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MeWe熱潮】港人轉場守護言論自由 與Facebook抗爭 社交媒體顧問:未能斷言MeWe審查較少


最近社交媒體正掀起一波由Facebook轉場到MeWe的熱潮。Facebook的言論審查一直被質疑欠透明,擁有逾12萬成員的地區群組「Tai Po 大埔」無故被刪,資深傳媒人區家麟的博客被封鎖眾新聞分析Facebook處理失實資訊的報道也被指是「預謀傷害和鼓吹犯罪」⋯⋯ 親建制群組「Save HK」,亦突然被Facebook移除。不少港人轉用言論審查較少的MeWe,希望擁有能自由發言空間。

有轉用MeWe的地區群組管理員形容,轉用MeWe是一場與Facebook的抗爭,也是守護言論自由。不過社交媒體顧問楊永樂(Terry)直言,MeWe同樣會有言論審查,其審查標準會否較Facebook公正,言之尚早。

資訊保安專家范健文亦提醒港人,MeWe至今仍未有雙重認證保障,安全性成疑。他又指出MeWe未有詳列如何處理用戶數據,亦沒有公開「透明度報告」(transparency report)透露各國政府要求MeWe提交數據的情況,從資訊安全和透明度而言不比Facebook優秀。

MeWe早於2012年面世,針對Facebook面對的批評,MeWe標榜無廣告,亦強調不會出售用戶資料予第三方,介面和功能亦與Facebook相近,現時在全球有逾1000萬名用戶。MeWe在香港掀起熱潮,創辦人Mark Weinstein更親自發文歡迎香港人使用MeWe,強調MeWe沒有政治傾向和審查,又稱將會在年底前推出繁體中文版。

MeWe創辦人Mark Weinstein發文歡迎港人使用MeWe。MeWe截圖

23萬人貓友group突被封 管理員狠批FB不合理、不透明

天下貓貓一樣貓Facebook群組在2013年成立,旨在讓愛貓之人交流,亦會報告流浪貓資訊,有多達23萬成員。但群組在今年10月中旬,一夜間突然無故被封,群組管理員Antony既憤怒又彷徨,遂在MeWe開設新群組作「Plan B」,群組至今有超過2萬人加入,是最多成員的香港群組之一。

Antony憶述群組10月中旬被封鎖,Facebook卻沒有提供任何原因,他用盡各種方法聯絡Facebook都不得要領。昔日Facebook曾請Antony主持講座,講解管理群組的技巧,又邀請過他參與交流活動,但出事後他連Facebook職員也聯絡不到。幾經辛苦,Antony才從協助他的立法會議員口中得知,群組涉嫌有「活體動物買賣」而被封鎖。Antony對這個理由大感不滿,他強調作為愛貓之人,群組本身都反對貓的買賣,支持領養,指控實在荒唐。

我真係賣貓,我真係違規,我真係做錯事,你冚我個group都心甘命抵。我做錯咗條鐵啊而家?
天下貓貓一樣貓Facebook群組管理員Antony。鄭啟智攝

議員居中斡旋後,群組成功復原,但Antony對Facebook已經失去信心。他直言群組出事後申訴無門,事後Facebook也沒有任何解釋。他明白社交網站設有守則,也認同用戶應該遵守,但令他感到憤怒的,是執法標準不合理、不透明。「我要怪嘅,係怪佢哋執行守則嘅時候,太過飄忽,AI太唔純熟,無辦法溝通。」 

Antony舉例,近期有成員在群組發文,在貓的相片加上「十蚊兜」的說明,即被Facebook警告違規。他狠批明明只是開玩笑,Facebook的系統卻指控是活體買賣。「作為一個正常嘅香港人都知道,唔可能十蚊賣一隻貓㗎?正常嘅香港人都知道係玩嘢post啦!」 

天下貓貓的臨時群組有成員發文,內容包括「十蚊兜」和貓的相片,即被Facebook警告違規。天下貓貓臨時群組Facebook截圖

反送中後審查越收越緊  轉「Plan B」MeWe

經營群組7年,Antony也見證Facebook自去年反修例運動後,對言論審查越收越緊。他留意到Facebook會將「支那人」、「芝麻人」等詞彙列作仇恨言論,甚至連「大劣人」(大陸人諧音)等較少見的詞彙,亦被指是種族歧視。Antony記得在雨傘運動和早年針對內地遊客的示威中,Facebook上出現大量「支那人」等詞彙,都沒問題。「即係以前嗰啲就唔係仇恨,而家就係仇恨?咁這個究竟係灰色地帶,定係你執行與唔執行(的問題)呢?」 

