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肥佬黎的平安夜


浮生多變,世事難料,就在大家都擔心肥佬黎—筆者所尊敬的黎智英先生會否被依法送中之際,昨晚(23日)他成功保釋了,雖然實際上是極嚴苛的軟禁(或作「中國式保釋」也可),但始終能出獄跟家人團聚了。對筆者和很多人來說,沒有比這更好的聖誕禮物了。

被還柙20天的黎智英獲准保釋,昨晚半夜回到家門口向記者手。《蘋果日報》照片

肥佬能離開監獄,究竟是因為主審法官尚未完全棄絕法治,還是出於大國搏奕利益交換的結果,實在難以確定。而律政司立刻要求上訴並繼續還押肥佬,是真的給殺個措手不及,或只是一場預先排演的戲,也無從稽考。但無論如何,極權以莫須有罪名控告肥佬,又未審先監禁,以及一連串令香港法治和制度受重創的舉動,無非是為了追求它心目中的平安──一種以絕對權力為核心的平安,一種跟權力下放、權力互相制衡及權力由人民授予等觀念對立的平安。而極權者所以渴求這種畸形的平安,當然正因為他時刻活在權力鬥爭的恐懼中,而心中也沒有真正的平安。極權起家是靠鼓吹鬥爭、仇恨和暴力,它的最大誡命就是奪取一切權力然後死抱不放。權力就是它的命根,它以為稍有鬆懈,權力就會被敵人或人民奪去,以致它總是惶惶不可終日,不是在國內搞權力鬥爭,就是以「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為由而挑動國人對外國的仇恨。抱持這種心態的極權者,內心又如何有真正的平安?

相比之下,肥佬雖是一介平民,極權可視之如螻蟻碾於腳下,他內心卻得享真正的平安。畢明日前在專欄裡就提到:「黎生叫大家頂住,佢好好呀。佢話唔知點解突然間睇睇吓書,或者做緊乜嘢,會突然間好開心,自己喺度笑,我諗佢相信自己做啲啱嘅嘢」[1] 。天寒地凍,身在監牢,又隨時送中,但竟然在閱讀之間會流露愉悅。這當然不是自虐狂,而是如畢明所言,他是因能實踐使命而心生喜樂,而且患難越深,這種特殊的喜樂也越大。

正如筆者前文所言,肥佬的喜樂源於他一生樂於奮鬥,而為公義繫獄正是他奮鬥的高峰,而更重要的是,肥佬深知即使身在監牢,他仍是「活在上主的恩典之中」,這正是他內心平安的來由。相對於某些淡而無味的聖誕文告,肥佬近來從獄中所發的言論更能見證第一個聖誕節所宣告的平安。同樣是受政權迫害,耶穌基督出生在骯髒的馬糟,生下來的第一天就已是政治難民,被迫踏上逃亡之路,而聖經對這種世人看來悲慘的遭遇的按語竟是:「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神!在地上平安歸於他所喜悅的人。(路加福音 2章14節)」逃難有甚麼榮耀?「著草」又怎會平安?但在上主奇妙的安排中,正是那位願意降至人間最低處以俯就卑微的聖者,才是一切平安的泉源所在,而祂一生所經歷的卑微和苦難,正是上主榮耀彰顯的極致,正是上主最深自由的呈現。

經上有言:「學生不能高過先生,僕人不能高過主人。(馬太福音 10章24節)」,肥佬既是真正跟隨上主的人,苦難自不能免,但他擁有的平安,也絕沒有人能奪去,連那些極權者也不例外。肥佬,為你今夜得與家人同渡平安夜而感恩,感謝你帶給我們這大喜的信息,願上主的恩惠平安常伴你左右。

1) 赤柱嚴寒 畢明:黎生叫大家頂住(《蘋果日報》2012.12.21)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