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京媒隔空發炮 法院保釋捱轟


過去一周,較矚目的政治新聞有三則,其一是政務司長張建宗率多名官員北上深圳,與內地官員討論抗疫,回港後提出要設法做到感染個案「清零」;其二是高等法院的國安法指定法官在訂下嚴苛條件後,批准壹傳媒東主黎智英保釋回家,先是遭本地左派媒體炮轟,繼而被中央的《人民日報》嚴詞批評,而律政司則火速上訴至終審法院,趕在大除夕開庭再議是否准黎保釋。此外,有報道指人大常委會將剝奪逾百名泛民區議員的當選資格,以及廢除特首選委會內逾百個區議會席位,但人大常委會最終沒有把香港議題納入議程。

港官北上接旨 抗疫必須清零

特首本來每年年底到北京述職,與領導人會晤,但今年述職行程被押後,遲遲無法定出日期,引起建制陣營諸多猜測,甚至有建制人物公然表示,中央領導人不滿林鄭月娥領導的特區政府抗疫無方,遲遲未能令感染個案清零,以致香港與內地遲遲無法恢復正常交往,觀乎近日政務司司長及多名高官被召北上,回港後紛紛把清零目標掛在嘴上,中央不滿香港抗疫表現、施壓要求盡快清零,應該是鐵一般的事實。問題在於,怎樣做才能清零?

內地的經驗和建議很簡單,就是長痛不如短痛,必須使用強硬的封鎖手段,暫停爆疫地區一切民生活動幾個星期,隔斷外來人員,區內全民強制檢測,短時間內找出所有隱藏的確診者,把他們全數隔離,清零後才重開疫區,只准持健康碼人士進出,近日北京順義區出現兩宗確診,區政府如臨大敵,當戰時狀態來處理,用的便是這套措施,估計要短時間內為區內及周邊共80萬居民做核酸檢測。香港能夠照搬這一套嗎?大面積封鎖一個區域,限制數十萬人上班上學,安排工作人員一天三次送餐入內,再為每個被封鎖居民做檢測,檢測完成才解封,特區政府對此毫無把握,如今只敢小範圍試驗,封鎖一兩幢爆疫大廈,試圖逐戶安排居民就近檢測,但效率和成效都未如理想,貿然擴大只會錯漏百出。

除了全民檢測客觀難度極大,難以仿效內地,清零另一個頭痛難題,是杜絕外來感染,這方面澳洲和新西蘭頗為成功,但人家的成功是有代價的,就是嚴格限制每天抵境國際旅客數目,確保所有抵境者都由專車直接送到隔離酒店,困足14天才准進入社會,即使是本國國民回家,也按同一方法處置,不容許自行回家作家居檢疫,這套限制入境人數的措施,好處是可以確保檢疫隔離設施不會爆棚,代價是許多海外國民有家歸不得,返家航班常被取消或延期,國際旅遊更接近完全停頓。香港能照搬這一套嗎?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商業都會,假如香港仿效澳洲那樣「落閘」,任由永久居民滯留海外,社會大眾能夠接受嗎?

如果做不到大面積封鎖疫區,以及落閘杜絕抵境者進入社區,清零就無法達至,因為永遠會有隱形的帶病毒者,在無任何病徵下傳播病毒,衛生署人員已疲於奔命,近日每天都有多宗新個案源頭不明,連追踪密切接觸者也做不到,遑論悉數隔離檢疫。到農曆年若仍無法清零,相信北京的耐性就會到達極限,屆時可能有一些激烈的舉措,例如強制特區採取某套防疫措施,然後由內地派員來港「協助實施」(實際是監督實施)。

黎智英被控勾結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法庭起初不准保釋,黎的律師上訴至高等法院,主審法官開列多項前所未見的條件,包括禁足在家不得外出(只准去警署報到和上法院應訊),不得發表網上文章或接受傳媒採訪,才批准黎保釋回家。由於黎智英是傳媒老闆,在國際上甚受關注,警方國安處早已對他實施全天候監控,他即使保釋回家,也不可能棄保潛逃,法庭禁止他外出及發表言論後,也就無法對海外發揮政治影響力,最低限度無法再從事控罪指控他的行為。

然而,這個保釋決定在北京官員看來,卻是完全錯誤的,絕對無法接受,是法院公然挑釁中央,中央要關起來殺雞儆猴的人,法官竟然敢放他回家睡覺,必須強力制止;律政司上訴終院,是給法院機會自我糾正,如果法院不識相,繼續容許黎保釋,就可能採取更強的措施,公然摑法院一巴掌,確保往後特區法官處理國安案件,一律從嚴從重,有殺錯冇放過,否則便由國安處出手接管,交內地審訊,由內地司法全權管轄,《人民日報》周日的文章,說的就是這個,面對這個警告,香港終審法院可以怎樣做?假如連一個保釋決定都無法自主,必須按北京臉色裁決,所謂司法獨立還剩下什麼?

至於DQ泛民區議員、取消選委會席位等,消息傳出後已經引不起哄動,北京既然能不講道理,不顧選舉結果,強行把多位泛民立法會議員DQ,用同樣手段鏟除不聽話的泛民區議員,又有什麼令人詫異呢?反而人大常委會最終沒有把計劃付諸行動,才令人感到一絲詫異,但那也只是對實行時間有懸念,對於北京會這樣做來控制區議會及特首選委會,那是沒有懸念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