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周梓樂死因研訊】毒理專家推論無被催淚煙影響 警在3樓矮牆未發現任何指紋 所有證人今作供完畢


科大學生周梓樂死因研訊第25天,所有證人已完成作供,明日(5日)將進入各方陳詞階段。

研訊今早(4日)傳召專家證人、毒理科專科醫生謝萬里醫生作供。他指出,沒有證據顯示梓樂事發前,視覺上和毒理上受到催淚煙影響,認為若梓樂受催淚煙感染,當時近距離急救的醫護人員理應發現相關跡象,亦有機會被他身上殘餘的催淚煙影響,惟所有醫療報告均未有提及相關觀察。謝認為,全部醫護人員均察覺不到的「機會微乎其微」。

謝萬里指出,人體對催淚煙反應敏感,通常眼睛最敏感,會流眼水、黏膜紅腫,另會流鼻水、呼吸比平常快、氣管敏感人士或引發哮喘、皮膚大量接觸會有紅疹、嚴重會嘔吐。他又表示,催淚煙濃度即使低至化驗室檢驗不到水平,仍足以對人體產生影響,認為「無一個完全安全水平」,形容「人(反應)比機器更加敏感」。

謝表示,人體對催淚煙的反應都是容易察覺之症狀,但梓樂的醫療報告均沒記錄上述任何症狀。他又補充,催淚煙在空氣中冷卻後,會以粒子形式依附在衣物、頭髮等,若衣物乾身,殘留時間可長以日數計;除非梓樂送院時已用大量清水沖洗身體及衣物,否則近距離為梓樂急救的醫護人員應同樣受刺激、感到刺痛。

他續指,梓樂事發後即時送院,報告亦沒醫護人員提及受催淚氣體影響,認為整個團隊全部人員未能察覺的機會「微乎其微」。

專家指催淚煙致山埃中毒機會微

研訊主任葉志康問及,催淚煙對神智、思考及活動能力的影響。謝指出,若是長時間在密閉房間曝露於高濃度催淚煙,或因引起的各種痛楚、肺部受損未能呼吸而失去知覺,但催淚煙對活動能力及肌肉力量「無咩影響」。

謝表示,催淚煙可因高熱產生不同化學物質,包括微量山埃,但要導致一個人山埃中毒「基本上無乜可能」。他舉例,若在密閉房間施放一枚催淚彈,所產生的山埃可在數小時內致暈或頭痛不適,但距離致死的濃度仍相差百倍。

謝續指,山埃中毒的徵狀包括昏迷、低血壓,血液乳酸中毒等,而梓樂的醫療報告並沒提及相關症狀,首日住院的山埃檢測結果呈陰性。他亦強調,醫護人員的臨床觀察傷者反應的診斷更可靠,形容如果「下下等化驗室報告,咁啲中毒病人會死哂」。

推斷梓樂所在位置未受催淚煙影響

庭上播放直播新聞片段,指警方曾於案發當晚凌晨1時在尚十路口,向尚德停車場3樓發射催淚彈,而梓樂當時相信身在停車場的另一端,相距約134米。研訊主任葉志康問及,梓樂當時受催淚彈影響的機會和程度,謝表示要視乎風向及建築物結構,催淚煙於露天空間可在50米內消散,在非露天空間則可能擴散至100至130米;尚德停車場的立體範圍相當大,相信130米外的催淚煙濃度不高。

有陪審員追問,天文台證供指當晚風向是吹東北風,問催淚煙在1分鐘內充滿整個停車場的可能性。謝表示,這情況以天文台風向分析並不可靠,因香港建築物多、有擾流,室外風向或與室內相反;庭上播放片段所見,樹葉郁動少、外面風勢微弱,相信催淚煙在1分鐘內由停車場一邊擴散至另一邊的機會很微。

警方代表大律師熊健民問,新聞直播片段可見,警方凌晨1時向停車場3樓發射的催淚彈後,煙向上空飄散,是否代表不可能擴散至梓樂位置,即130米外的另一端。謝回答,煙向上飄升證明現場「無咩風」,卻不代表不會飄散至停車場內部。惟他亦重申,停車場雖說是半封閉,但空間不算狹窄,有足夠空間讓煙擴散,相信當日該些催淚煙飄至100米外的機會低。

專家證人、毒理科專科醫生謝萬里醫生指出,沒有證據顯示梓樂事發前,視覺上和毒理上受到催淚煙影響。周滿鏗攝

謝亦重申,催淚煙的設計並非要致命,而是透過引起人體不良反應,產生「想逃避的感覺」,譬如是令人「擘唔大眼」,繼而沒能力反抗、離開現場。他續指,催淚彈的設計之所以要「畀你睇到啲煙」,是因為「你見到會走,想警示你」,例如有些老人家住在受催淚煙影響的地方會驚,他形容所產生的心理影響甚至較化驗濃度更重要。

謝續指,庭上播放的停車場及富康花園天橋閉路電視所見,現場圍觀市民均表現從容、沒有受到威脅要逃避的感覺;片段只有一名女士曾在富康天橋掩住口鼻,但較似是因附近有人吸煙,推論片段中的現場市民並無受催淚煙的不良反應影響。

矮牆表面凹凸不平 警方未有發現任何指紋

就停車場3樓矮牆有否發現梓樂指紋,鑑證科高級警員袁志雄及督察賴振文分別作供。袁志雄負責在梓樂墮樓翌日(2019年11月5日)到現場套取指紋,包括懷疑梓樂墮樓的3樓矮石牆表面及旁邊直牆邊沿的磚塊,套取範圍橫跨三個車位,並無發現任何指紋。袁解釋,矮牆牆身表面凹凸不平,塵垢不是平均分佈,對指紋檢驗十分不利。

研訊主任問到,若有人以手按在佈滿塵垢的矮牆,會否留下手狀塵印,袁志雄亦認為機會不大,因牆身凹凸不平,舉例指若在光滑表面、平均佈滿塵的玻璃上,按下去則明顯有手印。有陪審員關注,套取不到指紋並不能證明沒有人按過牆的表面,袁同意。

袁志雄補充指,牆上沒有鞋印等痕跡確認事主墮下前位置,亦沒有明顯範圍可以採集DNA拭子,譬如是血跡。代表家屬的大律師鄭淑儀問到,3樓矮牆旁邊的防煙門把上有否掃取指紋,袁志雄回答沒有,當日亦沒有關注有關位置。

鑑證科高級警員袁志雄(左)及督察賴振文(右)分別作供,指3樓矮牆牆身凹凸不平,對指紋檢驗十分不利。周滿鏗攝

督察賴振文以鑑證專家證人身份作供,他同意難以在凹凸不平的牆身套取指紋,補充即使牆上佈滿塵垢、可能留下掌印,但皮膚接觸面只會「痴走塵埃」,不會留下指紋。賴亦同意袁的判斷,現場牆身範圍太大,指若無特定採集DNA拭子樣本位置,「無可能拎支拭子在咁大道牆上擦」。

研訊今天已完成傳召證人的部份,有利害各方明天開始結案陳詞,預計死因裁判官將於本周三(6日) 開始引導陪審團。

【案件編號:CCDI-932/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