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抗內地霸權 捍衛繁體字 港人字幕組嶄露頭角


大學生Qoo追看韓國綜藝《新西遊記》逾兩年,她這天如常到內地影視網站,愉快地收看節目。這一集,藝人正走訪香港各區景點,Qoo看得入神時,發現藝人每提起「香港」,字幕總寫着「中國香港」,但明明他們沒說中國。未幾,排山倒海的紅白彈幕填充眼前畫面,轉瞬即逝——「政治正確!」、「字幕組做得好!」Qoo作為香港人,瞧見內地網民留下的留言後,頓時反感,更立馬關掉彈幕。

現時大部分韓綜的中文字幕多是簡體字,由內地字幕組提供;除此之外,Qoo別無選擇。她繼而靈機一動:不如我創辦一個繁體字幕組?

記者:林踔賢|編輯:任蕙山|攝影:林踔賢、任蕙山

Qoo觀看韓國綜藝(韓綜)逾八年,以前只能看由內地字幕組翻譯的節目,一早對簡體字麻木。她說,內地字幕組翻譯速度快,譬如《Running Man》每逢周日下午在韓國播放,內地字幕組一到凌晨就會在影視網站上傳譯好的影片。很多觀眾迫不及待收看下集節目,而內地字幕組之快,就剛好迎合他們心意,Qoo也不例外:「內地字幕組人手多,翻譯節目快,所以始終要依靠他們。」

反修例運動及後成轉捩點。不少人提倡抵制「藍店」及中資機構、減少依賴內地,Qoo開始抗拒看簡體字,但她眼見自己仍要依靠內地字幕組,心底並不好受。Qoo在2017年考獲韓語能力測試TOPIK第五級(最高第六級),水平可應付日常韓語交流,甚至到韓國獨自生活也沒問題。她想,自問有能力翻譯韓國節目的話,何不一試?

Qoo(中)希望,茶記字幕組能擔當領頭羊的角色,讓其他人關心繁體字,進而關注香港文化。林踔賢攝
 

Qoo在2020年6月正式成立茶記字幕組,團隊目前有逾70人,以學生為主。茶記現專注翻譯韓綜《文明特急》及《一週偶像》,每周推出共長兩小時的影片,並採用繁體書面語字幕,以吸納港台觀眾。截至2020年11月,他們共推出近百影片,瀏覽量最高達四萬次。

茶記工作量繁多,除翻譯外,成員還需「打軸」(設定字幕出現時間)、校對、壓縮影片,才可對外發佈;過程需時視乎節目長短,短則一星期,長約90分鐘的節目則用上一個月。反觀內地知名字幕組「鳳凰天使」,他們每月發布逾150條影片,當中涵蓋過60套韓綜,其微博粉絲更過百萬。Qoo明白,他們無法追上內地字幕組的速度,太忙時更需延遲推出影片,惟她始終認為茶記的字幕用詞較好,亦忠於節目內容。

為統一格式、字眼,茶記字幕組有制訂用字規則,當中有提醒成員要確保字幕沒有簡體字。茶記字幕組提供
 

按原句意思翻譯 拒因政治設限

2020年8月,韓星李孝利在韓綜《玩甚麼好呢?》籌備女子團體「退貨遠征隊」時,提出以「마오」(音譯Mao)為藝名。Qoo起初看到此時,不感有問題;她意想不到,有大批內地網民不滿,炮轟李孝利詆毀毛澤東,更蜂湧到其社交帳號留言指罵。有內地字幕組隨即將該綜藝下架,卻沒作解釋。

《玩甚麼好呢?》屬長期綜藝,長年播放,茶記本來沒足夠人手翻譯;待事件發酵後,Qoo眼見「Mao」成為侮辱性字眼,不屑內地網民「玻璃心」。事發後兩天,她便趕着翻譯涉事兩集節目,以支持李孝利,並讓港台觀眾有途徑追看節目,免受內地字幕組下架影響。

