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暴動案7被告6脫罪】獲釋6人步出犯人欄前 與唯一罪成者逐一相擁道別


去年 8 月 31 日港島區遊行集會中,16人被控暴動罪,分拆3案處理,其中8人早前被裁定無罪,1人的案件明年1月開審,另有7人否認控罪,經審訊後今日(28日)區域法院裁定首被告陳佐豪暴動罪及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成,其餘被告無罪釋放。

6名被告當庭釋放,各被告離開犯人欄前,逐一與罪成的首被告相擁。其中第四被告痛哭不止,首被告貌甚冷靜,反摸頭安撫對方。

控方依賴的基礎有三:被告被發現及被拘捕的位置;打扮穿戴或管有的裝備;除第七被告外,被警方發現至被制服期間有逃跑。法官姚勳智指,從所有證據顯示,現場確實發生了一場暴動,而綜合當時的時間、首被告身處的位置、整全防衛的裝備,其逃走及其夥伴攻擊警方的情況,難以接納他只是義務急救員,裁定其暴動罪名成立,其另被控一項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罪亦成立,還押至明年1月18日判刑。

至於第二至第五被告,姚官指其衣着雖則與很多參與暴動人士相似,出現和被拘捕的地點分別與暴動的時間或距離也相近,但第二被告曾向着警方方向跑、第三被告折返原點,而第五被告則不知他在人群中何處出現。故在未達毫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裁定4人暴動罪名不成立。

姚官又指出,第六及第七被告的外表裝束,並非與前述參與暴動的人士相似,加上被拘捕的時間,距離暴動發生有一段頗長時差,難以從環境證供來推論他們必曾參與該暴動。故裁定2人暴動罪名不成立。

 8 月 31 日港島區遊行集會,演變成激烈衝突。資料圖片


 7 名被告依次為運輸工人陳佐豪(25 歲)、從事光線工程工作的金君卿(34 歲)、學生劉宇軒(23 歲)、學生郭美均(22 歲)、學生許智銳(22 歲)、裝修工人陳子揚(41 歲)及鄒咏霖(25歲),被控於去年 8 月 31 日,於銅鑼灣記利佐治街1號一帶,連同其他身份不詳的人參與暴動。首被告陳佐豪另被控一項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罪,指他於同日於百德新街 22 至 36 號,無牌管有一部對講機。

控方案情指出,去年8月31日晚上,約有300人聚集在軒尼詩道崇光百貨外面與警方對峙,以及作出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爲,他們大多身穿黑色服裝及攜有裝備。警方後來開始由軒尼詩道推進並展開拘捕行動,繼而在記利佐治街及百德新街附近拘捕了第一至第七被告。控方指,雖各閉路電視片段並無直接拍攝到各被告如何作出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但認為各被告均有參與這個暴動,並主要依賴3個基礎控告各被告,包括其身處的位置、衣著及裝備、以及有否逃跑。

控方要求法庭以各被告被捕地點非常接近暴動現場、各被告的裝束裝備及首六名被告被捕前逃避警方,作出推論他們干犯暴動罪,並指 7 名被告並非純粹在場,而是帶有裝備協助或教唆、或鼓勵參與暴動者。

辯方則稱,並無直接證據指證各被告參與暴動,拘捕並非在現場立即作出,時間及距離暴動現場並非非常接近,他們的裝束亦與不少圍觀市民相若,他們且並無任何攻擊性裝備。另外,部份被告更是向着警察方向跑,因此控方難以作出無可抗拒的推論他們必然曾參與任何暴動。

首被告夥伴曾襲警助其逃脫 裝束難接納辯稱急救員 裁定暴動罪成

所有被告不自辯,惟首被告陳佐豪曾傳召東區區議員徐子見作供。徐指出,於遊行活動中認識被告,得悉其有急救知識,及後曾詢問對方,能否在案發當日在柴灣的社區嘉年華,幫忙做急救工作,但被告稱當日有示威活動要幫手做急救員而拒絕。就此,法官指出,究竟被告當日是否真的去做急救員,徐並無法確認。

法官指出,第一被告被捕時身穿胸口護甲、雙臂護甲、黑衫、黑褲、黑鞋、勞工手套、黑色背囊,並攜有頭盔口罩、護膝、手套、對講機、2個防煙濾罐、1副透明護目鏡、6包彈性繃帶、1對黑色手袖,當中對講機有助在暴動現場作即場聯繫和溝通。

法官明言,以他全備的裝束裝備而言,實難以接納他為急救員,更絕非圍觀者,其背囊內亦無其他急救的裝備,極其量只有少量繃帶。

法官又指,當警方推進至記利佐治街時,本已有多名身穿黑色裝束人士向前逃走,但前方仍有相當人士擠擁上明珠廣場電梯,認為這些人明顯是在逃避警方的追捕;而被告的夥伴以長傘攻擊正捉着被告的警員,認為他們是曾參與暴動而畏罪逃跑。綜合證供,裁定首被告暴動及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具罪成,還押至1月18日判刑。

 第二至第五被告 裝束及地點均與參與暴動人士相近 但並未達毫無合理疑點

第五被告許智銳。曾港深攝

第二被告當時身穿黑色T恤,黑色短褲,波鞋,孭著黑色腰包,頸掛著灰/粉紅色口罩,戴着黑色手套,當時曾衝出向百德新街逃走。第三被告被捕時身穿黃色頭盔、灰白防毒口罩、護目鏡、黑衫、黑褲,看見他在H&M門外,首先向怡和街方向,後來又折返原點附近。第五被告身穿黑衫、黑褲、黑鞋,用頸巾包着頭部,口有過濾面罩,向百德新街方向跑。

法官指出,但第二被告確曾向着警方方向跑,第三被告更折返原點且在H&M時裝店外,第五被告更不知他在人群中何處出現,認為雖然第二、第三及第五被告的黑衫黑褲裝束,與暴動者裝束相近,出現和被拘捕的地點,分別與暴動的時間或距離也相近,但在缺乏進一步的證供,以及未達毫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裁定他們暴動罪名不成立。

至於第四被告,法官認為片段中可看出她確有可能曾向着警方前進的方向跑,其當時身穿的黑色帽、黑手套、黑色衫、白色雨衣,雖有些與暴動人士裝束類近,但只能說她可能曾參與上述暴動,難以肯定她確曾參與。

 第六至第七被告 裝束與參與暴動人士不相近 拘捕時間有時差

第六被告當時頭戴白色頭盔、眼罩、粉紅色防毒面具、身穿深色背心、綠色長褲,亦有護臂護膝等物品。警員 10704供稱,大叫截停第六被告時,被告在他面前掉下一個黑色背囊,再次叫停對方亦未獲理會,被告更向怡和街方向逃跑,最後於恆隆中心外制服被告,形容對方仍不斷大力掙扎。

警長58921供稱,掃蕩至記利佐治街,於近百德新街設立封鎖線時,看見獨自行走、身穿灰白橫間T恤、黑長褲,戴眼鏡及口罩,孭黑色背包及腰包的第七被告,懷疑其與之前非法集結和縱火等有關,於是截停及搜查他。他又指出,被告是迎面而來,也看見第七被告低頭一嚇,再「睄一睄」他。

法官認為,第六及第七被告的外表裝束並非與參與暴動人士相似,被拘捕的時間距離暴動發生的時間有一段頗長、約20分鐘的時差,難以從環境證供推論他們必然曾參與該暴動,故裁定暴動罪名不成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