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專訪】離職考評局歷史科經理楊穎宇 料考評局日後自主空間收窄 「香港教育會變到比大陸更差」


5月一場歷史科DQ試題風波,重傷香港教育專業自主。因而請辭的考評局前評核發展部經理楊穎宇,在考評局工作15年,見證了局內的自主空間,如何在近年的人事變動及各種新舉動下,日漸收緊。他覺得,考評局將來只會成為單純的執行部門,往日的自主性將消失,徒有獨立之名,但背後由教育局話事。

對於教育的將來,他認為將在課程及考評方面全方位收緊控制,未來很多文科科目都有可能會被整頓,教育的情況或比內地更差,「內地本身教嘅嘢都會叫你思考、敢去問嘅,嚟緊香港唔可以。香港會變到比大陸更差。」

相關新聞:
【首度開腔】離職考評局經理楊穎宇博士 親述歷史科試題內情始末 「香港墮落嘅指標性事件」

審題委員會須有教育局人員

一般而言,試題由審題委員會擬定,委員會成員包括一名考評局科目經理,以及由前線校長或教師等出任的試卷主席、擬題員及審題員,人選由考評局決定。

歷史科試題開考後數天,《蘋果日報》引述消息披露,考評局近年在教育局壓力下,各科的審題委員會都需要「邀請」教育局人員加入,包括是次的歷史科試卷。

當時教育局回應指,未有派員加入歷史科審題委員會,但承認「有獲教育局聘用的教師,在獲聘前已經以個人身分獲邀加入委員會,並在獲聘後申請外間工作繼續委員會的工作」,基於保密原則並不能向教育局透露相關工作。

新聞稿透露,教育局近兩年曾一再要求提名員工加入科目委員會,但稱是否接納提名、擔當哪種職責及在甚麼階段參與出題及審題工作,完全由考評局決定。教育局6月回覆立法會提問時亦指,為加強課程與評估的一致性,教育局近年會推薦熟悉課程要求並有一定經驗的人員供考評局考慮,而獲得考評局邀請參與審題委員會的人數有所提升,惟並非今年所有文憑試的科目都有教育局推薦的人員獲邀加入。

雖然教育局稱,委員會人選最終由考評局決定,不過消息指,在實際操作上,考評局自今年開始,基於教育局壓力下,必須在每個審題委員會加入教育局人員。

  • 教育局回覆指,委任教育局人員擔任審題委員會當然委員,是負責審視歷史科擬卷機制的專責小組提出的優化建議之一。據了解,考評局會仔細研究、積極跟進專責小組建議,以進一步完善文憑試的擬題機制。

這邊廂要求教育局人員加入委員會,另一邊廂,審題委員會原有班底或有大改動。據悉審題委員會委員一般設有6年期規定(6 year-rule),以往的做法,是做夠6年後,要「過冷河」或轉換崗位,但不須離開審題委員會,以保持出題的穩定性及保留有經驗考務人員;不過自今年年初起,考評局改變6年期規定的定義,做滿6年的委員需要立即離任,不少委員無法參與來年文憑試的審題委員會,令委員會班底將出現大變動,亦令經驗出現斷層。

楊穎宇覺得,此舉或因為局方希望掉走有經驗、兼敢於發聲的班底,「年資深嘅要走,年資淺嘅人入嚟唔知點做,佢再派人入嚟lead住你嘅時候,易啲control。佢就係要讓嗰啲敢言、有思想嘅人走,要消失。」

  • 有關審題委員會是否有這6年期規定,考評局回應指審題委員會委員是每年聘任,考評局設有指引,確保審題委員會成員有恰當的更替,並提供機會讓新考評人員參與評核發展的工作。
擬定試題的審題委員會,班底或有大變動。美聯社資料圖片

人事頻變動:高層跳船 年資淺者上任

試題風波後短短大半年間,多名考評局高層辭職或不續任:秘書長蘇國生稱為發展個人志向不續任;評核發展部主管溫德榮提早離任;曾因「林鄭滾蛋」FB帖文而被狙擊、負責通識科的評核發展高級經理盧家耀,以及評核發展經理梁紫艷,以「可能出現的政治理由」為由辭職。

對於來年3月接替秘書長一職的嶺大經濟系教授魏向東,楊穎宇認為,根據考評局的介紹,魏沒有參與考試工作的經驗,對考試運作的熟悉度成疑。他又指,秘書長一職自做了12年的蔡熾昌2004年卸任後,大多接任人只做3至6年就離任,接任者剛上手考試運作可能就要離開,未必較有想法領導考評局。