韓國女星李孝利曾在韓綜建議以「마오」為藝名,及後遭內地網民惡意攻擊。Qoo事發後特意翻譯涉事節目,以支持李孝利。影片截圖
 

內地字幕組疑因政治原因刪減節目、改寫字幕時有發生。2019年10月,韓國藝人劉在錫在其節目《劉Quiz On The Block 2》中,曾向大學生發問:「在2014年爆發的香港民主運動以這物為名,這物亦在反修例運動登場,象徵『抵抗』,這是甚麼呢?」該大學生答錯,劉在錫指正為黃色雨傘。這片段卻在內地字幕組的影片版本遍尋不獲。Qoo認為內地字幕組單憑政治原因抽起片段,不僅讓韓國電視台的心血全失,更令觀眾看不到,宛如隻手遮天,予人「大晒、惡晒 」之感。

不知他們(內地字幕組)是否算得上濫權?
韓國藝人劉在錫曾在節目向大學生提問有關反修例運動的問題,相關片段被內地字幕組抽走。影片截圖
 

早於2015年,有港人向內地字幕組「鳳凰天使TSKS」投訴,質疑他們在「香港」前加「中國」。當時有字幕組成員回應指:「香港前面加中國,天經地義!!我們是大陸字幕組,愛看劇愛看綜藝但更愛國!」情況至今沒見改變。Qoo強調,茶記字幕組由香港人成立,會嚴格按照原句意思翻譯,不會將「香港」強行翻譯為「中國香港」。Qoo續稱,茶記不會杯葛立場親中或成員討厭的藝人,會照常翻譯他們的節目,認為字幕組應忠於原文、不流露情緒:「沒可能視他們不存在」。

大學線製圖
在日劇《半澤直樹2》中,畫面曾多次出現世界地圖及各地區的旗幟(左),包括青天白日紅旗;全部旗幟卻遭bilibili屏蔽(右)。
在韓綜《大逃脫3》,其中一集畫面(左)曾出現中國及鄰近地區的地圖。「幻想樂園」字幕組卻屏蔽同一畫面(右)。影片截圖
 

影片字幕遭篡改 泰劇字幕組被指「港獨」

登製港字字幕組(登製)在2020年4月成立,現有26名成員,年齡介乎18至28歲,當中有學生、文員等。團隊目前已翻譯11部泰劇及泰語綜藝,甚至曾為泰劇主題曲編寫中文歌詞。自反修例運動起,登製創辦人一心眼見不少港人抗拒簡體字、內地製作的節目,或不願使用bilibili等內地影視網站;但除了內地字幕組,他們別無選擇,無可奈何下只能「含淚」收看。一心冀為觀眾提供更多選擇,遂製作廣東話字幕。

登製成員「不完美」表示,口語才能更貼切詮釋語境,予人「同聲同氣」之感。任蕙山攝
 

然而,本地字幕組與內地背道而馳的代價,便是要承受風險。2020年4月,有內地網民斥責出演《2gether: The Series》的男演員Bright,因他在Twitter轉發一條將香港與日本並列為國家的推文,並與泰國網民展開罵戰。當時登製使用YouTube的社群功能上載字幕,因這方法不涉版權問題,但任何人可修改字幕。詎料,他們發現其製作的《2gether》廣東話口語字幕遭惡意修改,字詞被改為書面語,且充斥亂碼及粗言等,字幕的出現時間亦與畫面不吻合。他們懷疑,字幕被惡意竄改是與當時中泰罵戰有關。

登製更於7月捲入政治漩渦。成員YY當時為泰劇《Thonhon Chonlathee》翻譯預告片,片中有角色提到新型冠狀病毒,YY就將該對白譯為:「又唔係武肺(武漢肺炎)!」字幕在YouTube上架後,隨即遭內地字幕組「喜翻譯制組」截圖、上傳微博,及聲言「港獨無處不在」,呼籲網民舉報字幕。字幕最後短短兩日內就遭YouTube下架。

「喜翻譯制組」在微博斥責登製的字幕「不嚴謹」、「行為非常可恥」,並認為「病毒無關地域和種族」。微博截圖
 

一心對此頓感愕然、無奈,她認為「武肺」不具政治意味,也想不透與港獨有何關係。讓她始料不及的是,追星如此小事也會遭打壓。可是,為讓觀眾收看字幕,團隊商量後決定改用「肺炎」、重新上載字幕。事到如今,一心仍感不忿,覺得登製「彷如要屈服(內地字幕組)」,但為顧及觀眾所需,他們別無他法。

