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自由之岳——陳以晉出獄 眼神堅定激動 母子牽手離開


兒子說:「辛苦你們,咁凍,辛苦晒……」

媽媽說:「你快啲著番件衫,凍啊!」

正是這份在意旁人的心,令他身陷囹圄。入冬以來最凍一日,20歲的陳以晉身穿一件白色恤衫、一手拿著外套、一手抽著個人物品,保持一貫硬朗作風,步出壁屋監獄。

口罩擋不住他的笑容,眼神仍舊堅定,還帶點激動,重獲自由的一刻,是興奮和雀躍。這件事,很「陳以晉」。

目睹兒子走近,媽媽忍不著衝前,為兒子拿物品,或許這刻,是媽媽最能為兒子分擔的事。

晉仔一手抽著個人物品,一貫硬朗步出壁屋監獄。周滿鏗攝
友人搭膊頭,晉仔笑著離開。周滿鏗攝

只想等一位小朋友

2020年12月31日,本港入冬以來最凍一日,但天空綻放陽光。

陳以晉因去年9月15日在北角協助他人逃脫,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襲警、拒捕,三項罪名成立,判囚十個月,自今年6月15日起還柙,扣除假期後,趕及2020年最後一日,離開牢獄。

他否認拒捕,並提出上訴,如果得直,有望在聖誕之前12月18日當庭釋放,但結果遭高院駁回上訴,令他再次重返監獄,等至今天。

出獄前,他跟家人透露想低調一點,不想受訪,也不需要很多人接他。

今天冒寒風而來的,都是家人、女友和一些好友。

當然,也有警員在場截查和登記在監獄前等候的人。

警員叫人們分開,不要聚集,晉仔媽媽不滿,一大早跟警員理論:「你們理虧,說的都是歪理」、「大家都是香港人,唔好咁過分」,來到的,只是想等一位小朋友。

媽媽的背影和等待。周滿鏗攝
媽媽衝上前為兒子拿物品。周滿鏗攝
母子牽著手離開。周滿鏗攝

危難中求生

接近早上九時,晉仔媽媽懶理一切,著急地站在黃線外的最前方,期待著、等待著,視線只有一個:監獄的斜坡。

晉仔身穿一件白色恤衫、一手拿著外套、一手抽著個人物品,保持一貫硬朗作風,步出囹圄。目睹兒子走近,媽媽笑說兒子好像「聖誕老人」,隨即忍不著衝前,為兒子拿物品,牽著兒子的手,喊著:「你快啲著番件衫!」

晉仔笑著多謝傳媒來接他:「辛苦各位行家,辛苦你們,咁凍,辛苦晒,辛苦晒……」,但他暫時不想說太多。媽媽就說,現在會回家、早點休息,再喊兒子:「你著多件衫,凍啊!」

晉仔著緊他人,媽媽著緊兒子。

晉仔一大袋的個人物品,比起其他囚友來得多和重,因夾雜這大半年來,鐵窗內外的書信,當中還有一本書叫《危難中求生》。之前上庭,他也拿《中國近代史》、輯錄了自己拍攝相片的攝影集《自由山岳》,陪伴羈柙的日子。

朋友協助晉仔拿著厚重的個人物品,當中有一本書叫《危難中求生》。周滿鏗攝

自由之岳

波瀾壯闊的反修例運動,總有一些人物,在每個人心目中,佔有一席之位。

當晚血流披面、頭破血流的畫面,在不少香港人的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醫療報告顯示,晉仔的左邊頭顱枕骨,出現一條五厘米長的深線性傷口,由北角現場直至去到醫院都仍然流血,庭上四名作供警員,至今未能解釋被捕人頭部為何出現嚴重傷勢。

案發時年僅19歲,被冠上「岳義士」的稱號,不單是因他穿上「岳」字衣服,還有去年9月,香港經歷元朗721、太子831等連場暴力後,他做了很多人不敢做的事,挑戰威權。在整場反修例運動當中,留下了一個重要印記。

他喜歡爬山,說過「我鍾意自由,我寧願與世無爭」。

今天,他可再攀越「自由山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