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踏上歸途


 

久客異鄉歸故里的滋味如何?讀賀知章的《回鄉偶書》二首之其一, 就有頭緒。

少小離家老大回, 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

初春四月乍暖還寒的一個清晨,噠噠的聲響從遠處傳來,劃破加拿大班芙國家公園(Banff National Park)的長空;一架直升機載著回鄉客,漸漸移近目的地,準備降落於洛基山脈之間的一片廣闊平原。從直升機上回頭下望,蒼松處處少行人,不見鹿狐見故里。 

春寒料峭故園心,松樹蒼蒼嫩綠新;
帶雪衝寒問一句,回鄉歸客是何人?

直升機平安著陸,閘門打開,誰不知走出來的非關老頭兒,不是鬢毛衰,卻是一隻復一隻體形龐大,身上長滿長毛的美洲草原野牛(Bison,以後簡稱「野牛」)。就是這一天,野牛回歸工程,正式在班芙國家公園展開了。

野牛踏足加拿大班芙國家公園這個新家。照片來源:Parks Canada

羅利小熊(Lorey Little Bear)是推動野牛回歸工程的先鋒。羅利小熊是來自布拉德部族(Blood Tribe)的一位北美洲原居民,他和一班有心人組成了保護野牛關注小組,成功游説了五十多個美洲原住民部族(以後簡稱「原住民」, 於2015年簽訂了「保護野牛協議」(Northern Tribes Buffalo Treaty),其後得到加拿大公園管理局(Parks Canada)的協助,玉成了野牛回歸工程。在今年四月,第一批野牛得以回歸班芙國家公園。BBC對這次歷史性的野牛回歸有以下的報導

野牛回歸工程其中之一個目的,是讓野牛從圍養的牧場,有秩序地回歸大自然;讓牠們重投故鄉的懷抱,可以在北美洲大草原上無拘無束地奔馳,繼續擔任在大自然應有的角色。野牛回歸對原住民有著重大的意義,要明白箇中原因,首先要看看野牛與原住民的一段歷史。

野牛是現存於北美洲體形最大的哺乳蹄類動物,也是北美洲大草原上的標誌。野牛體形龐大,身長六呎有餘,體重超過二千磅,奔跑時速可高達每小時六十公里。野牛與原住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在原住民的歷史、文化、經濟上佔有重要的地位;例如:野牛肉是原住民的主要食糧,野牛皮亦是建造原住民帳幕(teepee)的重要原材料。原住民的祖先視野牛為「神聖的動物」。

以北美洲的歷史而言,野牛與原住民可算是唇齒相依,榮辱與共。自十六世紀歐洲列強在美洲殖民開始,經過美國獨立戰爭,至美國獨立後所推行的西進運動(Westward Movement)所含的一段漫長歲月,原住民的生活產生了巨大變化。美國聯邦政府為了加强土地開發和經濟發展,在l784年頒佈了土地法令,鼓勵國民大舉遷移西部。西進運動持續了差不多整個世紀,西進移民佔據了原住民的土地、天然資源、市場及勞動力。美國藉著西進運動壯大了國家的疆土、 資源、生產力、交通運輸和工農業發展,卻令原住民受到極大的傷害;家園盡毁,遭大批屠殺,受盡歧視,倖存者被迫遷徙到更荒涼的原住民保留地,過著悽慘的日子。西進運動對原住來説是一場浩劫,故此西進運動又被稱為原住民的「血淚之路「(Trail of tears)。

這段歷史對野牛來説,也是如出一轍的災難。牠們在這段黑暗的日子裡,飽受西進移民的瘋狂捕獵,為只為剝奪掛在身上的一張具商業價值的牛皮,和推行針對原住民的滅絶策略來削弱原住民的糧食支柱。野牛數目因而銳減,幾近絕跡。這種不顧後果的捕獵,亦為北美洲在地貌和生態環境上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幸好在最關鍵的時刻,一班有遠見的有心人,合力施行野牛保護計劃;從少數的野牛群開始發展圍養繁殖,令野牛的數目漸漸穩定下來。今天在北美洲所存活的野牛,絶大部分都是圍養的,在野外存活的野牛,據估計少於一萬頭。 

美國猶他州的野牛群。美聯社

野牛回歸工程不單是一個環保計劃,也喚醒了現代人對人文(humanity)的反思。野牛回歸與人文怎麼會扯上了關係?人文發展跟大家的生活,又有甚麼風馬牛可相及的地方呢? 

