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CitizenNews
眾說

「67暴動」的恐怖主義根源(上)


「67暴動」是一場由中共香港地下黨策動的、旨在奪取香港英國殖民地政府管治權的政治運動。港共藉著當時社會存在的嚴重政治矛盾(包括民族矛盾、階級矛盾、官民矛盾)動員群眾採取「文革式」的鬥爭手段,發動恐怖主義襲擊,意圖迫使港英政府投降[1]。

筆者曾經撰文指出這場暴動的恐怖主義性質,無論從中國或者美國的法律定義看,它都是名副其實的恐怖主義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第三條,「恐怖主義,是指通過暴力、破壞、恐嚇等手段,製造社會恐慌、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財產,或者脅迫國家機關、國際組織,以實現其政治、意識形態等目的的主張和行為」。

根據《美國法典》(United States Code)第22條[Title22,Section2656f(d)]把恐怖主義定義為:「亞國家或者秘密代理人對非戰鬥人員實施的預謀的、基於政治動機的、通常意圖影響公眾的暴力」。

根據國際反恐專家、喬治鎮大學安全問題研究中心主任布魯斯·霍夫曼Bruce Hoffman 的研究,恐怖主義的一些主要特徵[2]是:

●不可避免地以政治為目的或動機;
●訴諸暴力或揚言要訴諸暴力;
●計劃要對目標或受害人以外的人物或團體造成深遠的心理影響;
●由具備可被識別的指揮系統及隱蔽細胞系統的組織指揮行動,其成員不穿著制服或佩戴可被識別的徽章;
●由亞國家組織或非國家行為者干犯。

根據中、美兩種文化對恐怖主義的極其相似的定義,以及按照霍夫曼的上述五個特徵來辨認,則「67暴動」毫無疑問是一場「恐怖主義」運動。「67暴動」的「恐怖主義」特點,可以歸納為三點:

第一,通過「炸彈浪潮」,殺害社會上無辜人士來製造恐怖氣氛。
第二,通過擬訂「暗殺名單」,威脅殺害社會上有代表性人物來製造恐怖氣氛。
第三,通過「燒死林彬」,殺害異己分子來製造恐怖氣氛。

一、炸彈浪潮

從1967年7月出現第一個炸彈開始,到1967年11月底最後一個炸彈為止,中共地下黨總共製造了8074枚真假炸彈,其中1167枚是真的,炸死15人,其中2名警察、1名英軍、12名市民(包括引起全港嘩然的清華街兩姐弟被炸死)如果以真炸彈計算,平均每天放置8枚真彈,造成對市民安全的嚴重威脅。令人髮指的是,左派竟然動員「一片丹心」的學生和工人,在毫無安全保護的情況下就在學校、工會製造炸彈,將學校、民居變成「兵工廠」,置周圍平民的安全於不顧,然後再交給學生、老師(如「阿爺」)、高級知識分子(如羅孚)以及工人去到處散發,使全港無處不受炸彈威脅。其濫放炸彈的情況可以從當年他們譜寫的戰歌可以一窺:

當年出版的眾多「抗暴小報」中的其中一份,《戰鬥報》第六期《抗暴小包裹自述》。

我的名字叫「抗暴小包裹」,
但我們別號甚多,
有的人叫我為可疑物品,
有的人叫我做香港菠蘿,
有的人叫我做港產西瓜,
有的人叫我做仙女散花,
有的人叫我做炸彈。
名字真是多籮籮,
個真名只有一個,
那就是「抗暴小包裹」。

我因抗暴住無定處,
有時躺在街頭,
有時躺在匯豐銀行門前,
有時住在希爾頓酒店,
有時側臥在「港府」合署門邊,
有時寄居英軍軍營,
有時露宿荒山野嶺,
與紅旗大哥齊作伴,
差館警署我時常鑽。

同胞別看我個子小,
港英鷹犬見我暇咁跳,
急把「軍火專家」來召,
港英迫害我怒火中燒,
我不是跟牠們開玩笑,
我一揚威立把牠們報銷,
狼警獸兵呱呱大叫,
只恨牠們不爭氣,
同胞齊讚炸得好,炸得妙,
為烈士報仇在今朝。

真炸彈固然殺害無辜市民,即使是假炸彈,為安全起見在拆彈時都要封路,所以對市民的日常生活造成很大的威脅。 

二、擬訂「暗殺名單」

在左派投擲了第一枚炸彈之後不久,《新晚報》在1967年7月7日刊登一條消息,透露了左派擬策動的某些恐怖主義措施。該消息的主要內容如下:

1 為響應北京關於《放手發動群眾,進一步壯大反英抗暴鬥爭隊伍》的號召,左派召開各條戰線參加秘密會議,由「權威人士」主持並部署工作。

2 會議目的在決定「直接打擊」的對象,辦法是制定一個「漢奸」名單,對他們實施「民族紀律」,而所謂「民族紀律」是指對「漢奸」科以最重的刑罰。

3 會議開始後,與會者就從數據室翻出很多「群眾檢舉」資料,大家就提出一批「漢奸」名單。經過翻覆討論後確定第一批所謂「逆跡昭彰」的、「驗明正身」的漢奸名單共4人,上報北京批准。

