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馬道立最後一案 食店東主「盧爸爸」還清白 子:公義本無大小傷害已成


大埔食店「盧爸爸私房菜」東主盧建新被指2017年3月襲擊到店內巡查的環保署職員,辯方質疑原審裁判官吳重儀在被告無法律代表下無充分考慮控方證人證供出入,終審法院周一審訊後判盧建新上訴得直,並押後頒下判詞。被告事隔三年多後終洗脫罪名,案件也成為一星期後卸任的首席法官馬道立任內審訊的最後一案。馬道立預計周三舉行卸任儀式。

現已重返三行老本行的盧建新散庭後不停感謝代表律師、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並對當日原審遭還柙14日候判仍深感不忿,反問「香港司法制度點解咁兒戲,拉咗個人去坐十幾日」,「餘下落來的影響,所謂的政府、司法制度,有無考慮到?」

盧的兒子則說,公義不分大小,但當值律師當時勸父親簽守行為了事,「都講到好白,就算屈你,守行為就算囉,點解要打(官司)?」由於父親堅持不簽,當值律師不肯代表他,導致父親其後要自辯。他慨嘆食店如今已經結業,「傷害已經造成,點呢?名義上有個清白,實際上的傷害是無法彌補,件事仲要纏繞咗三年」。

終審法院裁定盧建新(右二)上訴得直。盧和兒子感謝法律團隊──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右一)和大律師詹鋌鏘(左一)。盧另一名不入鏡兒子說,盧爸爸希望待合適時機重開餐廳。林勵攝

案發於2017年3月,盧建新被指在「盧爸爸私房菜」內襲擊環保署職員吳榮基。原審裁判官吳重儀接納案中證人吳榮基及另一名環保署李姓高級督察證供,指盧打了吳的鼻樑一次,認為雙方「證供一致」,並不接納盧建新質疑當時手持鑊鏟無法用手襲擊、遭兩名環保署職員誣告說法。吳官最終判盧監禁4星期,緩刑18個月,候判期間,盧還柙14日。

向高等法院上訴時,盧建新獲港大校園免費法律諮詢計劃協助,由張達明出庭代表,並陳上港大醫學院病理學系臨床副教授馬宣立義務撰寫、反駁吳榮基「鼻子挫傷」的報告。辯方也質疑,兩名環保署督察說法多處出入,包括吳供稱看到被告兩度步出廚房,先持鑊鏟再回廚房,第二次才襲擊;李卻說被告一察覺他們,走出廚房就襲擊。

但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林嘉欣2019年4月裁決中,駁回證人描述分歧及裁判官干擾被告盤問證人,並堅持被告錯失上訴提出醫療專家報告時機,強調程序公義是刑事審訊的金科玉律,「若機會錯失了,便一去不返」。

終審法院處理口頭陳詞時,馬道立聚焦詢問雙方對原審裁判官信納兩名證人證供一致的看法。張達明說,供詞出入攸關證人的可信性,而當雙方各執一詞,結果全靠證人供詞。他指出,在被告無法律代表下,代表原審裁判官應至少協助處理供詞不同,或重新傳召證人,裁判官卻只是全盤接受證人供詞。

律政司高級檢控官劉德偉則說,兩名證人在步出廚房、吳是否拍照等分歧只是枝節,馬道立聞言隨即質疑,一個證人說第二次走出廚房被襲,另一個說第一次被襲,並比喻說「一說下午三點,一說上午10點」,是否的確無分別?以視訊出席聆訊的海外非常任法官廖柏嘉也質疑,面對同是控方證人產生證供上分歧,不可能說與案件不相關。

劉德偉承認證人描述的確有分歧,但案中事件先後次序並非案中關鍵,被告也無法證明被陷害,認為當時原審裁判官無需處理。馬道立引述裁判官吳重儀裁決中確實說兩名證人供詞一致,劉德偉說需要整體理解判詞,相信吳官是指關鍵事項上無分歧。

馬道立再追問,當被告無法律代表時,裁判官無跟進證供不一致的問題,是否恰當?劉德偉接納,裁判官應該在不超越辯護所需下,行使職權協助被告。控方又確認,由於時間流逝及案情較輕,不會要求重審。

終審庭五位法官聽取陳詞後,裁定被告上訴得直,押後頒布判詞。

盧建新在散庭後,多次感謝張達明、大律師詹鋌鏘、法律學院學生及法律團隊協助。可是說起三年多才得到清白,他說來仍然有氣,不滿政府人員「屈」他打人,及審訊程序一開始處處碰壁,導致還柙14日等候判刑。

原審時,當值律師勸他自簽守行為了事,但盧拒絕。「我郁都無郁過,點解要自簽啊?自簽對我係無概念,結果無厘頭被關了14日。我真係唔明點解。」

盧建新兒子也說,裁決證明證供分歧是案件重要一環,他不無諷刺地說:「唔係(有人)話證供有分歧,咪即係冇生安白造、證供更加可信。」

他說:「在司法上公義,不論大定小,好似這件事上,好多法官或者當值律師都話,你守行為就算囉,駛咩拗啫?都講到好白,就算屈你,守行為就算囉,點解要打?」

最終熬過三年多司法程序,盧建新語帶哽咽地說:

對我來說,贏係畀我個清白;輸,如果來到今時今日終審,我只有認了,無得翻生啦喎。好彩,都係多謝張(達明)先生,如果唔係你無畏無懼幫我、同事、團隊幫我,我係白坐。白坐唔緊要,係一個陰影,對司法制度(覺得)兒戲囉,對我啲無文化嘅人睇法係咁。
司法制度對(我)呢種人來講,係唔公平,我只不過係冰山一角,我相信有無數人認命、算啦,無我咁好彩找張(達明)先生代我出頭,其實好多。所以到今時今日,社會點解亂得咁緊要,政府有無好好地反省下自己?

有旁聽的法律學生也直言,判決未必增加她對司法制度的信心,反過來感謝盧建新及張達明不會忍受不公,以勇氣堅持下去。

張達明則呼籲,學生讀法律時思考制度能否做到公平公正,怎樣減少冤獄,「無事是完美」。他說,如果裁判官跟足要求,起碼可以給被告公平審訊,可能沒有那麼大怨氣,希望終審法院今次可在裁決可以糾正。

但對具體賠償而言,張達明直言政府特惠賠償機制門檻很高,需要證明裁判官嚴重失職,加上通過嚴格審批,要看過判詞才能提供進一步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