內地翻譯無視語境 廣東話更傳情達意

提起內地字幕組的翻譯質素時,登製成員立刻捧腹大笑。他們舉例,泰劇《不期而愛》的人物「Techno」,其內地譯名為「科技」;俚語brownie points原解作獲得讚賞,然而內地字幕組卻直譯為「布朗尼分數」,讓人摸不著頭腦。

大學生Eunice 在反修例運動前常觀看內地字幕組的影片,她則注意到字幕用上許多內地潮語及文字縮寫,譬如解作「啊,我死了」的AWSL、意指「笑死我了」的XSWL,和形容別人很笨的「智商是硬傷」。她嘆道,每次都看得一頭霧水,有時甚至需暫停影片去搜索字詞意思,打斷她收看影片的興致。

相對簡體字幕,Eunice認為廣東話口語字幕比較親切、貼地,字詞能貼切語句原意。林踔賢攝
 
我覺得內地字幕組翻譯『唔到肉』,他們翻譯只流於字面意思,卻無法表達深層意義。我一見錯處就會神經質。

翻譯系學生Vivienne如是道。她與好友SK在2020年6月成立香城蘑菇字幕組(蘑菇),主要翻譯韓綜、網絡劇,並以廣東話入文。其字幕不乏本土俗語及粗言,如「老尷」、「食好西」、「好L似」、「7下7下」等;他們更會運用港人才明白的俚語或笑話,讓觀眾會心一笑。他們曾用上「popo」去代表警察;以「舞動奇跡」(無綫電視07年的節目)去形容節目中擅長跳舞者;又以「關家姐」一詞去形容尷尬氛圍。(藝人關心妍在頒獎典禮以為自己獲獎,從嘉賓手中奪取獎座後,網民為她起名「關家姐」。)

大學線製圖

藉字幕宣揚廣東話 教讀正音、寫正字

SK猶記得,有朋友觀看字幕組的影片時,不明白某些字眼,部分更未曾聽聞,便問她:「『好kam』(奇怪、尷尬)解作甚麼意思?」SK此時才恍然明白,即使觀眾常說廣東話,卻未必通曉寫法。蘑菇於是在其Instagram開設「蘑菇字典」欄目,介紹人們常說卻不常寫的廣東話字,如「輘輷」(音「警轟」)、「沙冧」等,並附上讀音及例句。SK驚嘆道,這類貼文總獲逾千讚好,數量比介紹節目的貼文多三倍。成員輸入字幕時又會在艱澀字詞旁附上讀音,甚至補充注釋,讓觀眾便於理解。

在Vivienne及SK眼中,普通話在香港越趨普及,當下初中生、小學生對廣東話的認識較淺,不懂用俚語,甚至不自覺用上內地用語,譬如將「質素」寫成「素質」等,「這錯誤已成常態,(內地用字)已在香港廣泛通用。」SK深感「普教中」課程或會更普遍,便矢志將廣東話發揚光大,讓港人意識要守護這語言。既然那麼多人愛看韓綜,他們便成立字幕組,盼觀眾能一邊看節目,一邊學習更多廣東話。

字幕組成員生活周旋於學業、上班和製作字幕之間,難免會力有不逮。為追趕進度,茶記成員瓜皮曾索性帶電腦回校,同學在小息、午飯時間稍歇,他卻爭取時間打字幕;蘑菇成員則會通宵達旦工作,太陽東升時小睡片刻,接著起床上班。何要如此不惜一切?原來觀眾一句「辛苦了」、「(字幕)好看」,足以讓他們暖上心頭。

蘑菇現有約30名成員,Vivienne坦言,翻譯工作屬義務性質,人手不足下,要達到內地字幕組過百成員的效率,可謂天方夜談。蘑菇會制定影片的發佈時間表,卻不會勉強成員必須遵循。

就算我們夠快,但難免會犧牲質素、錯漏百出,那麼就和內地字幕組無異,觀眾就沒有收看我們影片的理由。
SK(左)和Vivienne(右)指,不少字幕組成員是打字幕新手,他們會指導成員「打軸」方法,讓他們學習如何配對字幕與畫面。林踔賢攝
 

Vivienne及SK從沒想過壟斷廣東話字幕市場,反而希望推動更多人參與。眼見最近韓團EXO、NCT的本地粉絲專頁等,也開始為韓綜製作廣東話字幕,他們滿心歡喜。

其實只要是繁體字幕就足夠,因為代表他們有心自行翻譯,而非依靠內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