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念無明,何止一念?


 

 

【撰文:王彥】

香港電影《一念無明》在新加坡第五屆華語電影節反響熱烈,作為開幕影片一票難求。筆者只搶購到第一排的剩餘座席,全程仰視。大屏幕四十五度壓下來的逼仄空間,足以喚起每位有過香港旅居經驗的人的擁亂日常記憶。

該片很寫實。該片的雄心在於揭示一個重要的社會問題「瘋癲與文明」,並在劇終的鄰居對峙情節中拋出更多值得深思的其他問題。譬如夫妻關係和親子關係中的「愛的詛咒」。妻子從結婚第一天起就自暴自棄「嫁錯人」,分分鍾不想看見「沒出息」的丈夫,後患上精神障礙。丈夫為了讓妻子清淨,自動消失,在一度多金的陸港司機行當上拚命賺錢,定期寄生活費,落得被憎不管不問精神病妻子的惡名。父母盼子成龍成鳳,雙雙去學校捧場更出色的那個讀小六的兒子,完全冷落相對遜色的另一個。兒子成年後,父母又懼怕他們追逐夢想,變得強大,導致朝夕相處的天倫之樂太少。近在咫尺的這個兒子,拒絕將母親送到養老院,堅持親自服侍,直到被逼精神失常,過失弒母。遠走高飛的那個兒子提出承擔兄弟精神病院費用的解決方案,被視為推卸責任的無情。

可怕的「愛的詛咒」。希望對方優秀卻懼怕對方太優秀。討厭對方靠近卻抱怨對方靠得太不近。一對夫妻,兩個兒子,橫豎是悲劇,左右不是人。

殊不知人各有志,於遠方兒子而言,自我超越實在能比朝朝暮暮帶來更高級的快感。嘗過如此美味,怎可退回將就馬斯洛低階滿足?

倘若一開始就採取社會救治和家庭關愛相結合的模式,身邊兒子與病母在怨懟中互相言語傷害和肢體衝突的機率就會降低很多。

如果說社會對瘋癲的歧視是文明異化的結果,那麼,對醫院、對養老院的妖魔化又是從何而來?

影片最末字幕「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楚,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引自童書《小王子》,同時呼籲「關愛特殊人群」,顯示創作團隊的關注重心縮限在精神病議題。以致於在映後的導演見面會上,有現場觀眾誤以為這是一部公益片。其實並不是。至少並不僅僅是。以影片中英文名為例,「一念無明」和"Mad World(瘋的世界)"這兩種表述並不對等。中文名所謂「一念無明」,並非單指英文名"Mad World(瘋的世界)"這一「念」。影片的故事本身紮根於香港市井,綜合折射出寸土寸金的高壓空間中近乎扭曲的愛情關係、夫妻關係、親子關係、醫患關係、以及社群關係等多「念」。同樣多「念」的還有精神病本身。精神病肇始於個體、遺傳、環境等多因,極不可控。相對可控的只是對精神病的預防和救治,這是整個社會系統都需要關注和合力的方向。

瑕不掩瑜。該片之瑕正是指向性太強的上述片尾字幕。這兩段字幕試圖將多念歸為一念,將多因多果的社會之癌簡化為特殊病與歧視的一對一,相應解決之道是「讓世界充滿愛」式的慈悲和包容。然而,無原則的包容不是慈善,慈善也無法包治百病。病態的社會所需要的專業救治是,更開明的觀念,更完善的救助機制,以及更人性化的醫療系統。僅僅充滿沒有方向的愛是不夠的。

作者簡介:浙江工業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台灣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博士候選人,近一年先後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黃金輝傳播與信息學院交換學習。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