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警方誓章稱示威者「攔車勒索」 無提出處 法院無爭議下採納證據


終審法院周一裁定政府在《禁蒙面法》司法覆核終極勝訴,事後網上輿論其中一個焦點落在判詞中,法庭引述政府一方稱有示威者「截停司機及威脅破壞座駕,勒索他們的手提電話或金錢」(stopping motorists and extorting mobile phones or money by threatening to damage their vehicles.),連登討論區甚至有人質疑終審法院「寫fake news」

追源溯本,本案中提及「攔車勒索」一說,源於一名張姓警司誓章,他在無提及出處情況下,向法庭描述「正如新聞廣泛報道(widely reported in the news),數以百計甚至千計的激進及暴力示威者」採取多個行逕,包括衝擊警方防線、毀壞公共設施及政府建築物,及「截停車輛及威脅司機破壞其座駕,迫使對方交出電話檢查,或向示威者支付一筆金錢」。(stopped vehicles and threatened drivers with damage to their vehicles to force them to yield up their mobile telephones for examination or to pay the protestors a sum of money)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2019年1月在法律年度開啟禮檢閱警方儀仗隊。資料圖片

根據普通法下,審訊採取對抗性的聆訊制度,一般而言,法官對案中不直接參與調查證據或盤問證人,而是交由與訟雙方處理(見大律師公會簡介)。不過,上級法院有權推翻下級法院對已知事實的詮釋,或加重對事實的比重,例如本案對《禁蒙面法》是否有效這觀點。

各級法院雖然一致說示威不斷升級及涉及暴力,但對該具體證據表述稍有不同。原訟庭並無直接引述政府一方對「攔車勒索」說法,並質疑無法證明《禁蒙面法》立法有效阻止示威;上訴庭及終審庭則主要針對民主派無爭議事實,認為示威者行動升級,立法有合理目的。稍有不同的是上訴庭放在判詞案件背景,及一字不變搬字過紙,終院則放在較後,卻以更大篇幅引述政府提出的示威者涉破壞行為及示威型態的「證據」。

誓章沒有提及報道內容。警方在10月18日向高等法院登記處提交張姓警員誓章,翻查之前的報道及公開資料,《大公報》、《文匯報》及《東周刊》先後引述不具名消息,提及有司機被截查。當中指控內容關鍵指控不同,例如《文匯報》在去年10月9日時提及有人在香港仔海傍道搜查,及問司機是否有意「捐款」。報道引述新界北總區指揮官郭蔭庸提及有人設置非法路障,找出警員或意見不同人士,但無提及有人勒索收錢。

同日《大公報》的報道則引述WhatsApp群組消息,但地點不同,且提及身分是「擔任少年警訊名譽會長的市民,駛經龍翔道時遭暴徒攔住掠劫,取走銀包內的7000元現金『捐畀義士』」。

《東周刊》則在約一個星期後,在去年10月16日封面故事引述不具名的消息人士稱,一名少年警訊名譽會長在駛經龍翔道時遭截停,「以其車『撞親』他們一位手足為由,要求他身上有幾多錢就賠幾多,否則即扑毀其座駕。車主最後將銀包內七千元送上,才能脫身。」

值得留意的是,原訟庭當時在判詞中,曾批評政府無法提出有力證明《禁蒙面法》有效;民主派勝訴後要處理是否暫緩執行時,法官再提及並無證據反映非法或破壞行為的頻率,或者涉及暴力的暴力程度。

事後看來,個別事實描述對本案發展影響未必太大,除了因民主派主攻禁蒙面法範圍太闊、而不爭辯立法目的,三級法庭對立法背景的基調,是因為示威及暴力情況越趨激烈。

即使在原訟庭,雖然民主派一方曾質疑,律政司委聘的徐姓警方前臨床心理學家說法,只是在Google Scholar及港大圖書館看文獻,而無確實調查,法院仍接納了該專家證人說蒙面令示威者壯膽的說法。不同的是,原訟庭質疑無法證明《禁蒙面法》效用,但上訴庭及終審法院認為法例有阻嚇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