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肥佬黎在監裡(四)——黑暗中的美善力量


上星期肥佬黎—筆者所尊敬的黎智英先生保釋成功,得與家人同渡聖誕,令人安慰。只短短一星期,在一年將盡的一天(31日),肥佬又被送回收押所了。雖然明知他的苦難不會就此止息,但仍期望保釋不會被推翻,他可有多幾個月的自由。據說肥佬在庭上跟家人戰友道別時,眼泛淚光,即使堅強如他,面對前面的苦路,面對再一次的分離,也不禁黯然神傷。

肥佬黎大除夕離開終審法院登上囚車的身影。美聯社

終審法院三位法官以「繼續批保釋等如認同高院裁決為由,要求黎智英在等候審訊期間需還柙」[1] ,顯然有卸責之嫌。顧名思義,終審法院法官就是整個司法制度的最後把關人,他們有權有責就訴訟爭議作判斷,既可同意,亦可否定高等法院法官李運騰批准保釋的決定。如今他們拒下判斷,而再度還押肥佬,客觀效果不正是否決了高院的判決嗎?既是如此,卻仍以未能確定高院裁決是否正確為由而剝奪肥佬的人身自由,這不是極明顯的邏輯矛盾嗎?其實不僅在邏輯上犯駁,未審先囚政治犯,在無罪推論的普通法傳統下,幾位法官的裁決如何能說得過去?肥佬的行為是否真的已危害國家安全,不應是留待正式審訊時爭辯的重點嗎?未經審訊定罪,肥佬不仍是清白之身嗎?不同於謀殺,以律政司提出的所謂犯罪證據,如何能把肥佬對公眾的威脅等同凶殺案疑犯一般,並因而拒絕保釋?如果法官也認同在媒體中發表政見或公開批評北京是對公眾安全構成巨大威脅,那麼還談甚麼維護香港原有法治制度?還談甚麼一國兩制?終審法院面對這種荒誕事情,竟無力正乾坤,無論是有意助紂為虐或只是出於無能軟弱,它今天的作為都是壓垮香港法治的最後一根稻草。終審法官位高權重,但在極權展露殘暴本性時,膝頭卻在顫抖,脊樑立時彎了,只能瑟縮在法律技術的角落裡。
 
終院既在自身權責和保釋事上如此窩囊,肥佬前路如何,可思過半矣。他既是極權的眼中釘,也是跟外國搏奕的人質。並非危言聳聽,他最終可能被囚數年或更長時間,若然送中則是否有出獄的一日也成疑問。正如筆者過去幾篇文章所言,肥佬已準備好承受一切將臨的苦難,外在的艱困也無法奪去他內心的自由,他的信仰反因極權迫害而更顯堅定。肥佬走上的路,也越來越顯明是一條十架之路:他為了實踐使命而甘願承受苦難,而正是通過苦難他的使命才得以完成,這確是一條邁向殉道之路。若他朝肥佬真的為著實踐使命而捨身成仁,我們應該知道,在以身為祭以先,他早就把靈魂獻上了。

黎智英離開終審法院時,被鎖上手鐐、鐵鏈。美聯社

肥佬在終審法院庭外再次給鐵鏈鎖著雙手,背向暗黑的2020,兩眼幽幽的望向未來,黑暗滿塵寰,2021將會是怎樣的光境?新年依始,看不見萬象更新,困鎖於四面圍牆,一切奮鬥都看似無用,人還能從哪裡得著盼望?再一次,殉道者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於納粹集中營浮生堡(Flossenbürg)裡寫的詩句,讓世人看到那不可能中的可能(impossible possibility)。1944年12月,潘霍華寫下了他最後的獄中詩《所有美善力量(VON GUTEN MÄCHTEN)[2] 》,翌年4月,就在盟軍解放該營前兩星期,潘給納粹處決了,沒能看到自由重臨歐洲的日子。但這首詩訴說的卻不是絕望消沉,而是因把生命付託給上主而生的寧定:[3]
 
(1)
所有美善力量都默默圍繞 奇妙地安慰保守每一天
讓我與你們走過這些日子 並與你們踏入新的一年
 
(2)
儘管過去的年日折磨心靈 艱困時光重擔壓迫我們
主啊拯救飽受驚嚇的心靈 以那為我們預備的救恩
 
(3)
若你給我們遞來沉重苦杯 滿溢著憂愁痛苦的苦杯
主啊從你良善慈愛的聖手 毫不顫抖心存感謝領受
 
(4)
主啊若你願意再賞賜我們世上歡樂以及陽光亮麗
讓我們紀念過去美妙歲月把我們生命完全交託你
 
(5)
今天請讓燭火溫暖地燃燒 是你帶給黑暗中的我們
或許這會引領我們再相聚 明白你的光在黑夜照耀
 
(6)
寂靜深深地圍繞我們展開 讓我們聽見那豐富聲響
從週遭無形世界向外擴散 凡你兒女盡都高聲歌頌
 
所有美善力量都遮蓋不論如何都期盼那安慰
在晚上早上每個新的一天上主都將與我們同在
 
苦杯等在前頭,時日將盡,但詩人看到的卻是那默默圍繞他的美善力量。縱使折磨和驚嚇充斥四週,從上而來的溫暖和光照仍常在心間。而正是在最黑暗和看似絕望的日子裡,上主的同在於每個清晨和夜晚更顯得真實,這正是潘霍華和肥佬得力的秘訣。既有如此見證,即使面對那黑暗權勢,縱使難免驚懼,在新一年裡,我們仍可相信,美善始終會得勝,公義終有彰顯的一天。願肥佬和一切在苦難中的手足平安,願上主的平安與他們同在!

註釋:
[1] 黎智英還柙︱大律師稱終院做法「嶄新」 梁家傑:無罪推定兼人權考量應放返出嚟(蘋果日報,2020.12.31)

[2] Dietrich Bonhoeffer, Widerstand und Ergebung:Briefe und Aufzeichnungen aus der Haft (Gütersloh:Gütersloher Verlagshaus, 2013), p.218

[3] 中文翻譯參《潘霍華獄中詩》,林鴻信著。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