebrite」軟件,是否可支援較新型號的iPhone電話,周強調視乎情況,表示要「實實在在拎部機嚟」才知道能否截取資料。

翻查資料,以色列公司「Cellebrite」在今年10月7日停止向中國和香港客戶出售服務和提供技術,之前曾協助警方破解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的iPhone XR電話。另一方面,早前15歲少女陳彥霖的死因研訊,警方亦表示不能破解彥霖其中一部設六位數字密碼的iPhone。

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員周祖耀。周滿鏗攝

警方在庭上表示,至今仍未能解鎖到梓樂的iPhone11。警員林志強提到,檢取梓樂的iPhone之後,發現螢幕顯示需要一段很長時間,才可以再輸入密碼,他供稱,「相信有人輸入錯誤密碼,輸入得錯密碼越多,(需等待)長時間先可以再入密碼。」林之後將4件電子產品交予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解密,最後透過桌面電腦獲得的密碼,成功開啟iPad和Macbook Pro,惟iPhone仍未能解鎖。研訊主任之後問林,曾在iPhone上嘗試輸入密碼多少次,林表示試過一次後,裝置已被鎖上,並顯示「 iPhone已停用 連接iTunes」,即變成俗稱「磚頭機」的狀態。

林志強供稱,警方曾兩次電郵聯絡蘋果公司要求提供協助。第一次是在今年1月31日,警方發電郵請求蘋果公司解鎖周梓樂的iPhone、iPad和Macbook Pro,電郵亦補充指,如果可以警方會徵求周梓樂父母的同意。蘋果公司於2月3日回覆稱,有關iOS設備已有密碼鎖定,為讓解鎖功能保持在用戶控制範圍內,蘋果公司無法取得密碼,也無法繞過iOS系統取得電話資料備份。蘋果公司又提到,如要確立用戶有否設立資料備分,以及與設備相關的雲端備份,可以與死者的遺產執行人聯絡;由於所有雲端內容寄存美國境內,須取得美國司法互助協議,透過美國司法部以合法方式取得文件。

研訊主任之後問到林,有否檢視梓樂iPhone於其他裝置的內容備分,林志強回答說,「有檢視過,無發現」。被問到梓樂的iPhone有否連接iCloud雲端,以及知不知道他的iCloud雲端名稱,林均表示不知道。

警方因應梓樂iPhone變成「磚頭機」,今年10月30日再次聯絡蘋果公司請求提供協助,蘋果公司同日回覆稱,蘋果iOS產品自iOS8版本之後,因相關設備已加密,蘋果無法再在iPhone進行設備提取,亦沒有「鎖匙」。蘋果公司亦指,iPhone 6或之後的型號在「出廠」時已用iOS8或更高版本,而梓樂的iPhone版本則是iOS13.2。

周家代表大律師鄭淑儀問林,曾否就蘋果公司回覆的建議作跟進,林表示並無參與進一步調查,著鄭大律師「你問返佢(負責同事)」。鄭淑儀又問,林獲得密碼後是否獨自嘗試解鎖,林隨即否認只有他一人在場,表示網罪科只負責擷取資料、轉交密碼,不會做調查工作,並指「其實都係要搵真相啫,了解返佢(同事)畀我嘅物品,睇下有無幫助。」鄭淑儀則解釋無意爭辯,只是事件中間「有空隙」,希望了解清楚。

東九龍總區重案組3A隊偵緝高級警員林志強。周滿鏗攝

至於警方成功以密碼開啟的Macbook Pro和iPad,林志強供稱,Macbook Pro裡沒有與案件有關的特別發現,「都係做功課啲嘢」,表示梓樂以iPad上網瀏覽的性質「多數都係睇Youtube囉」。從庭上展示的相片可見,梓樂iPad的解鎖畫面和桌布分別是示威者的傘陣以及在催淚煙中的相片。

至於Telegram群組的對話內容,從iPad擷取的程式截圖顯示,梓樂曾發出 「屌佢射上停車場」、「係停車場食花生姐」「咩都無帶」等訊息。11月4日凌晨12時46分,顯示梓樂在另一群組曾發出一張由尚德邨停車場望向尚十路口的照片。最後一則訊息時間是凌晨12時49分,梓樂回覆了一句「同埋拎咗啲嘢落去俾人」,之後便再沒有任何對話。被問到警方有否找到曾在Telegram與梓樂對話的人士,林志強表示找不到,「因為我無方法」。

根據 「飛機佬群」TG群組中,梓樂跟兩名群組成員對話,他們對周梓樂看似頗熟悉,指梓樂家住得高,為何不留在家看得更清楚。資料來源:死因庭證供
梓樂在差不多時間亦跟另一個TG群組「行街(遲到)」兩名成員對話,梓樂更一開始便問成員朋友C是否安全,對方回答安全。資料來源:死因庭證供

有陪審員關注警方有否後續跟進Telegram群組成員身份,死因庭裁判官高偉雄就解釋,群組不會顯示用戶的身份,只有姓名。高偉雄又補充,檢取iPad後不能將它連接網絡,否則若帳戶被踢出群組,有關對話可能被刪除,裝置亦可能收到新訊息,重申檢取證據以及調查時,不會知道有關人士身份。

今日研訊散庭前,高偉雄指由於庭上已公開Telegram群組的相關證供,現可公開呼籲「行街(遲到)」及「飛機佬群」的成員,若在案發當晚接觸過梓樂或得悉其行蹤,可與警方或死因庭聯絡,協助調查。

就研訊進度,死因裁判官高偉雄預計需要額外一至兩星期完成,本周研訊結束後將押後至12月28日再訊,現階段有信心在明年1月初完成所有證供。研訊明早繼續,預計重召救護車A344救護隊目鄭冠明及司機陳智楓,另或有其他相關人士作供。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