4 被中共列入第一批漢奸的人共有4人,他們是:

徐家祥(時任署理華民政務司)
李福樹(立法局非官守議員、東亞銀行董事)
彭富華(新界鄉議局主席)
查良鏞(明報社長)

會議指出他們代表了4種「敗類」:徐家祥是「港英機構華人走狗總代表」;李福樹是「買辦資產階級黃面老番領袖人物」;彭富華是「代表新界地主封建勢力」;查良鏞是「反華報紙的急先鋒」。會議決定了對這4人作為「直接打擊的對象」。漢奸名單公佈後,社會掀起一陣恐怖情緒,因為這樣一張名單很可能就成為要執行暗殺的清單,而且據報導這還僅僅是第一批,換言之,還有可能第二、第三批,這就造成在香港政府工作的人處於一種人人自危的狀態。名單的公佈,除了恐嚇當事人外,還旨在引起社會恐慌。當年查良鏞就被迫離開香港暫避新加坡。

5 執行民族紀律就是「暗殺」

什麼叫「民族紀律」?該篇報導沒有詳細解釋,只是說要對「漢奸」科以最重的刑罰。但從殺害林彬時左派發表的公告看(詳見下文),則所謂執行民族紀律就等同謀殺,換言之,就是要殺害名單上的人。

6 文章還說:「公佈漢奸名單,決定漢奸身份這件事,現仍在全面計劃中。」換言之,今後這類定性別人是「漢奸」的活動還陸續有來。

這個公報,對當時香港社會上層造成很大的威脅,因而也製造了不少恐怖。查良鏞就因此避走新加坡。

三 燒死林彬

左派在1967年8月24日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膽地把林彬活活燒死,之後並且立刻發表「地下鋤奸司令部」的公佈。當天《新晚報》以套紅大標題刊登《鋤奸突擊隊司令部,懲林彬後發表公告》,指事件是「向林逆作出民族紀律的處分,嚴厲懲罰,以示儆戒」。

六七暴動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畫面。

公報宣佈林彬四大罪狀:

1.通過電台散播仇視偉大祖國的言論;
2.勾結美英帝國主義,投靠蔣邦;
3.為港英推行奴化教育鳴鑼開道;
4.污衊愛國同胞是暴徒為港英當局的血腥鎮壓歌功頌德。

公佈最後說:「民族敗類林彬,一貫仇視和反對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充當美、英帝國主義的走狗。在這次港九愛國同胞反英抗暴鬥爭中,林彬為英帝反華賣命,並在商業電台對英勇抗暴的愛國同胞極盡造謡誣衊之能事。英、美、蔣反動派亦已供認林逆為反共反華的死心塌地分子,罪惡昭彰。雖經我愛國同胞多次警告,但林逆死不悔改,甘心認賊作父,自絶於我中華民族,為維護民族尊嚴,伸張正義,應港澳同胞的要求,由我司令部執行民族紀律,於八月二十四日晨將林逆正法。」

這些血淋淋的恐怖主義暴力行為,究竟它的意識形態根源和行為模式是從那裡來的呢?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筆者認為,由於「67暴動」是中共「文化大革命」向香港延伸的結果,所以這些恐怖主義行為,無論其意識形態或者行為模式,都是來自中共。下一篇筆者將詳細分析這個恐怖主義的根源。

附註:

[1] 筆者強調這僅僅是個人的見解。不同政治立場的人會對它賦予不同的定義,也會對暴動的性質甚至事實本身有不同的解讀。

[2]見 Bruce Hoffman: Inside Terrorism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8)

眾新聞呼籲:

各位讀者,讀到這裡表示你已看畢整篇文章,如果你喜歡這類深入探討問題的專欄文章或新聞報道,希望你能支持我們繼續辦下去。我們正在眾籌,目標是在2017年6月20日前,籌集300萬元作為今年餘下時間的經費補助。

你可透過以下方法支持我們:

1) 到Fringebacker眾籌平台捐款:http://hkcnews.com/supportus
2) Paypal帳戶:paypal.hkcnews.com
3) 寄支票,抬頭:公民記者有限公司或Civic Journalists Limited;寄往:九龍長沙灣永康街77號環薈中心1210室。
4) 直接存入「公民記者有限公司」的匯豐銀行戶口:747-027688-838


眾新聞眾籌呼籲:

如果你認為我們的內容可讀,想繼續看下去,請幫忙。方法如下:

  1. 到Fringebacker眾籌平台捐款:http://hkcnews.com/supportus
  2. 新增Paypal帳戶:paypal.hkcnews.com
  3. 寄支票給經營《眾新聞》的「公民記者有限公司」(Civic Journalists Limited) ,地址:九龍長沙灣永康街77號環薈中心1210室。
  4. 直接存入「公民記者有限公司」的匯豐銀行戶口:747-027688-838

註:用第3和第4種方法支持我們的朋友,請連同「個人電郵資料」和「存款收據副本」email到眾新聞電郵信箱 [email protected]。捐款500元或以上者,可享有為期一年的每周時事通訊。通訊會在眾籌活動結束後開始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