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黎智英保釋一周再還柙 終院燙手山芋交張舉能 律政司指勾結外國類同謀殺


終審法院在2020年最後一日首度審理國安法相關案件,最終批准律政司挑戰高等法院向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批出保釋的上訴許可,並下令還柙黎智英至2021年2月1日再訊,黎離開法院時被鎖上手鐐和鐵鏈,直接登上囚車。

終院今次批准律政司上訴針對國安法第42條處理保釋的解讀,但拒絕律政司另一項申請、即維持在普通法下,由裁判法院、區域法院或原訟庭處理保釋申請。若終審庭2月審訊後認為原訟庭法官李運騰錯誤解讀國安法保釋規定,保釋申請將發還下級法院處理。

由於首席法官馬道立在2021年1月11日卸任,今次決定變相將正審──即處理國安法下保釋規定的燙手山芋交給繼任人、候任首席法官張舉能。在周四庭審時,張舉能只要求律政司澄清了國安法立法的立法背景。 

終審法院下令還柙黎智英後,懲教署立即在立院大門外駕起吹氣隧道,阻隔支持者和記者拍攝。黎智英離開法院時,雙手被上手鐐,腰纒鐵鏈,由將近十名懲教人員押走。美聯社
接載黎智英的囚車,直接駛到法院大門外的吹氣隧道出口,擋住記者拍攝。周滿鏗攝

在得悉判決後,黎智英與到庭支持他的親友及民主派人士逐一握手。黎智英登上囚車離開時,《蘋果日報》總編輯羅偉光及副社長陳沛敏與在場支持人士一直高叫:「黎生加油!」

本案涉及兩個關鍵問題:一)終院是否有管轄權介入原訟法庭的保釋決定,尤其當終審庭過去在Dizon一案例中裁定,原審保釋決定並非所謂刑事審訊程序中「最終決定」(final decision);二)國安法第42條下,是否改變被告可保釋的假定,或者在什麼情況下法官才可以向涉國安法的被告批出保釋。終院近中午聽完雙方陳詞後,押後至下午四時宣判。

根據國安法第42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執法、司法機關在適用香港特別行政區現行法律有關覊押、審理期限等方面的規定時,應當確保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公正、及時辦理,有效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犯罪。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不得准予保釋。」

高等法院早前在唐英傑案中,否定國安法推翻了刑事法律下的保釋假定,強調大部分保釋申請不因國安法改變。

律政司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說,原訟庭在唐英傑判詞中錯誤理解保釋門檻,因為國安法第42(2)條設下更高門檻,更嚴格考慮被告會否重犯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及避免被告潛逃。

他說,國安法第42條的關鍵,是法庭「應當確保」(shall ensure)被告不會繼續干犯危害國安罪行,所以除非有國安法條文中提及的「充足理由」,否則不得准予保釋。對比下,《刑事訴訟程序》是要求法官相信有「實質理由」(substantial grounds),才「毋須准予」保釋。

馬道立詢問,在未有國安法前,由於香港無罪推定,一般控罪有保釋假定,但國安法影響了法律理解,表面上不會假設批出保釋。周確認,表示這是因為國安法隱含的要求,且不應在此階段考慮其他保釋因素。

控方:國安法嚴重性類同謀殺 不應批保釋

常任法官李義詢問,如果法庭考慮了國安法提及「實質理由」,為什麼不能考慮其他因素再批出保釋?周天行說國安法提出比《刑事訴訟程序條例》更高的門檻,「目前罪行(勾結外國勢力)可判終身監禁,是與謀殺及叛國相似類別」,後者一般都不會批出保釋。周說:「因為不能承擔任何一次機會給疑犯潛逃或重犯」。

在候任首席法官張舉能追問立法背景下,周天行說國安法立法時已考慮了兩種不同法律制度,立法原意是不考慮刑事程序中保釋條件。

黎智英早上到庭時傳媒蜂擁上前,短短路程走了數分鐘才到達。美聯社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鄧樂勤則表示,原訟庭在唐英傑案已小心考慮保釋門檻,包括國安法的立法目的,加上國安法條文說《基本法》及《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公約》繼續適用,認為不應該激烈偏離當時高院唐英傑案的裁決。

終審庭在裁決中說,律政司提出此項申請,涉及國安法第42(2)條的範圍及效用,同時考慮國安法其他條文、《刑事訴訟程序條例》、《公民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人權法》條文,認為高院李官在運用42(2)條時有可能犯錯,向黎批出保釋,故決定律政司的申請有可辯性。

在終審庭管轄權的問題上,周天行稱,一方面原訟庭在國安法第42條法律理解中,已作了最終決定,情況與Dizon一案有別。周天行說,案中涉及重大且攸關公眾利益的問題,如果原訟庭對法律問題已是最終裁決、律政司無法再挑戰,將會嚴重影響國家安全及公眾利益。不過馬道立說明白國家安全重要,但在管轄權的問題而言,公眾利益不相關。馬道立駁斥:「如果(法庭)無管轄權審理一些事,我們就是無管轄權,不論法律是什麼。國安法內有什麼給了(終審庭)管轄權?」

鄧樂勤則稱,即使有國安法,目前法庭處理的決定,純粹是批出保釋與否。他指出,根據Dizon一案,保釋決定並非整個審訊過程的「最終決定」或關鍵事項,而是附帶的事件(incidental)。他強調,國安法並無改變《終審法院條例》條例對管轄權的規定,終審法院不應在此階段介入保釋決定的做法,促請法庭採用傳統做法,交回原訟庭處理保釋申請。

馬道立質疑,如果終審法院無管轄權處理保釋的決定,則可能導致法律「真空」(lacuna)問題,形容是有些奇怪。鄧樂勤說,這就是現實,因為終審庭根本就無管轄權。

終院在裁決中,最終裁定維持Dizon一案的看法,即下級法院處理保釋申請時,終審法院無權介入。

不過由於高院法官保釋判決,涉及國安法解讀,終審庭認為,高院在法律問題而言,已作出最終決定,所以終審庭有管轄權介入。法院在判詞強調,批出上許許可有相當局限,只會決定國安法第42(2)條的詮釋,及高等法院批出保釋時理解是否有錯。即使終院認為高院批出保釋有錯,日後保釋申請都會交回下級法院,即裁判法院、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處理,在黎智英這個案,會發還高等法院處理。

對於律政司申請將黎智英還柙候審,終審庭認為,在批出上訴許可後終審法院應有管轄權處理保釋。平衡雙方陳詞後,終審庭認為不應該繼續容許黎智英保釋,否則會假定高等法院批出保釋的有效性。法庭決定,將情況恢復至裁判法院階段,即將被告黎智英即時還柙等候審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