以往天下貓貓一樣貓群組基本上不會收到違規警告,但近期差不多每日都有。經歷被封鎖後,Antony在群組特別留意違規言論,比以往「執得嚴咗」,會將違規成員禁言24小時作懲罰。他笑道:「俾Facebook睇吓,其實我哋都好警惕佢哋嘅教誨。」但他同時亦被部分成員批評限制言論自由,兩面做人難。「你估我俾人鬧得少啊?自從我死咗group,執得緊咗之後,我哋啲版主日日都無啦啦俾人鬧。」

天下貓貓一樣貓MeWe群組在11月中開設。MeWe截圖

在群組被封鎖的時期,Antony形容當時走投無路,於是試用多個新興社交媒體,研究和觀察它們的功能,當中包括MeWe。「本身我懶㗎,我都唔想無啦啦開多個software,管理多一件嘢。諗下如果我要管理曬所有社交媒體,我人都癲啦⋯⋯ 但問題係無辦法㗎喎,Facebook會隨時執我哋笠,當佢執我哋笠,啲人嗌救命要救貓咁點算?」

Antony曾考慮不同選項,例如嘗試自行建立一個如「連登」的網上討論區,但奈何技術和經濟上都無法負擔。至於Telegram由於實時性強,留言很快會被洗走,亦不適合。他坦言並不需要一個功能強大軟件,只需要一個能自由發言的地方。

在Antony試用MeWe之時,使用MeWe的港人寥寥可數。但他憶述隨著地區群組「將軍澳烽火台」一個MeWe FAQ在網上被廣泛流傳,身邊每日都有朋友加入MeWe,便決定「食住個勢」,在MeWe開設天下貓貓一樣貓群組。群組增長迅速,開設至今約一個月,已經有超過2萬名成員,是最大規模的香港群組之一。

地區群組MeWe FAQ被廣傳 管理員批FB雙重標準

撰寫那篇FAQ的烽火小編,是Facebook群組「將軍澳烽火台」其中一名管理員。烽火小編批評,Facebook在美國大選前夕大幅加劇言論審查。曾經有群組成員轉發懷疑是拜登兒子的醜聞,他在貼文留言幾句,即被警告違規。他指出以往Facebook甚少警告群組,但在美國大選前後的兩個月內,便收到超過20個警告。

烽火小編在Facebook撰寫的MeWe FAQ在網上被廣泛流傳。將軍澳烽火台Facebook截圖

烽火小編表示Facebook的審查越來越多,有成員發文:「死大陸佬死返大陸啦」,便被Facebook指是仇恨言論。他直言,前特首梁振英在Facebook上披露18名因反修例運動被控的老師的個人資料,大批網民向Facebook投訴,但該貼文安然無恙。反之,群組成員發文批評內地人和Facebook,即被指是仇恨言論,他不滿為何Facebook連批評也容不下,質疑是雙重標準。

隨著審查越來越嚴重,甚至被警告若再有違規可能會停用群組,烽火小編便開始留意其他社交平台。除了MeWe,他亦曾經試用Gab、VK和Parler,但認為MeWe的介面與Facebook最相似,最易適應,所以選用MeWe作為「Plan B」。現時「將軍澳烽火台」的Facebook群組約有1.3萬人,MeWe群組開設了近一個月,則有約4000成員。烽火小編承認,MeWe的功能並非特別吸引,但他們只想找到一個能自由發言的平台,與Facebook抗衡。

現時「將軍澳烽火台」的MeWe群組約有4000成員,是Facebook群組的三分之一。受訪者提供圖片 

MeWe暫未有言論審查 沒繁體中文版成最大缺點

Antony笑說現時在MeWe奉行「徹底不干預」政策,不理會成員的發言內容。他特別留意如「支那人」、「芝麻人」等敏感字眼,MeWe至今都未有審查。MeWe的群組同時設有聊天室,讓群組成員可以即時聊天。Antony大讚此功能,因為他們一直想開設WhatsApp群組,但礙於成員太多而未能成事,Telegram群組的效果亦未如理想。如今MeWe將Facebook與WhatsApp的功能完美結合,問題也迎刃而解。

Antony又指,以往在Facebook為了配合演算法,常常會推出一些推廣活動請成員留言,藉此「推post」令更多人看到貼文。他批評此舉是本末倒置,用戶只為禮物、優惠而讚好和留言,但為了接觸更多人實在無可奈何。MeWe則標榜沒有演算法,所有貼文按時序排列,令他不必再花心思「推post」。

Antony讚揚MeWe的聊天室功能和沒有演算法,比Facebook優勝。鄭啟智攝

不過Antony也留意到MeWe有不少缺點,當中最大的問題是MeWe暫時沒有繁體中文版,對中文的支援不足,例如他們群組的網址會自動顯示中文,但當用家在瀏覽器輸入該網址,卻因為MeWe不支援中文而無法顯示頁面。不過MeWe即將推出繁體中文版。另外雖然MeWe標榜無廣告,但開設專頁和升級儲存空間等均需付費,網站亦會經常彈出視窗鼓勵用戶付費。 