人文原是人類獨有的一種特質,它主導著人類的思想和行為,令人類有别於其他生物。人文精神,是去追求自己最大利益之時,亦可讓他人得益(或者如果令人有損失時,也會想辦法令他人的損失減至最低)。這種為他人著想,尊重其他不同文化的現象,是源於無私和利他的一種觀念。簡單來説,一個人要過著像人的生活,必須有人文的內涵。

從人文的角度來看,野牛回歸不但見證了失落靈魂的救贖,也見證了人文精神的勝利。北美洲殖民的祖先為了眼前利益,出賣了自己的靈魂,遺棄人文於「血淚之路」。今天有賴年輕的一代伸出援手,迎接人文重回和解之路。然而原住民漂泊經年, 歷盡滄桑,憑著羅利小熊的一點信念,重燃族群心中的熱火,排除萬難與年輕的一代㩦手共創將來,乃人文發展的佳音。

回看今朝,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令生產力倍增,經濟發展加速,物質生活豐富起來, 但亦帶來社會的急劇變化。人在社會中的定位和所擔任的角色,受到嚴峻的衝擊和考驗。顛覆世界的新科技(disruptive technology)徹底改變了社會既定的運作模式;昔日備受重視的行業朝不保夕,依靠單一專業技能的工種,在瞬息萬變的科技世界中,顯得十分脆弱,隨時變得過時,甚至徹底崩潰。

現代人要面對種種因社會、經濟、環境變化而帶來的挑戰,都爭相與時間競賽,追逐自身的利益,務求以最短時間去爭奪最大的益處,甚至强行加重裝備,催谷競爭力, 以圖鞏固既得利益和社會地位的期望。久而習之,社會的人文發展已遙遙落後於科技及經濟發展。人類那種為他人著想,源於無私和利他的獨有特質,亦漸漸被淡忘,隨著時光而消逝。人的生活缺乏了人文的內涵,自然會過著不像人的生活。

人的生活現況與期望之間,產生了多少張力,實在無法測量。當現況經常無法靠近期望時,更令人費煞思量,焦慮無常。這種變幻無常的心路歷程,誠惶誠恐的生活狀態,似曾相識;與昔日原住民和野牛的心情,雖然不盡相同,但確有相似的地方。情何以堪?可能只有原住民和野牛才可以理諭。也可能只有原住民和野牛才可以現身說法,讓大家從野牛回歸之中得到啟示和答案。

羅利小熊是野牛回歸工程的倡導者。網絡照片

羅利小熊見證了野牛回歸,道出以下的一句心底話。他目睹野牛回歸一刻的心情,的確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盡在不言中。

When the buffalo comes,
It brings with it, not just the physical animal.
It brings its spirit.
野牛回鄉的一刻,
望眼欲穿歸客處,
但見(人文)精神也復來。

 

眾新聞呼籲:

各位讀者,讀到這裡表示你已看畢整篇文章,如果你喜歡這類深入探討問題的專欄文章或新聞報道,希望你能支持我們繼續辦下去。我們正在眾籌,目標是在2017年6月20日前,籌集300萬元作為今年餘下時間的經費補助。

你可透過以下方法支持我們:

1) 到Fringebacker眾籌平台捐款:http://hkcnews.com/supportus
2) Paypal帳戶:paypal.hkcnews.com
3) 寄支票,抬頭:公民記者有限公司或Civic Journalists Limited;寄往:九龍長沙灣永康街77號環薈中心1210室。
4) 直接存入「公民記者有限公司」的匯豐銀行戶口:747-027688-838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