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周梓樂死因研訊】骨科專家推論是意外墮下 跨出牆身後以「某種形式」失衡


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研訊第24天,骨科專家證人江金富作供指,以醫學角度估計,梓樂最有可能是意外從高處墮下,頭部最先落地,而墮下的高度足以造成極大衝擊力。他又推斷,梓樂墮下時是用左手撐著牆邊、以「某種形式」失平衡,「有少少飛出的狀態」,最後身體微微傾斜著地、右邊頭部最先受撞擊。

骨科專科醫生、運動科學專家江金富推論,梓樂是意外從高處墮下,導致頭部受傷。邢穎琦攝

骨科專科醫生、運動科學專家江金富出庭作供。他先後為研訊撰寫兩份報告,以學術角度分析從高處跳下、意外墮下及被拋下三種情況的分別,繼而推論梓樂是以哪種模式受傷。其中報告所指的「墮下」,意思是一個人無準備、「唔知自己下一秒會跌落去」,包括跨過矮牆時不知後方中空。

江比較上述情況引致的相應傷勢及墮下落點,認為梓樂是意外從高處墮下,導致頭部受傷。他解釋,跳下的著地點一般較墮下遠,拋下的落點和傷勢視乎當下力度,若是足以將一個人「揈出去」的助力,相應落點亦會較遠;文獻顯示在少於7米高地方墮下,頭部有近9成機會受傷,跳下則以手、腳、腰受傷機會較大。

而在梓樂情況,江指出,2樓矮牆與發現受傷位置的「打橫距離」是1.3米,相比算短,與墮下的情況吻合;頭部傷勢最重、右眼角和右耳對上有多處裂傷、右盆骨有擠壓性骨折,相信是右邊頭部最先著地,胸部和腰部再在半秒至1秒內緊接受傷。因此,江在醫學上推論出的最大受傷原因,是意外從高處墮下。 

江金富表示,停車場3樓至2樓行人路的高度為4.3米,墮下時速可高達每小時20哩。眾新聞製圖

江又補充,停車場3樓至2樓行人路的高度為4.3米,墮下時速可高達每小時20哩,「撞擊力好大」;梓樂頭部傷勢可以是一次性造成,而左腦出現的腦對沖傷,則顯示頭部曾受墮下造成的衝擊,「好快啪啪跌咗落嚟」。

大腦要約0.7秒作反應

就梓樂墮下時是否有足夠時間反應,譬如用手腳保護自己,江表示,一般人大腦平均要0.5至0.7秒辨認外來刺激,身體再按大腦指示移動;在梓樂情況,停車場3樓至2樓行人路的高度為4.3米,墮下時間短至0.93秒,「假設用0.7秒反應,其實得返0.23秒就到地下」,即使事先看到中空、用0.5秒意識墮下情況,也只有短至0.43秒可在著地前移動手腳。

江續指,0.5至0.7秒的反應只是實驗時間,文獻顯示一般人在實際環境可能出現分心,反應時間或要1至2秒,外國亦不乏設立3秒行車安全距離的例子。

有陪審員問,人體是否理應有本能的保護反應,譬如「暈一暈」也會下意識平衡身體。江表示在墮下的情況,身體不止是要平衡、「單純郁一郁」,而是靠大腦控制手腳作反應,亦即先要意識到身處高空。

周梓樂父親周德明。邢穎琦攝

就梓樂遇襲昏迷再被拋下的可能,江金富認為可能性不大,因現時無證據顯示梓樂身上有遇襲傷痕,指甲亦沒留下其他人的基因,而一般人受襲時會下意識自衛,譬如抓住對方或有推撞,繼而留下對方基因。研訊主任大律師葉志康問,若梓樂上半身挨出牆身再被人推下樓,情況又會如何。江表示,難以用傷勢及落點區分是被從後推落樓,或是意外墮下,但強調現時沒有證據作出相關推論。

江又估計,要造成梓樂右邊頭部的傷勢,應該是用左手支撐身體、跨過矮牆,發覺外面中空時來不及捉回牆邊,「有少少飛出的狀態」,令身體「斜斜地」著地,右邊頭部最先落地。他又相信,梓樂墮下姿勢與同日凌晨、曾躍出3樓矮牆的白衣男子相似,只是梓樂「以某種形式」失平衡,白衣男子及時「收掣」、擒住牆邊再安全返回3樓。

研訊期間,江嘗試口頭和用手勢解釋墮樓姿勢,但有陪審員感覺難以理解,雙方來回對答多次卻仍然膠著。庭上公眾、記者、陪審團一臉不解、迷失在物理學理論時,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在辨公室取出一隻約30厘米大、穿法官袍、戴上法官假髮、與他一樣戴黑色眼鏡的熊公仔,借給江示範梓樂墮樓姿勢,並笑說「(公仔)都陪咗我好多年㗎喇」,庭上隨即傳來一陣笑聲。

江遂利用熊公仔,模擬梓樂左手按牆之後,身體如何輕微旋轉至墮地時狀態,並示範其他墮下情況和姿勢,協助庭上眾人理解複雜的物理學理論。

另外,在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查問下,江表示即使撇除廣新閣鏡頭佐證,亦可推斷梓樂頭部是「斜斜地」、呈約40度撞擊地面,造成相應頭部傷勢,肯定他不是以「倒樹葱」的姿勢落地,否則頸椎和腰椎亦會受壓骨折。

研訊下周一(1月4日)再續,預計在1月6日引導陪審團。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