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明天會更好


【撰文:鍾定英】

2020年來到尾聲,自然又是回顧一年的時候。肺炎席捲全球、國安大法降臨等等大事,相信各位讀者不需要我逐一細數都十分清楚,就似現在不用看天氣報告,誰走到街上也知道冬天真正來到了。大事不用說,那就回顧小事吧。

1) 2020年1月1日,民陣以「毋忘承諾,並肩同行」為主題發起元旦大遊行,遊行人數根據主辦方數據超過103萬。第一件小事是該次遊行得到「不反對通知書」,但是(如果筆者沒記錯)亦是至今最後一次獲「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之後,民陣分別再申請於7月1日及10月1日遊行,抗議國安法實施及十二港人案,反換來一紙反對通知書,甚至連記協申請就《鏗鏘集》編導蔡玉玲被捕一事遊行,破天荒提出出席人士須實名登記的條件,張建宗亦拒絕豁免限聚令。不知各位讀者還記得自己上次踩住馬路遊行是幾時嗎?當然,就算記得是哪一日(我不記得),相信大部分人當時亦不會想到那一次就是最後一次。就像2019年區議會選舉時,大家都還在想像如何在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35+、再下一城,沒想到那次已經是香港短期內最自由、民主的選舉(儘管黃之鋒仍是被政治因素DQ)。

民陣最近一次獲「不反對通知書」搞遊行,已是去年今日。
2020年1月1日,香港人最後一次的元旦遊行,寫下103萬參與的歷史。美聯社

2) 1月15日,大埔區議會選舉其下保安及政制事務委員會的正副主席,民政專員卻指委員會不符區議會職能並拉隊離場。第二日,鄧炳強出席中西區區議會大會,被民主派議員動議譴責,民政專員又拉隊離場。先例一開,官員離場、秘書處拒絕協助區議會舉行會議/執行動議之事愈發常見,今時今日已不再是新鮮事。

3) 隨着去年的案件陸續提堂,甚至進入審訊、判刑等階段,法庭的一舉一動亦不時引起關注。雷射筆是攻擊性武器、調解衝突的社工阻差辦公、管有索帶判入獄、管有六角匙就判入更生中心等等不在話下,但真正引起嘩然的,往往不是實質的判刑或判決理由,而是個別法官的一些(疑似)出位言論,如讚揚斬人的被告「情操高尚」或刺傷梁國雄的被告「熱愛社會」。當然,就着後者的情況而言,司法機構的官方回應指出觀乎前文後理,該裁判官只是引述被告而非認同暴力,但是公眾觀感已經形成,冰封三尺亦非一日之寒。在這個大環境下,2021年的爭議只會更多,市民觀感亦不只是我等小小法律從業員向市民多加解釋就可以解決的事。

4) 要是下級法庭判決有事實上或法律上的錯誤,一般的做法都是上訴,就算坊間認為上訴庭某些法官可能比較保守,一般都會認同終審法院明鏡高懸。當然,去到2020年12月,似乎再沒有事情會令香港人感到意外。《禁蒙面法》的終極上訴,判詞第89段指影響公眾秩序的行為包括「stopping motorists and extorting mobile phones or money by threatening to damage their vehicles」(威脅司機停車、勒索手機或金錢),坊間紛紛指出是假新聞。就在這令人嘩然的指控的上一段,判詞第88段指出政府一方存檔的誓章並未受到申請人挑戰,以解釋法庭為何對政府的說詞照單全收。的確,在普通法的adversarial system之下,法律上的事實可以是雙方同意的,或是雙方
各自提供證據(包括證人親身作供、誓章等),法庭只需分析證據的相對強弱。然而,是次終審法院令人大跌眼鏡,不只是因為這一小句本身(事實上,拿掉這一句不會對判詞的整體理據有影響),而是眾人驚覺,常言道the law is common sense,原來common sense也不是那麼common(當然是not so common amongst我等commoners,而不是廟堂之上的Honourable Court啦!)

5)話雖如此,要是這就對香港的法制大感失望,始終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可能是見到香港這邊大發神威,深圳鹽田區人民法院亦不甘示弱,趕及在2020年完結之前就12港人案火速首次提堂、審訊並且宣判。先不提未成年的兩位被告竟可得到檢察院的皇恩浩蕩、不予起訴並送回香港,新華社指被判監2年的喬映瑜更幾度哽咽,了解自己「對內地執法、司法機構存在的嚴重誤解」、「認知到內地法治的公平公正及嚴謹,自己亦獲得應有權利」。以法治國(中文喜歡簡稱作「法治」)到如此爐火純青,香港的法律界簡直望塵莫及。

2020年已經如此精彩,我諗2021年一定會更加好嘅,係咪呀,哈姆太郎?

以上內容為筆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