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另類選舉人


在美國最高法院裁定TX州(按:德州)沒有起訴資格、沒有任何聯邦及州法院裁定選舉有舞弊、美國選舉人團在星期一完成投票後,本來以為鬧劇終於完結。但華語世界的社交媒體仍然有大量不實資訊,大部分是有關白宮顧問Stephen Miller所聲稱的「alternate electors」—— 與白宮前顧問Kellyanne Conway在四年前有關Trump就職典禮人數的「alternative facts」(另類事實)相似,在此且稱為「另類選舉人」。

先陳述客觀事實。在星期一,美國各州的選舉人團正式選出Biden為下任總統。同日,數個搖擺州的共和黨所任命的「另類選舉人」投票予Trump。例如,在GA州(按:佐治亞州),民主黨的16名選舉人在州議會大廳內投票予Biden;但共和黨的16名「另類選舉人」則在大樓的某房間內自行投票予Trump、門口的人甚至聲稱房間內正在進行「教育會議」 (另見Twitter圖片);在MI州(按:密歇根州),有記者影片顯示共和黨選舉人嘗試進入MI州議會大樓去投票Trump,但被州警察阻止進入大樓 。至於在WI(按:威斯康星州),甚至沒有人知道共和黨投了什麼票 - 因為是他們自己秘密進行的

共和黨的「另類選舉人」在這個房間裡面開「教育會議」。照片來源:Greg Bluestein Twitter

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另類選舉人」並非由州議會選出或授權(遑論得到州長的選舉結果認證)——事實上根本沒有任何州議會願意違背選民意願而去另立選舉人,例如MI州共和黨眾議院議長Lee Chatfield所說︰

而這也是為什麼州眾議院沒有足夠的支持去另行任命其他選舉人。我擔心我們會永遠失去我們的國家。這樣做的話,將來任何有關選舉人團的選舉都絕對會同歸於盡。我不能容忍這樣。我不會。」(“And that’s why there is not enough support in the House to cast a new slate of electors. I fear we'd lose our country forever. This truly would bring 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for every future election in regards to the Electoral College. And I can't stand for that. I won’t.”)。

這些「另類選舉人」只是上述某些州的共和黨所自行任命的選舉人。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的法學院講座教授Rick Hasen指這些人「並沒有任何法律權限(去投票),所以並不影響選舉人團的選票」。Ohio State University的憲法學教授Edward Foley指出,「你、我、及我們的十個朋友也同樣可以寄出選舉人票,投選我們最喜愛的運動員或電影明星 - 而得到的法律效果會是一樣的。」(“[Y]ou and I and 10 of our friends could send in electoral votes for our favorite sports figure or movie star and it would have the same legal status.”)

根據Trump陣營及共和黨的說法,這種做法是萬一Trump在法庭能勝出訴訟,這些「另類選舉人」就會變成有用。例如PA州(按:賓夕法尼亞州)共和黨的聲明中指出,這只是一個程序上的投票,取材自1960年夏威夷州民主黨人投給JFK(按:前總統甘迺迪)(見文末討論),並非為了篡奪或反對PA州的選民意願。事實上,他們甚至表明該決議是有條件的(“conditional resolution”),而該條件就是「如果有不能上訴的終極法院裁決或其他法律所闡明的程序中承認他們是被選出來作為選舉人去投票」(“The conditional resolution states that electors certify their vote for the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 'on the understanding that if, as a result of a final non-appealable Court Order or other proceeding prescribed by law, [they] are ultimately recognized as being the duly elected and qualified Electors...”)。

換句話說,明顯地,這些「另類選舉人」自己也知道目前他們的選舉人票一文不值 - 除非法院打救Trump。

那這個如意算盤有沒有用呢?

要探討這問題,我們首先看看,在國會所通過的聯邦法律上,選舉人在總統投票上的有關程序 - 這系列的法案統稱為Electoral Count Act。

共和黨在佐治亞州另行委任選舉人及投票,除非是法庭推翻選舉結果,否則並無法律效力。美聯社資料圖片

根據3 U.S. Code § 5,每個州的選舉人的爭議必須要在選舉人會議的6天前完成(也就是2020年12月8日)。該天前所做的所有「最終決定」("final determination")都須被視為「決定性的」(conclusive)。(2000年的Bush v Gore一案就是在3 U.S. Code § 5限期日作出裁決的)。

根據3 U.S. Code § 6,每個州在決定選舉人後,其州長都必須盡快向美國檔案及文件署署長寄出封印蓋章的認證選舉結果,包括選舉人名字、選舉票數等(2020年選舉的各州州長認證早已完成)。

根據3 U.S.C. §§ 7, 8,每個州的選舉人都須根據其州所決定的地點去投票。

根據3 U.S.C. §§ 9, 10, 11,每個州的選舉人都需要認證他們的投票結果,並附上之前州長所發出的認證,送到參議院首長以及該州的州務卿,然後在翌日再把認證送到美國檔案及文件署署長及當地的聯邦法官。

根據3 U.S. Code § 6,美國檔案及文件署署長需要把早前從州長寄來的認證選舉結果寄到國會兩院。

根據3 U.S. Code § 15,參議院首長將會打開每個州選舉人所寄出的認證結果。然後由四名代表("tellers" - 兩名由參議院任命、兩名由眾議院任命)去讀出這些認證結果。

