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劉文成自傳之13:反思(完結篇)


 

劉文成接受《消失的檔案》導演羅恩惠訪問,重回當年被囚禁的摩星嶺集中營。《消失的檔案》提供

為什麼自己跟左派走得如此深入?想起來都是當時無分析能力,只聽一面之詞,跟著當時左派宣傳,以為共產黨人是為人民服務者,參與它是貢獻自己的光榮,繼而死心地投入。

最大的錯誤是不去尋求歷史事實,而盲目接受它報喜不報憂的宣傳,將事實扭曲為對它有利,例如 67 事件,明明令港人受害,還說今天的福利是他們搞「反英抗暴」所爭取得來的,多荒唐。

時至今天,只有反省過去,建立一套對社會事物的分析方法,特別對目前眾多「愛國團體」的存在及其做法加以研究及觀察,以免重蹈覆轍,正如朱幼麟先生所說:「現在『愛國』是一盤生意。」有利可圖,只要表面上做些迎合上意的工作(內心怎樣是另一回事)何止可以衣食豐足,還能名利雙收,甚至發達,加官晉爵成為統治階級權貴。鬥爭中鬥委會的發言人及《人民日報》三篇社論中充滿了鼓勵學習毛澤東思想用於打擊港英及英帝,很少說這是「愛國」行為,反而回歸後,出現很多「愛國」團體,他們的做法變成可以得到利益的途徑,可以用這藉口在機場毆打不同意見者,「愛國」暴力又開始了。現在的「愛國」已成另一種意義。如果中共對當時犯了錯的梁威林、祈峰施以處罰,或許可以令參與者少些憤怒,若工聯會與鬥委會對罷工工人及參與者做一點同情、關懷,代替後來幾十年不理不睬,我想對今天社會撕裂亦不會這麼大,只可惜他們不想做,因為不做的利益更大。當年參與者是真心實意響應鬥委會號召,工人罷工,學生被安排遊行抗議,派發打倒港英法西斯,不低頭就要走頭傳單(並非八折優惠傳單),是誰給這些孩子的?當時極左的工聯會通過工會傳達:

1、讀英文是走資派,參加會考是聽港英話,想做走狗。

2、67 年 TVB 開台,在工聯會表演的節目聽到一首歌:「睇電視,害處多,電視教壞細路哥,教人練精又學懶,見人跌倒笑呵呵!」

3、極左言論造成撕裂遺禍至今,明明是自己十多年工友,不罷工就變成民族敗類、叛徒、漢奸、走狗,就受到糾察拳打腳踢,未罷工的大量在職工友,包括市民見這種現象,十分恐懼難受。

當時領導所作所為:動員青年學生、工人、影星支援勞資糾紛,在港九各處張貼打倒政府,三視政府法律大學報等行為,現今特區政府,中國或各國政府可以接受嗎?

我希望 67 事件 50 周年之際,我們香港市民把精神集中去總結經驗,大力批判極左遺留下的影響,頭腦清醒些,做個有為的市民。

工聯會、鬥委及其曾參與者後來成為立法會議員們,如果表現得不那麼冷酷無情,把傷害市民的炸彈,放火殺人的殘酷行為,由楊光說一聲道歉,遠比左派時常扭曲事實說假話,推卸責任,不正面回應等不實言詞效果會好些,給市民印象不至於那麼差。今天市民人心不回,他們是有責任的,因為他們實施極左手段至今,沒有一句反省說話。但我也明白他們亦是受害者和加害者,為了一個黨字把他們綁得緊緊,完全沒有自己,我也寄予一點點同情。

被煽動而加入鬥爭的真正的暴徒只有很少人,他們是:
1、主犯中共新華社,他們引進極左殘暴實施,動員左派鬥爭。
2、《人民日報》製造恐怖,用極左言論煽動恐嚇市民的撰寫社論者。
3、鬥委會當時常務小組負責人。
4、推動學生鬥爭的左校校長,因為他們令學生入獄。
5、製造炸彈者及將炸彈投向公職人員、建築物、車輛、馬路者 。
6、指揮殺林彬及認責者,組織市民放炸彈的中資幹部。
7、中資幹部參與者。

其他人──學生、工人、工商、文化等各界參與者都是被極左言論恐嚇下被迫加入,他們不是暴徒,大部分不是左仔,是極左受害者,他們的付出,應原諒他們當時無知受人擺佈,亦應尊重他們為愛國而貢獻的精神。

是誰把中國原本的優良傳統在幾十年之間變成不擇手段地向錢看?令貪污腐敗事件在中國層出不窮?

