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長凳上的香港


政府抗疫不力,再次收緊限聚令後,全面實施晚市禁堂食,一眾須上夜班打工仔女,一頓安樂茶飯難求,香港朋友告知,在車上、路旁、公園進食者,時有發生。香港在長凳上的設計,足以窺探政權是如何看待人民。
 
日前《蘋果日報》專訪一位建築師,道盡香港回歸前後,公園、公眾休憩場所的長凳變遷。相信曾在公園坐下休息過的人,都會發現香港的長凳上有很多扶手,美其名是「防護」設施,保障使用者,但背後卻潛藏一種市政管理思維,就是趕絕流離失所的人。
 
按社區組織協會2020年數字,香港有向社署登記的無家者為1,348人,比2013年數字大幅上升7成,而「居於」24小時餐廳的無家者,最少有500人或以上。然而,有更多的無家者礙於尊嚴、知識不足等問題,不會向社署或社福機構求助,故真實的數字,相信遠比此多。
 
可是,防疫令一出,這些原本在24小時餐廳出沒的無家者,就真的無處容身,即使某些餐廳真的願意收留,政策嚴令下也是無可奈何,畢竟也涉及刑責。而這些無家者往往需要轉戰公園或有蓋地方暫居,不過,要尋找適合的地方,實在不容易,因為政府的長凳設計,是不容有人平躺休息,也不希望有人可以露宿街頭,意思是,不要露宿在政府的公眾地方,其他事,政府一概視之不見。

回歸之前,長凳不是長這樣的,但近十年來,觀乎公園、涼亭等設施,長凳通通加上扶手,而無家者也日漸「絕跡」於公園,轉而是一些行人天橋、隧道等等,例如深水埗通州街等。最近有一宗是警員向無家者施虐事件,正是發生於該處附近。當然,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食環署亦於近年屢次借「大清潔」為名,於寒冷天氣下以水槍射濕無家者的家當,不單令他們捱夜抵冷,有些更是損失慘重。
 
相信沒有一個無家者是願意有家歸不得,可是香港地,一個居所難求,我們的政府,除了配合「眼不見為淨」的管理思維外,可曾做過甚麼去處理無家者的問題呢?加上疫情之下,有更多人面臨失業、放無薪假等情況,無家者只會與日俱增。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試想一個對外聲稱為國際都會的城市,如今不但政令不行,社會問題日亟,再以嚴苛不仁的管理手段治港,人心怎麼不向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