3 U.S. Code § 15亦說明了議員反對選票的程序。議員的反對須由書面作出。議員提出反對後,眾議院及參議院須分別開會考慮;除非兩院都同意應該反對選票,否則經過州長認證的合法選舉人的選票必須計算。

由以上可見,美國總統的一般簡單過程是︰選舉 > (爭議)> 選舉人會議 > 州長認證 > 參眾兩院。

而3 U.S. Code § 15的其中一大段是有關如果國會收到兩份或以上的選票結果,應該如何處理:“...If more than one return or paper purporting to be a return from a State shall have been received by the President of the Senate, those votes, and those only, shall be counted which shall have been regularly given by the electors who are shown by the determination mentioned in section 5 of this title to have been appointed, if the determination in said section provided for shall have been made, or by such successors or substitutes, in case of a vacancy in the board of electors so ascertained, as have been appointed to fill such vacancy in the mode provided by the laws of the State; but in case there shall arise the question which of two or more of such State authorities determining what electors have been appointed, as mentioned in section 5 of this title, is the lawful tribunal of such State, the votes regularly given of those electors, and those only, of such State shall be counted whose title as electors the two Houses, acting separately, shall concurrently decide is supported by the decision of such State so authorized by its law; and in such case of more than one return or paper purporting to be a return from a State, if there shall have been no such determination of the question in the State aforesaid, then those votes, and those only, shall be counted which the two Houses shall concurrently decide were cast by lawful electors appoin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s of the State, unless the two Houses, acting separately, shall concurrently decide such votes not to be the lawful votes of the legally appointed electors of such State. But if the two Houses shall disagree in respect of the counting of such votes, then, and in that case, the votes of the electors whose appointment shall have been certified by the executive of the State, under the seal thereof, shall be counted.”

如果你看不明白以上這段不知道為什麼要寫得如此艱澀隱晦的東西,請不要氣餒,you are not alone(歡迎大家嘗試翻譯——我不可能做得到)。

但大意是說,假設參議院首長收到兩份不同的選舉人結果,則只有符合3 U.S. Code § 5的才能被計算;而如果兩份選舉人結果都符合(或兩個都不符合)3 U.S. Code § 5,則須由參眾兩院分別同時承認才能計算其中一份;而最後的一句補充說,如果參眾兩院對以上的計算沒有共識,則必須計算州長所認證的選舉人結果。

問題是,在2020年大選,Trump的「另類選舉人」甚至連U.S. Code § 5的條件也不符合——他們並非州議會所授權、沒有州長認證、目前沒有正在進行中的重新點票、之前的重覆點票也沒有出現翻盤、當地多個法院在U.S. Code § 5限期前也早已作出裁決判Trump陣營敗訴。

換句話說,final determination並沒有疑問。而即使退百步去假設,arguendo,這幫人符合U.S. Code § 5(從而造成兩份選舉人結果都符合的局面),由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自然不可能承認這幫「另類選舉人」(而目前多名已經承認Biden獲勝的共和黨人也是不會在參議院承認他們)。換句話說,由於參眾兩院都不可能分別同時承認這些「另類選舉人」,所以根據3 U.S. Code § 15,只有州長所認證的選舉人結果才會被計算。

1960年11月14日,時任美國總統當選人甘迺迪和副總統尼克遜,選後於邁阿密首次碰面開會。美聯社

最後,我們來看看1960年總統選舉在夏威夷州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 以下資料來自Harvard Law School的憲法學教授Laurence Tribe所引用的夏威夷州州議會竹本松(Patsy Mink)的議會發言紀錄

在1960年的夏威夷州總統大選,共和黨的Nixon在首次點票中勝出民主黨的JFK 141票。

在1960年11月28日,當時的夏威夷州代理州長認證了Nixon勝出的選舉結果。這個認證結果受到民主黨訴諸法庭挑戰,要求重新計算34個選區的選票(該州共有240個選區)。

在選舉人會議當天,選票尚未完成重新計算,但JFK在重新點票後已反超前。基於代理州長的認證,共和黨人投出了他們的選舉人票。民主黨人雖然沒有代理州長的認證,但也投出了他們的選舉人票。

在同年12月28日,法院宣布JFK以115票勝出夏威夷州。當國會在翌年1月6日計算選舉人票時,國會收到了三份夏威夷州的認證選舉人票︰第一份是1960年12月19日共和黨選舉人認證結果(附有夏威夷州代理州長的11月28日認證);第二份是12月19日民主黨選舉人認證結果;第三份是夏威夷州的共和黨州長在1961年1月4日作出的認證,稱由於「(夏威夷州)的法院所裁定」,「民主黨選舉人的選出是符合州的法律、也符合美國的憲法及法律」。第三份的州長認證也附有法院裁決。

當時的副總統(也是Nixon本人)建議將第三份認證視為合法有效的選舉人票。沒有任何人反對,而且受到夏威夷的兩黨議員支持。Nixon在該次1960年選舉落敗,但在1968年選舉中勝出成為美國總統。

簡而言之,1960年的夏威夷州選票差距只有一百多票、在選舉人會議當日仍然在重新點票而且當時JFK已反超前、重新點票完成後結果翻盤、法院裁定翻盤有效、州長認證翻盤結果、而共和黨及Nixon自己甚至支持州長認證的民主黨選舉人票。

與2020年的情況相比,關鍵州的選票差距數以萬計、所有重新點票已完結、幾乎所有法院都已裁定Trump陣營敗訴、也沒有州長認證任何另類選舉人票。

Laurence Tribe教授直言「Trump的假選舉人與1960年的JFK選舉人沒有相似之處」。他是對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