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終院裁定政府終極勝訴 緊急法合憲 陳弘毅促探討撤禁蒙面法


時任民主派議員及社民連梁國雄挑戰特首林鄭月娥去年10月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終審法院周一頒布終極裁決,認為緊急法合憲且立法會及法院可把關,甚至形容立法會「全權控制」緊急規例生效長短及存廢,裁定政府勝訴。

雖然代表民主派的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審訊時引述警方數字說,七成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大致和平,終院質疑三成演變成暴力仍然太高,認為不應坐視公眾繼續忍受情況。法庭同時推翻上訴庭部分裁決,認為《禁蒙面法》在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同樣合憲,並說法院有需要考慮香港的整體利益,形容蒙面人行徑似乎逍遙法外,導致法治受破壞。

終審法院判詞全文

政府去年10月4日宣布訂立《禁蒙面法》後,全港多區都有市民上街抗議。EYEPRESS資料圖片

司法覆核審訊由去年底開始持續,由禁蒙面至如今疫情下法例規定人人帶口罩。終院判決時說,考慮《禁蒙面法》的合法性與去年10月立法之後的事態對完全無關,聆訊時,也未觸及現時的環境下,和平集會是否再受暴力及蒙面策略影響。

但港大法律學院教授、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向眾新聞表示,政府應檢討目前情況是否存在《禁蒙面法》制定時的「公共危險」,「如果不存在,便應撤銷該法」。陳弘毅說:「否則政府也須向公眾人士解釋為什麼它認為還有『公共危險』」的存在而須讓該法繼續生效。」

保安局發言人回覆查詢時歡迎終審法院裁決,但對會否撤銷《禁蒙面法》不置可否。發言人稱:「過去數月,雖然暴力行為大幅下降,整體治安大致回復,但近期仍出現涉及爆炸品的案件,部分人的守法意識因社會動盪變得薄弱,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政府會繼續密切留意香港的公共安全情況。」

警方回覆說,由《禁蒙面法》生效至今年11月30日,683人因涉違反《禁蒙面法》被捕,共138人被檢控(當中人非因《禁蒙面法》被捕,調查後加控相關罪名),當中3人定罪、1人簽保守行為、2人無罪釋放,其他司法程序進行中。

高等法院原訟庭原先裁定特首林鄭月娥基於公共危險引用緊急法,及《禁蒙面法》本身雙雙違憲;上訴庭其後推翻裁決,認為引用緊急法合憲,但收窄《禁蒙面法》的適用範圍,不能用在已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合法集會。

終審庭在判決由首席法官馬道立、海外非常任法官賀輔明等五名法官合議,並無表明由誰主導撰寫,但全數駁回民主派一方對《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及《禁止蒙面規例》的質疑,接納政府對去年示威的定性。判詞第一段並提及香港在去年6月至10月經歷持續暴力及非法情況,與訟雙方無爭議是去年10月情況變得非常嚴重(dire),「必須要做些事情」。

判詞其後包括以八個論點,引述警方及保安局官員證據(而)提及和平示威迅速演變成暴力及不合法場面、示威者採用「black bloc」的蒙面策略、在9月29日及10月1日示威「遍地開花」及《禁蒙面法》生效後情況持續惡化,拘捕人數眾多等描述情境。

終院接納一般而言,附屬法例必須控制及局限,但沿用上訴庭判詞認為緊急情況下考慮可以截然不同,法例可容許將立法會立法權透過附屬法例形式轉授給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因為緊急情況下,行政當局需要廣泛而彈性的立法權力。

對於民主派一方質疑,緊急法中何謂緊急及公共危險定義含糊、行政當局「黑箱作業」權力幾乎不受約束,法院並不認同,反而認為緊急法內在規定、法院、立法會及《基本法》憲制規定都有約束行政權力。

當中,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應有一定酌情權決定何謂緊急或公眾危險情況,最終由法院把關,根據條文本身的特性,也難以定義何謂緊急或公眾危險。

終院又說,緊急法下訂立規例仍屬於「先訂立、後審議」的附屬法例,刊憲後需要提交立法會審議。至於緊急法條文說,條例生效至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廢除為止,終院說條例無阻排拒立法會修改或廢除規例的權力,形容立法會「全權控制」緊急規例生效的長短或範圍,甚至可廢除緊急法主體法例本身(判詞64段)。

法官在判詞說:「過去緊急法下訂立部分規例在法例存在多年,不等於在任何程序下立法會無權修改或者廢除,或規則不受司法挑戰。」

法庭在考慮人權限制的相稱性(proportionality test)測試中,基於政府一方對示威八大描述,認為《禁蒙面法》阻嚇示威演變成暴力及蒙面壯膽效應,屬於法例的合法目的,不屬於對集會及言論自由的過分限制。

雖然上訴庭早前收窄《禁蒙面法》,並不套用在合法集會,但終審法院認為《禁蒙面法》對防止和平集會演變成暴力示威的阻嚇性至關重要,也是合法目的組成部分。

判詞提出兩點反駁上訴庭,以法例阻嚇性而言,不能簡單劃分和平及暴力示威者,而要求警方在快速演變情況下解散集會已太遲,實際上缺乏效率。法官續說,上訴庭將屬防範性措施局限在違反《公安條例》下非法罪行,做法錯誤,條文中提及《公安條例》純粹提供便捷方法描述。「正如我們一再強調,禁蒙面規例的目的旨在防範及打擊蒙面的壯膽作用。」

聆訊期間,民主派一方提出《禁蒙面法》範圍太廣,影響和平集會甚至其他路過的人;陳文敏引用高等法院原訟庭說法,認為說和平集會蒙面攸關言論及表達自由。但終審法院不為所動,除了接納政府證詞認為《禁蒙面法》有合法目的,法官不接納蒙面是和平集會的權利核心,認為仍然可以在不蒙面情況下和平集會,在2019年6月前,香港並無蒙面集會的傳統。

在判斷人權限制的最後一步中,終院表示,當時街上的暴力情況日益嚴重,而公眾懼怕出外,堵路及公共交通暫停運作對公眾構成不便,《禁蒙面法》有明確的社會利益。

法院接納政府一方說,雖然蒙面法影響到部分基於表達自由或私隱蒙面示威的人,法院也要充分考慮希望和平示威但因暴力而不敢出外的人。終院又批評,蒙面人行為似乎逍遙法外,導致法治受破壞,法院需要考慮到香港整體的利益。

民主黨前議員及律師何俊仁認為,終審法院承受很大的政治壓力,並在判決中採取比上訴庭更保守的看法,套用在和平集會上。「倘若有人突然將(在和平集會)暴力化,在場警察可以要求人解散或者宣布是非法集會,要求人除面罩,這個才是合乎比例,我想不到終審庭這一點都不接受,收緊上訴庭判決,令政府上訴都贏埋」。

何俊仁說,不能對法庭完全失去信心,相信有法官繼續尋找方法,而法律團隊會堅定抗爭到底,維護港人權益和自由。

另一名入稟人梁國雄表示,本港法院承受人大等很大壓力,質疑終審庭說立法會及司法覆核可把關,意義已經不大,也不能釋除港人的疑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