至於盧家耀及梁紫艷的空缺,據《蘋果》指,由兩名資歷較淺的通識科教師樊詩琪和林綺媚接手考評局通識科,二人均是近一兩年才開始擔任文憑試閱卷員,其中林綺媚已於月初請辭;而盧的高級經理職位空缺,則由原負責數學科的評核發展經理朱鏡江升任。據了解,接任楊穎宇職位的人,資歷亦較淺。

楊穎宇認為,這些人事變遷造成的結果,就是考評局「牙力弱」,只可傾向聽從教育局指示,「因為你對啲嘢唔熟,上頭或者教育局叫佢做嘢,就只能say yes。」據他所知,局內不少年資深的人,亦陸續將因移民等個人理由離開。

其實自近年起,考評局與教育局的關係似乎已有所轉變。今年政府宣佈的通識科大改革,除了沒有採納專責小組意見,據悉事前亦沒有諮詢考評局。

楊穎宇說,以往有時他們對教育局提出的建議有質疑時,雙方都可以商量,「而家冇呢支歌仔唱,佢哋對我哋嚟講已經係政治領導。」

考評局變橡皮圖章

對於考評局將來的模樣,楊穎宇覺得,考評局日後只會成為執行部門,變成橡皮圖章,「以往你同教育局會可以有academic exchange,即係出卷嘅情況、出卷後嘅review,你可以用道理嚟convince佢。但而家冇呢支歌仔唱,佢(教育局)過嚟就代表官方睇法;同埋好似我呢啲老電池走咗之後,同佢接觸嗰啲都係小花為主。可能有啲人真係會蝦蝦霸霸,喺systemic層面駕馭我哋。」

考評局是財政獨立的獨立法定機構,並非政府僱員或其代理人,惟考評局主席及副主席由政府委任。楊穎宇指,當考評局自主性受損時,將影響考試的可信性,「以呢件事為例(歷史科試題風波),專業角度嚟講無問題,佢就屈成有問題,可以隨時按需要干預考試,咁考生利益就受損。」

考評局前身考試局於77年代成立,78年從教育司署考試組接辦會考。楊穎宇指,當年所以成立考試局,就是希望令考試形象是公正廉明,「佢而家做嘅嘢,係違反當時考評局成立嘅初衷。教局咩都要插手,咁你點解唔做返以前70年代考試組?而家考評局係有獨立之名,但後面全部有教育局話事。」

最唏噓的是,楊穎宇曾經感受過自由的空氣,「如果用而家嚟比,當時係天堂,好自由,我哋基本上肯去主動提出做咩,老闆一定支持。」那時他提出出版一本教人解題及答題的《歷史科提問用語手冊》 ,「隔離科流哂口水,點解歷史科有我哋冇。」

「但而家無得講,成個世界變哂。」由體驗過自由到現時空間日漸收緊,他說:「歷史就係咁,你預咗會嚟,只係無諗過嚟得咁快。以前係溫水煮蛙,點知而家急風厲行。」

楊穎宇在考評局工作15年,體驗過當初自由的空間,再見證現時如何日漸收窄。張凱傑攝

香港教育會變得比大陸更差

考評局變,考生必然受到影響,「考生嗰方面,其實冇人諗過佢哋。而家課程方面要將敏感嘅嘢除哂佢;考評方面就要將有自由意志空間嘅部分除哂佢。」

「佢要搞個課程、搞考評。搵哂信任嘅人入去,再screen過哂只可以出認可嘅嘢;學校配合,唔準再教敏感嘅嘢,紅線要移到好低;用威嚇、白色恐怖,令老師唔敢越雷池半步。各方面一齊行,要個學生就算痴呆都好,唔可以好似2019年咁變哂社運人士。目的非常明顯。」

那香港教育將來會如何?「只會愈來愈癲。」他說來有點痛心:「我哋一路以來想話畀人聽,唔好死記硬背,畀學生發揮空間。Education同Indoctrination(灌輸)係兩樣嘢嚟,而家似乎政府唔要Education而要Indoctrination,要死記硬背啲佢哋覺得安全嘅嘢。」

他覺得,未來很多文科科目都有可能會被整頓,教育的情況或比內地更差,「內地本身教嘅嘢都會叫你思考、敢去問嘅,嚟緊香港唔可以。香港會變到比大陸更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