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周梓樂死因研訊】遺體25處傷痕 資深法醫馬宣立指因事件背景刻意作記錄 傷痕與死因無關


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研訊第20天,傳召為梓樂解剖的法醫出庭。衞生署法醫科醫生郭嘉琪指出,梓樂的致命傷在頭部,盆骨有骨折,另有25處新近擦傷或瘀傷,其中掌心瘀傷於高處墮下的傷者中並不常見,雖無法肯定瘀傷是何時、怎樣造成,但不影響梓樂是高處墮下致頭部受傷的判斷。

由於早前證供均指梓樂手腳無明顯傷㾗,研訊關注解剖報告的多處擦傷或瘀傷代表甚麼。由家屬聘請、有觀察解剖過程的資深法醫馬宣立表示,同意梓樂掌心有瘀傷的情況少見,而郭嘉琪當時亦有仔細檢查,但亦形容該些新近傷痕很表面和細小,是「非致命,非重要,ICU醫生都未必放在眼內,覺得需要記錄。」

研訊主任問到法醫解剖梓樂遺體時,是否刻意觀察全身傷痕,馬宣立表示為梓樂解剖時,「大家都好清楚個背景,所以所有傷勢都有記錄。」

致命傷在頭部 與從高處墮下傷勢吻合

衞生署法醫科醫生郭嘉琪負責為梓樂遺體解剖。解剖報告指出,梓樂遺體有9處治療痕跡,分別是頭部各處的手術切口、胸部有圓紅印等,與腦部手術和心外壓急救的記錄吻合。此外,梓樂的頭部、雙手掌心、手背、手肘、膝蓋等,共有25處0.2至10厘米不等的新近擦傷和瘀傷,郭表示難以判斷傷口是在墮下前或後、以甚麼形式造成。

郭的報告又指,梓樂腦部明顯有嚴重水腫、中線偏移、部分腦組織出現壞死或已被切除,右盆骨有粉碎性骨折,身體其他器官健康、脊椎完整;體液驗出藥物與醫療記錄吻合,沒有異常。以郭的判斷,梓樂頭骨及盆骨骨折的傷勢與從高處墮下的情況吻合,未有發現襲擊造成的傷勢。

研訊主任外聘大律師葉志康問,梓樂的頭部創傷會否是由鈍物襲擊造成,郭解釋,梓樂右腦有受直接衝擊的傷勢,左腦則有腦對沖傷,即是與衝擊相反的部位受傷,以這一對來看的受傷模式,判斷傷勢是「移動中的頭部撞向堅硬而不變形的表面」,例如是從高處墮下。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又問,假如有人被鈍物襲擊頭部,是否預期在遺體看到相應㾗跡。郭回答,若被襲擊程度至不省人事,受襲位置會看到與兇器相關㾗跡,譬如是凹陷變形,在梓樂身上則未有此類發現。

早前消防員、救護員、救治醫生等證供,均未有提及梓樂手腳有明顯傷口,故研訊亦關注解剖報告所指出的25處新近擦傷或瘀傷。周家代表大律師鄭淑儀留意到,郭就梓樂右手掌心的瘀傷和擦傷曾作仔細檢查,又用顯微鏡觀察以及普鲁士測試等方法,問她為何特別這樣做。郭回應指,梓樂掌心情況在高處墮下並不常見,故想看清楚傷勢何時造成、與墮下有沒有直接關係。郭又補充,該些傷口並不致命,亦無法分辨是何時和怎樣造成,但並不影響她對梓樂由高處墮下受傷的判斷。

體液未發現催淚煙成份氣體

由於梓樂在衝突現場被發現受傷,外界關注是否與警方施放催淚煙等行動相關。郭在庭上指,未有在梓樂遺體發現任何被催淚彈、橡膠彈等擊中傷勢,亦無任何燒傷或灼傷的㾗跡。解剖報告又提到,梓樂的體液樣本均無發現胡椒噴劑的有效成份辣椒素、催淚煙常見成份中的CS氣體和CN氣體。有陪審員問,該些化學物質會在體內停留多久,郭嘉琪表示自己並非毒理科專家,但相信相關氣體在人體分解時間很短,而檢驗時間與墮樓當刻已相距10日,不排除因時間流逝而驗不到。

衞生署法醫科醫生郭嘉琪。周滿鏗攝

死因庭之後傳召港大醫學院病理學系首席臨床講師、資深法醫馬宣立,以專家證人身份出庭作供。馬宣立受梓樂父母委託,在法醫解剖當日在場觀察,並為家屬撰寫一份初步報告解釋結果。

馬宣立大致同意法醫郭嘉琪的解剖報告及供詞,指她已詳細量度、拍攝和列出梓樂全身所有傷口大小,形容「好細心同詳盡,Meet到香港的規則」,是高水平的解剖。

馬宣立為家屬撰寫的3頁報告指,梓樂除了身上傷痕,「內臟其實就好健康嘅」;致命傷明顯是在頭部,相信腦科醫生「都好努力搶救」。報告續指,梓樂右邊盆骨有骨折,但感覺不是致命傷,沒傷痕顯示被武器襲擊;「頭骨同右邊盆骨骨折話畀我哋聽,呢兩個係撞擊點」,相信「要身體打橫先可以撞到咁。」

就梓樂頭部會否曾被兇器襲擊,馬宣立表示,若右邊頭骨骨折的傷由槌仔或棍等硬物襲擊而成,應該看到頭骨凹入。他續指,「佢(郭嘉琪)無認真答到」,補充若以磚塊或一個大面積平面施襲,就未必分到傷勢是受襲抑或墮下撞擊地面而成,惟馬宣立強調這個可能性很低,因為用磚頭的尖角也會留下㾗跡,就算用平面,「你要咁啱打到,仲要跌落同一個位置,要非常好巧合,無嘢話無可能,但要好有plan咁去做。」

港大醫學院病理學系首席臨床講師、資深法醫馬宣立。周滿鏗攝

25處擦傷或瘀傷非常細小 與死亡無關

至於梓樂身上多處的擦傷或瘀傷,馬宣立認為不太可能肯定何時造成,但傷㾗僅屬表面,「肯定同(梓樂)死亡無關。」至於梓樂左右掌心出現瘀傷的情況,馬宣立指以香港一般的墮樓死亡個案,死者雙掌甚少有瘀傷,形容如果「知道自己要跌伸手出來擋,咁樣通常係傷手指,唔係好肯定點解掌心會受傷。」

就其他證供未有提及掌心傷勢情況,馬宣立表示「講得直啲,呢啲傷好細小,非致命非重要,醫院ICU或急症醫生都未必放在眼內,未必覺得需要記錄。」研訊主任問到法醫解剖梓樂遺體時,是否刻意觀察全身傷痕,馬道立回答稱,「大家都清楚梓樂個背景,所以任何傷痕都會紀錄低。」

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問,是否同意沒有任何醫學證據證明掌心傷勢何時、如何造成,馬宣立引述郭嘉琪的說法指,即使以顯微鏡放大傷勢試圖確定時間,也無法得知。

研訊明早繼續,將以虛擬實體環境技術,模擬停車場2樓和3樓的情況,由專家證人與陪審團和梓樂父母作「實地觀察」,亦會傅召政府化驗師進行片段分析、假人測試等。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