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抗疫2020】擔任政府顧問一年 感政府難取信市民構防疫阻力 許樹昌嘆遺憾


17年前的03沙士,許樹昌在威爾斯醫院前線,那一役的可怕在於第一個月摸黑打仗,身邊同事一個個倒下。17年後的今天,全球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病(俗稱武漢肺炎),許樹昌作為港府專家顧問,坐陣「司令台」,比較兩次疫情,他說今仗的困難在於病毒傳播力強。

抗疫的困難想當然不僅在於病毒本身,許樹昌沒主動說,但事實擺在眼前——社會對政府不信任構成抗疫的一大障礙,許對此深表認同:「絕對係。其實政府以往呢一年嘅政策,係一般任何公共衞生機構都會做嘅嘢,但好多時,市民因為以往其他嗰啲社會事件,就唔係好信政府。」他直指,坊間出現好多無謂的揣測,這亦成了他參與防疫工作期間的一個遺憾。

許樹昌的檯面放滿文件,包括疫情相關的筆記,以回應傳媒提問。周滿鏗攝

許樹昌辦公室位於威爾斯親王醫院一幢醫學大樓,很少人出入。乘電梯到達他辦公室所在樓層,只見昏黃的燈光照射在寬闊的走廊,其中一段佈置了中大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的系主任照片,最新的一張寫著「Professor David SC HUI 許樹昌教授 2016-present」,照片裡的許樹昌穿著皮褸外套,有別於前面幾張照片裡的余卓文、沈祖堯等前系主任,均是穿西裝外套的模樣。

許樹昌這時推開辦公室房門,見記者早到了,他看看手錶,將手頭上的工作放下,擠出45分鐘接受專訪,緊接訪問之後還要與特首林鄭月娥等人開記者會。進入他偌大的辦公室,檯頭堆疊了幾棟文件,但還是保持整潔得很,背後的文件架上放了10多張聖誕咭。

武漢肺炎1月23日襲港,許樹昌1月25日獲林鄭委任為4人專家顧問團之一,另三名專家顧問包括袁國勇教授、梁卓偉教授及福田敬二教授,其中又以許樹昌最常向傳媒公開講解疫情。無論報章電視電台網媒,許樹昌都盡量抽空應對,令市民這一年對許樹昌這名字熟悉多了。

這年間,許樹昌早上8時許回到威院,先巡ICU的病危患者,日間或要跟官員開會,晚上差不多7時才回家,還繼續與世衞或海外學術機構開會,基本上做到晚上12時,平均一個月放不到2日假。

專家只提意見 措施還看政府

然而,政府與專家顧問團的交流,外界所知不多。林鄭於11月25日發表《施政報告》談及防疫工作時,曾形容「我可以肯定地說:我們每一個決定都是基於科學、專家意見和掌握的資訊,從沒有滲入任何政治考慮。」此說當否?許樹昌答:「如果有提俾我哋嘅議題,我哋咪有討論。」

他表示,政府召集專家開會,通常是有幾個特定議題,想請專家提出意見,政府官員其後再商討可行性、落實細節等,但最終推行甚麼措施、怎樣推行,都是官員的決定。許說,專家如果覺得有問題的話,都可以提出討論,開會好自由,與政府「合作愉快」。

倘若專家意見因政府落實有偏差,可會變成專家「領軍不力」?許樹昌稱壓力不在專家身上,因為最後都是政府內部決定,「我都講得好清楚,我哋係俾意見,就著嗰個議題,喺醫學角度、公共衞生角度俾意見。」

這一年間,許樹昌忙於向公眾講解最新疫情,由新病毒傳播途徑、病徵、病情、後遺症,到抗疫措施建議政策,外界對此褒貶不一。「我而家留意到一啲網台都鬧我,黃色網台會有鬧、藍色嗰啲都會有鬧,但呢個就好不幸嘅。總之你幫緊政府做啲公共衞生嘅嘢,佢就覺得你係幫政府,你就係唔妥架喇,就要鬧你。」

訪問當天,便有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質疑現有官員及專家領軍不力,建議應尋求外援,包括諮詢更多其他專家的意見。

林鄭月娥11月底到立法會發表任內第四份《施政報告》,談及防疫工作時,稱每個決定都基於科學、專家意見和掌握的資訊。EYEPRESS圖片

社會不信任 政府防疫措施遇阻力

姑勿論港府是否全盤接納專家意見,當下的香港經歷了近一年半的社會事件,社會充斥著不信任氛圍,構成了防疫一大障礙,對此許樹昌以一貫肯定的語氣說:「絕對係。」

許樹昌續說:「其實政府以往呢一年嘅政策,係一般任何公共衞生機構會做嘅嘢。」他舉例說9月推行的自願性全民檢測,坊間有聲音質疑政府藉檢測企圖建立基因庫,許形容「好不幸」︰「社會係有啲咁嘅人,變咗因為啲社會事件,政府諗嘅嘢佢哋一定要反,咁對個效果係唔好。」他補充,如果要取基因一定是抽血的經濟效益最高。

許樹昌當時都鼓勵市民參與全民檢測,認為可以有效找出隱形傳播鏈,並稱要500萬人參與,數據才有代表性,而結果只有近180萬人次參與,找出32宗新確診個案。

其後推出的「安心出行」APP、疫苗注射等措施,許樹昌亦認為部分坊間說法是無謂猜測。他同意政府與民間的對立,對防疫工作帶來影響,「不過你如果將健康、防疫嘅嘢,撈埋政治,無好處,亦唔應該。防疫就係防疫,無論你嘅政治取態係乜嘢,你都參與防疫。」他形容,這是今次參與防疫工作裡的一個遺憾。

商界壓力大 為經濟急於放寬措施

另一邊廂,許樹昌亦認為商界的聲音左右政府措施,壓力更大。「好多時疫情受控,商界就會跳出嚟話︰你快啲俾我開返,如果唔係我哋會執笠。亦因為商界嗰個壓力,(措施)好多時一放鬆跟住無幾耐又爆。」他舉例,6月19日每檯一圍8位改為無上限,7月初就爆出第三波,「(放寬至無上限)咁啲人咪跳出嚟,慶回歸呀、其他慶祝群組。跟住第四波都係,疫情一放鬆啲人就出去玩,呢個亦係抗疫疲勞的因素好大,但(來自)商界壓力都好大。」

許樹昌7月下旬接受眾新聞訪問時,便曾提及到商界壓力的問題,當時確診數字剛開始急速攀升,第三波疫情湧至。他當時跟記者表示︰「嗰次係行政會議決定嘅,可能張宇人佢哋有啲意見,佢哋咪自己決定咁樣。佢哋唔使吓吓call我哋,我哋唔會24小時服務。後尾知道唔對路,跟住咪call會。」

強制全民檢測 技術上有困難

目前,第四波疫情未撲熄,建制派以及前特首、現全國人大政協副主席梁振英,近月持續催促林鄭推行強制性的全民檢測。

許樹昌指,強制全民檢測在技術上有困難,因涉及全港750萬人,要每星期至少兩次向每戶供應日用品,而且全城須停擺4、5星期,難以實行。「但係社區就好多人喺度嘈,你唔做(強制)全民檢測你就解決唔到問題,所以唔係話好建設性幫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