Antony承認,短期內MeWe難以取代Facebook的地位,因為與MeWe相比,Facebook的用家數目仍然龐大。以他為例,為了向更多人推廣貓的資訊,仍然經常使用Facebook。不過Antony對MeWe的未來仍然樂觀,因為他相信港人對Facebook的不滿只會越來越大。

如果Facebook啲人用得開心,根本就唔需要有MeWe⋯⋯ 我就即管睇下Facebook再亂咁殺人個group,亂咁執法,最後香港人嘅底線可以有幾低。 

烽火小編同樣估計,MeWe在短期內不能取代Facebook,因為現時不少新聞媒體和專頁仍未進駐MeWe,Facebook的內容量相對較多,不少人仍然會使用。他又慨嘆,港人已無法在街頭抗爭,只能在社交媒體上守護言論自由的空間。

因為大家係街上已經無得再抗爭,所以係社交媒體上做到發聲嘅效果,我哋係會做⋯⋯ (轉用MeWe)係一個抗爭嘅聲音,延續抗爭嘅精神,係一個守護言論自由嘅姿態。

社交媒體顧問:未能斷言MeWe言論審查較少

社交媒體顧問楊永樂(Terry)在Facebook開設專頁「Terry的媒體懶人堂」,介紹社交媒體的營銷技巧。他一年多前已開始留意MeWe,但由於沒有太多港人使用,加上MeWe沒有雙重認證保障,所以未有開設賬戶。最近MeWe突然在香港興起,他才在MeWe開設專頁。

任職社交媒體顧問的楊永樂(Terry)。鄭啟智攝

楊永樂形容,MeWe的突然興起是政治環境使然。網民多年來累積對Facebook言論審查的不滿,在今次美國大選的爭議中,一下子傾瀉出來。「如果唔係因為『政治市』,係因為其他功能而入MeWe,咁一早入咗啦,點會這幾個月先入?人哋2012年都係度。(香港人)唔會無啦啦入MeWe,係因為想製造一個competitor俾Facebook。」不少網民嚮往MeWe較少言論審查,但楊永樂對此有保留。

MeWe對言論審查的大體情況係無人知,因為未有好大班人入去講啲好敏感嘅內容,你要有好多人入去先至會見到,而家唔會知,因為佢未有機會大規模審查你。佢得千幾萬用戶,千幾萬人有咩好審查?

MeWe的用戶條款禁止騷擾、欺凌、恐嚇和傷害其他用戶,用戶亦不能發布仇恨言論、鼓吹暴力和犯法行為的內容,如果用戶違犯條款,有機會被刪除賬號。楊永樂坦言MeWe的用戶守則定義含糊,質疑如果有人發表「光時」口號,會否被視為鼓吹違法行為。他強調每個社交平台都必然會有言論審查,都有機會成為審查言論的獨裁者,MeWe亦不例外。MeWe的審查標準會否比Facebook公正,他認為仍有待觀察。 

MeWe用戶互動較多  社交生活較FB強

作為社交媒體顧問,楊永樂希望摸索港人使用MeWe的生態。他指出每個社交媒體都有各自的生態,以Facebook和Instagram為例,人們傾向在Instagram分享更多個人生活,卻較少在Facebook發布個人動態。人們經常在Instagram觀看限時動態,但當Facebook引入限時動態後,Facebook用戶卻很少使用。

他觀察所得,暫時MeWe與Facebook的情況剛剛相反,用戶之間互動相對較多,社交生活較強。他指出用戶剛開始使用新平台,會較踴躍發言。加上不少人都是跟隨地區群組或一些KOL「過檔」,他們的投入和忠誠程度較高,互動率亦自然提升。

楊永樂希望摸索港人使用MeWe的生態,但他認為目前MeWe的生態仍未穩定。鄭啟智攝

除此以外,MeWe的特性亦加強用戶間的互動。MeWe標榜沒有廣告和演算法,貼文會按時間順序出現,與Facebook按用戶的喜好、貼文的讚好和回應數目排列貼文不同。在Facebook的演算法下,用戶通常只能看到較受歡迎的貼文,或者自己常常讚好的專頁的貼文。但MeWe用戶能看到所有朋友和專頁的貼文,讓他們「互相看見大家」。楊永樂指出,當用戶發布內容被更多人看見和回應,自然有動力繼續「出post」,甚至「出更多post」,社群凝聚力亦會加強。

加上MeWe沒有廣告,十分依賴用戶付費作為收入來源。楊永樂指出,MeWe透過激發用戶在平台上的社交生活、加強互動,令他們需要更多儲存空間和更多功能,從而付費升級,才能帶來更多收入。現時MeWe用戶只有8GB的免費雲端儲存空間,如果用戶需要更多儲存空間,便需要付費3.99至15.99美元不等。用戶亦可以每月4.99美元的價錢升級,享用更多功能。