我覺得,共產黨統治中國後不做好民生建設,像它承諾的建立一個好的國家,而去搞什麼反右、文革等運動,真是搬起石頭打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腳。當時不應該這樣,它進行這次六七暴動,或是「反英抗暴」來說,把它在香港數十年造就的親共產黨或是共產黨地下黨員大部分暴露了,除了部分受保護動物,因為它要隱蔽精幹,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一直掩蔽到解放香港,很多人是地下共產黨人都不敢認,或者顧左右而言他。事實上,數十年以來,共產黨在香港造就了很多準備解放香港或是準備要用的人,那時多數都被動員出來了,經營了幾十年的地下力量都暴露了,這對港英最有利。如果只是勞資糾紛或是與港英政府的恩怨,比如說,港英在過往幾十年,一百多年來都壓迫我們中國人,就和它交涉吧,為什麼到將近 67 年的時候,由於澳門 12.3事件,只用兩條半語錄就鬥倒了澳葡,他們就覺得是毛澤東思想的勝利,其結果怎樣?你說多麼荒唐。但當時自己沒有認清各種事物現象,加上學習了毛澤東的《論聯合政府》,以為今後有一個較民主自由的新中國,就盲目跟風走下去,沒有分析能力,只聽宣傳,這就是自己做錯得到的沉重代價。

在整個 1967 年事件中,參與的人都是鬥委會領導的工會、中資機構和所有愛國學校,文化界和工商界,其中包括他們的家屬、親戚。其餘沒有參加的都是旁觀者並受影響的普通老百姓。所以當時沒有參與行動的人是很憎恨所謂的「左仔」,說他們是暴徒,因為他們燒死林彬,及放炸彈炸死北角兩名小孩。除了兩宗殘殺事件外,根據幾位研究 67 的學者張家偉、余汝信、關江生等所記錄 67 年 6 至 9 月之四個月中,每個月都有十多宗,其中有些與警察搏鬥,用炸彈或石頭擲向警署、消防局,炸電車、巴士,打司機,用手鈎殺警員等暴力行為,造成社會人心惶恐不安。在 6、7、8 月入獄者只聽到家屬探監時帶來鬥委會的「堅持下去,我們必勝」的聲音;出獄後,反英抗暴已被港英壓下去,市面大致平靜了,所以並不知鬥委會組織了這麼多炸彈攻勢,以為好像工會的人所說,說這些話的人是蒙騙不知當時社會實況的人。那時,《人民日報》那些社論也催谷得像香港快要被解放似的。所以,這種壓力令這班參與的人繼續鬥下去,以為香港快將解放,其餘 90%市民的人就覺得恐懼,擔心將來的情況比當時更亂,什麼都可以做出來,市民覺得左仔是滋事份子及搞亂香港的暴徒。擔心如果解放香港後,他們就是當權者,那怎麼辦?現在的鬥委會就是香港革委會。文化大革命到香港來了,真可怕啊!(其實當時毛澤東亦曾打算解放香港,放出這消息後,鬥委會以為是真,所以這麼瘋狂,但後來毛說:暫時不做。所以當時的領導以為是真的,所以以假亂真,造成香港就快解放的假象,讓香港人感覺恐懼至今。)

梁愛詩亦在另一個場合說,對 67 年這件事,對有些人不公平,但要慢慢來,但慢了十多年。曾德成也有說過,這些老人家,等回歸後的政府處理完急切的問題再整理,還說這些參與者對 67 事件「既往不咎」,我想他這句話只代表吳康民講的。這樣又十多年,其實是不想再提這件事,因為是共產黨做錯的事,不認帳,不准講。事實不容抹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吳康民亦說這些人值得同情,什麼叫值得同情?是什麼人做的呢?他自己本身亦有份做成,因為他是鬥委會的委員。現在鬥委會還沒有聽過取消,還存在,所以我覺得,他應該要將這件事說清楚。事到五十年後今天的香港,罷工工友所剩無幾,留下案底幾十年,對這件事仍覺得「估唔到共產黨會咁樣對我們,原來佢係咁嘅。」

對現在香港市民來說,最重要知道事件真相,分析對錯,以免不分黑白而繼續受害。對於目前眾多「愛國」人士,希他們繼續愛國,愛港,愛錢之餘,亦愛真理。從歷史幾十年來看,時勢是時時變的,識時勢者為俊傑!

過了如此多姿多彩的一生,留一些歷史的記載,讓現代人知道以往歷史曾經發生過的事實。(完)

掉髮秃頭和假髮照。

劉文成1929年出生,以下附一生做過的工作:

眾新聞呼籲:

各位讀者,讀到這裡表示你已看畢整篇文章,如果你喜歡這類深入探討問題的專欄文章或新聞報道,希望你能支持我們繼續辦下去。我們正在眾籌,目標是在2017年6月20日前,籌集300萬元作為今年餘下時間的經費補助。

你可透過以下方法支持我們:

1) 到Fringebacker眾籌平台捐款:http://hkcnews.com/supportus
2) Paypal帳戶:paypal.hkcnews.com
3) 寄支票,抬頭:公民記者有限公司或Civic Journalists Limited;寄往:九龍長沙灣永康街77號環薈中心1210室。
4) 直接存入「公民記者有限公司」的匯豐銀行戶口:747-027688-838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