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12港人案家屬委託律師盧思位、任全牛 內地擬吊銷二人執業證書 任:律師職業被判了死刑


12港人案上周宣判,其中 10 名成年被告判監 7 個月至 3 年,在案中獲家屬委託的內地律師隨即受到打壓。曾多次到鹽田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但被拒的內地維權律師盧思位,今日遭四川省司法廳以「互聯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等為由,指他違反律師法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擬向他施行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

而另一名家屬委託的內地律師任全牛,同樣在近日被當局指擬吊銷律師執業證書,河南省司法廳則指任全牛在2018年11月代理一宗邪教組織案時,違反律師法,更稱行為性質、情節惡劣。

盧思位傍晚發出聲明,回覆傳媒查詢並解釋事件的來龍去脈。他表示四川省司法廳向他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並沒有經過定案程序才決定,而是直接吊銷他的律師執業證書。與此同時,盧思位的微信也在今午開始被封殺,無法發出任何信息。

「12港人關注組」發聲明譴責內地當局對盧思位和任全牛作報復性打壓。關注組表示,當局在「12人港人案」審結後作決定,明顯是針對二人敢冒當局不諱、堅持捍衛12港人基本權利,施以懲罰,斷其生計。有委託二人的家屬指,他們四個月來不畏強權,堅持陪家屬度過人生最灰暗的時間,會以他們為傲。

盧思位的通知在今日發出,指因盧思位在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時間跨度長、發文數量多」,行為觸犯《律師法》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相關規定,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因此擬作出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該通知指,按規定盧思位有陳述和申辯權,亦有權要求聽證,如他要求舉行聽證會,要在收到通知起 3 日內提出,過期就視為放棄要求聽證權利。

盧思位是12名港人中,喬映瑜家屬委托的內地律師,他曾多次到鹽田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均被當局以被告已委託官派律師為由拒絕會見,他亦曾透露被官方多次約談,要求他們不要辦理 12 港人案,以及不要接受訪問等。盧思位曾經在去年 9 月撰文,分析案中幾個家屬關注的議題,亦評論12港人案的進展及判刑,包括快艇被截獲的水域、當局所用罪名等。

除了盧思位,任全牛亦被指違律師法,內地據吊銷其律師執業證書。任全牛今早回應盧思位被吊銷律師執業證時表示,這就是「律師職業被判了死刑」。

河南司法廳於12月31日發給任全牛的文件,則指機構於2020年12月21日對他違反《律師法》及《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的行為進行立案調查。經查明,指2018年11月7日任全牛代理張某朗等人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一案期間違反規定,指有關的違法行為性質、情節惡劣,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因此對任全牛作出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

深圳鹽田法院官網於上周三(12月30日)公布,涉及組織他人偷越邊境罪的鄧棨然,被判有期徒刑3年,被控同罪的喬映瑜則判有期徒刑兩年。涉及偷越邊境罪的鄭子豪、嚴文謙、張銘裕、張俊富、黃偉然、李子賢、李宇軒及郭子麟,則各判有期徒刑 7 個月,

司法廳指,調查發現盧思位在網上多次發表不當言論,時間跨度長、發文數量多,嚴重損害律師行業形象,造成惡劣社會影響,行為觸犯《律師法》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相關規定。
河南司法廳於於12月31日發給任全牛的文件,則指機構於2020年12月21日對他違反《律師法》及《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的行為進行立案調查。

「12港人關注組」在Facebook發出聲明譴責內地當局,批評吊銷盧思位和任全牛的律師執業證書是報復性打壓。關注組表示,當局在「12人港人案」審結後作決定,明顯是針對二人敢冒當局不諱、堅持捍衛12港人基本權利,施以懲罰,斷其生計。

聲明指,家屬感謝一眾人權律師,面對來自市、省和國家級的政治壓力,義無反顧接受委託,接下高度敏感的政治案件。他們在深圳市及鹽田各部門諸多不合理刁難下,鍥而不捨爭取維護12港人權益,秉持專業及操守。他們又指,律師的各項要求、行動,比起政治凌駕一切的當局,才真正符合法治的真義。關注組相信,當局希望殺雞儆猴,恐嚇其他人權律師,別再參與政治敏感案件。對於盧思位和任全牛和其他曾協助12港人的律師,會否遭受進一步打壓,家屬深感憂慮,呼籲持續關注和聲援。

委託任全牛為代表律師的黃偉然家人指,感到非常震撼和惋惜,指任全牛四個月來不畏強權,堅持陪他們度過了人生最灰暗的四個月,即使不停地被當局「請喝茶」,也堅持不退出,還安慰、鼓勵他們,認為他被吊銷律師執照並非他的過錯,而是國人的損失。

而委託盧思位為代表律師的喬映瑜家人指,盧跟他們商量如何處理案件時洽如其分、意見中肯,沒有說國家的半點壞話,卻竟有今日的後果;反而所謂的「官派律師」,家屬至今未知其身份,聯絡回覆少於5句話。喬家人指,會以盧律師為傲,希望他平安。

律師會前會長蘇紹聰今日被問到是否認為維權律師因協助港人案件而被打壓,他指覺得兩件事要分開看,案件本身是否政治敏感是一回事,而處理案件律師本身的行為是另一回事,要視乎律師本身涉及違法或違規的行為有否證據支持,不可由於該律師處理某宗政治敏感案件,就作結論是被打壓,否則對該律師及執法部門亦不公平。

盧思位強調自己,自從事律師職業以來,恪盡職守,從未有違反律師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的行為。   資料圖片

另外,盧思位傍晚發出聲明,回覆傳媒查詢並解釋事件的來龍去脈。他在聲明中指出,今早有一位自稱四川省司法廳的工作人員到他的住所,並致電給表示要給他送達調查文書,並說要調查盧的不當言論,更指四川省司法廳已經立案。但大概一個小時後,律師事務所行政人員電話告訴他,有省司法廳的工作人員前來送達告知書,盧思位讓她拍照後才發現,送達的文書並不是立案決定,而是行政處罰的權利告知書,而該告知書亦赫然顯示,四川省司法廳以盧思位在互聯網上發表不當言論為由,擬吊銷他的律師執業證。

盧思位回到家中亦發現,四川省司法廳的工作人員居然在他的房門上面貼有同樣內容的告知書。而且盧思位的微信也在今天中午起被封殺,無法發出任何信息,他對此感到相當震驚。

盧指他將向四川省司法廳提出聽證要求,因為該廳在沒有立案的情況下,竟然直接作出了吊銷他律師執業證的決定,質疑相關人員涉嫌濫用職權。他又強調自己,自從事律師職業以來,恪盡職守,從未有違反律師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的行為,四川省司法廳對他擬進行的處罰是莫名其妙的打壓和迫害,他保留一切控告和投訴的權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