楊永樂在MeWe的專頁開設約半個月,已有逾1.5萬人追蹤,追蹤者也十分活躍,經常讚好、留言,他形容效果理想。同時管理Facebook、MeWe、Patreon等多個平台,他表示自己盡量不會讓發布的內容重複。他Facebook的內容像專欄文章,在Patreon則以深度分析為主。至於MeWe,他認為MeWe專頁的追蹤者跟隨他「過檔」,是忠實的支持者,關係比較親密,所以會發布一些較輕鬆和私人的內容。例如自己外出忘記帶現金,出外用膳因為禁堂食令被催促離開的軼事。

不過他強調,現時MeWe的生態仍未定形,用戶數目有限,用戶群相對分散和零碎。除此之外,由於MeWe沒有雙重認證,不少大型傳媒和企業仍未進駐MeWe。他指出當大型傳媒如《蘋果日報》等大規模進駐MeWe,出現大量即時新聞,便可能完全改變MeWe現時的生態。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國安法當日,楊永樂也在MeWe分享昔日到黎智英家中作客的經歷。 Terry的媒體懶人堂MeWe截圖

FB2.0不會出現  但香港人不放過任何抗爭機會

楊永樂相信,Facebook的言論審查備受非議,加上用戶在Facebook的社交生活越來越少,不斷衰弱是全球大趨勢。「一個無社交互動嘅社交平台,我做咩要睇咁耐啫?」他預期Facebook的用戶數目會仍然高企,用戶不一定刪除賬號,但會漸漸減少使用Facebook,轉用MeWe或其他社交平台,Facebook龐大的用戶數目只會變成一堆數字。他直言,當活躍的用戶漸漸減少,廣告接觸不到用戶,便會對Facebook的收入造成沉重打擊。

「當你發覺你嘅生活中,一個星期無打開過Facebook,而你可能用緊MeWe,或者其他平台,咁你已經對Facebook造成好大打擊。」

他認為香港的政治問題一日存在,港人轉向MeWe的熱潮仍會持續。「玩MeWe唔單只係玩一個新嘅社交平台,而係同Facebook抗爭緊,任何可以抗爭嘅機會,香港人都唔會放過。」但MeWe終有一天會取代Facebook嗎?楊永樂卻斷言不會,因為大家都意識到發展出一個Facebook 2.0,結果只會一樣。

我唔覺得MeWe會取代到Facebook,MeWe亦都唔係為咗取代Facebook而出現。係唔會有第二個Facebook全球壟斷,但會有好多個小型、中型嘅平台,不斷削弱Facebook嘅力量。

資訊保安專家范健文:MeWe無雙重認證  資訊安全和透明度不比FB佳

資訊科技商會資訊保安召集人兼副會長范健文亦有乘熱潮試用MeWe,不過留意到MeWe並無雙重認證(2FA)保障。他認為對於所有社交網站,或存有私人資料的網上平台,雙重認證是最基本和重要的保障。

他解釋雙重認證是指當用戶登入後,系統會透過SMS或一次性密碼驗證登入者的身分,主要防止黑客的「暴力破解」(brute-force attack)。「暴力破解」是指黑客得悉用戶的登入賬號後,以電腦系統運算所有可能的密碼,透過「撞密碼」入侵戶口。范健文指出,如果網上平台只有密碼一重保障,便很容易被黑客以此入侵。他表示雙重認證發展多年,現時大部分網上社交平台都設有雙重認證保障。

資訊科技商會資訊保安召集人兼副會長范健文。資料圖片

范健文亦留意到,MeWe未有詳細列明如何處理和儲存用戶數據,相關條款與Facebook相比並非特別清晰。他舉例,MeWe沒有提及紀錄用戶資訊、用戶登入時的IP address的元資料(metadata)會儲存多久。他又發現MeWe至今未有公開透明度報告(transparency report),交代各國政府要求MeWe提交數據和資料的情況,以及MeWe的處理方法。

范健文提醒,港人應該對MeWe持觀望態度,避免將太多個人資料和相片放上MeWe,保障自己。他又認為從資訊安全和透明度來看,MeWe似乎不比Facebook優秀。他推薦一個去中心化的新興社交平台Mastodon,表示Mastodon並非由單一公司處理用戶資料,加上其處理數據的條款清晰詳細,值得港人留意。

記者曾就資訊安全和數據處理的問題向MeWe查詢,惟至截稿前未獲回覆。MeWe沒有披露在香港有幾多用戶,但曾向傳媒稱有近三成的流量來自亞洲。現時除了多個地區群組,亦有各類平台進駐MeWe,如獨立媒體、100毛、財經作家渾水、地下天文台等。雖然MeWe在香港仍然處於起步階段,但它的發展和對社交媒體生態的影響,絕對不容忽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