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崩塌的缺陷美 從瓦礫堆看新保育契機


圖片由筆者提供

主教山上百年配水庫的清拆引來全港巿民的關注,這種由下而上的公眾參與,反映保育和保存就是香港2020年代後的主要課題,也是港人對這個快將消失的城市的自然反射。

這個激烈反應,似乎響應了2016年舉行的威尼斯建築雙年展 “For A World of Fragile Parts” 就保育議題上提出的新觀點。展覽提出了 “Copies present a solution: The Perpetual Reproductions of the Originals”的命題,一共展出受天災,戰爭衝突和城市發展遷拆影響而不能保存歷史的地區,通過影像研究遺址來重組和製作複製品。當中不乏以科學求證聞名的Forensic Architecture (法證建築),關注敘利亞發生的戰爭罪行,透過集合公眾和記者上載在社交媒體照片和影片,製作模型來展示位於馬雷特努曼無國界醫院受炮火摧毀一刻的實際情況,把不曾整合的影像證據製成實質的地圖模型,喚起人道訴訟的關注。

在反思博物館意義的思潮下,藝術家Nora Al -Badri 便運用了掃描和打印的方式建立真品和贗品之間的橋樑,作為一種集科技,考古和藝術於一身的價值 。複製品變成文物的新載體,需要專家透過研究顏色和物料,再結合高解像的掃描和Pointcloud的相應技術來打印文物, 確立複製品的相似度及其正當性。近年,位於倫敦的大英博物館也通過Open Source 開放館藏,給予公眾和學術機構研究和下載數碼模型,藉此擺脫過往掠奪殖民的形象,重新審視世界歷史藏品的擁有權。

拍照記錄是保育轉型的契機

過往在香港,保育給人一種從專家角度,缺乏互動,與博物館刷身而過的冰冷感覺。如今頹門敗瓦的配水庫缺口處,正正是香港政府部門對於保育疏忽缺失的瘡疤。錯有錯著,能夠引起大規模的集體記錄活動和討論, 可能成為香港保育轉型的切入點。

照片就是一種延續記憶的東西,除了保留真實的歷史,亦隱藏了重要的數據,包括空間佈局、拍攝的角度和物件之間的維度和距離,令很多消失的歷史景象都能透過Camera Calibration 的運算,重組原來的三維模樣。多得奮不顧身擋推土機的街坊,減少了古蹟受破壞的面積。亦有賴香港有心攝影師、廣大市民的照片和其他多媒體的拍照記錄。這些影像記錄不再局限於二維硬照,隨著360拍攝和航拍機的盛行和普及,多角度錄像彷彿擴闊了讀者的視野,在有限的手機框看到無限的維度。身在外地的我縱使未能踏足該地,也就如能置身其中。

重塑模型 如何回應受到破壞的歷史部分

圖片由筆者提供

崩塌部分位於池的西邊,面積估算大約95平方米,約1/17的總建構體 。製作一個三維圖像模型,原則上多角度圍繞物件一圈拍攝,大概30-40張重疊照片便能成形。由於配水庫面積有三個籃球場的面積,此後需要大規模進行內部和外部的拍攝才能夠完整得出結果 。故此,現存市民拍攝的建築物內部的照片和片段便是這個練習的主要素材,再比對現存的水務署的建築建築圖則,建構了配水庫破損部份的模型(紅色部份)。此外,整合了數個著眼在破損位置的網上航拍片段,得出一個像素較粗糙的模型。從中,傾倒的瓦礫堆仍可零星見到倒塌的柱身和紅磚拱門,彷彿凝住倒塌的一瞬間。重組得來的三維模型可以令大家思考保育的下一步──如何設計,保留和回應受到破壞的歷史部分。

總括而言,建構照片記錄的建築模型一共有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 - 利用三維軟件製作模型:製作模型需參閱現存的建築圖則,能提供較準確的尺寸。一些已拆去或沒有建築記錄的建築物,則要跳到第二階段找尋反映建築物空間的照片。

第二階段 -運用照片提供的隱藏數據,利用投影方法找尋照片中的軸心來計算鏡頭位置、焦距和物件間的距離。原理就如畫透視法一樣。

第三階段 - 需動用專業器材來進行大規模的影像拍攝重疊影像,再運用軟件分析照片所屬的位置, 變成一個個Pointcloud(點雲),以用作建立像素。已掃描的模型擁有一個比較健全的點線面,能提供更加精確的尺寸,用於日後設計的分析。

拍照的初衷是為了保留歷史,所以每一張影像資料都包含了一個獨特的觀察角度,愈多的拍攝記錄對日後保育工程上有莫大的幫助。對上一次民間自發集體記錄活動,相信是於十月中關閉的歷史博物館常設展《香港故事》。排隊拍照的人潮如鯽,狂熱的社會記錄已經成為一種常態。藝術家林兆榮和張可森還發起網上相片徵集 「香港故事你記錄咗啲乜」,希望把兩年後的新香港故事作一個歷史對照。種種推理方法切實地套用在香港,彷彿就是為消失的歷史現場進行鑑證。

香港保育運動能否以類近的手法來重組過去和延續我們的未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