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車用燃油扭曲欠競爭 惟未證合謀定價


 

競委會高級行政總監畢仲明證實,收到車用燃油的投訴,但不評論宗數。林勵攝

競爭事務委員會經過兩年研究車用燃油市場後,指出車用燃油市場欠缺有效競爭,例如油公司燃油牌價未緊貼成本價每日下調,本港不同地段油價沒有太大差別,有別於外國同類市場情況。儘管承認本港市場扭曲,競委會指出,目前未有證據顯示油公司違反《競爭條例》中合謀定價,或坊間關注的「加快減慢」情況。

競委會高級行政總監畢仲明證實收到有關燃油市場的投訴,但不透露數量。據悉,競委會收到大量投訴,不過僅針對行業,而非個別油公司。畢仲明強調,競委會不排除日後調查。有立法會議員則批評,報告未調查油公司,不符市民期望。

以油站數目計算,本港燃油市場十年市場佔有率變動不大。

目前本港有5間油公司(上圖),表面上看似瓜分市場存在相當競爭,但在油價高企、油公司之間加減幅度接近。消委會2015年曾發表報告,質疑油價有「加快減慢」之嫌。競委會在報告中同樣提及車用燃油市場欠缺競爭,可能是導致油價偏高的原因。

《眾新聞》根據報告,整理有四點市場扭曲之處如下:

1. 燃油來源單一、燃油產品僅得一種

目前香港柴油及汽油均主要由新加坡入口,而汽油產品中僅得最高標準、最昂貴的98辛烷值一種汽油提供,而法例及絕大部分汽車其實容許較低標準的95辛烷值汽油,導致市場在嚴重單一來源、單一產品下,未能有效刺激油公司減價或多賣促銷。加上5間油公司中4間「一條龍」 經營倉庫及零售商,覓地建油站、引入新競爭者相當困難。

值得留意的是,2005年至2015年十年內,油站平均汽油銷售增加了46.2%,油站數量僅得4.6%輕微增長,在銷售增加下理論上攤薄成本。

2、油價未緊貼海外價格

競委會在報告中觀察到,海外油價每日升跌時,本地油公司的燃油牌價在數日內仍然維持同一水平,即使平均成本跌至低於零售價,油公司都不會減價競爭。競委會分析,這可能是本港油公司每次入口燃油數量足以應付數星期本港供應,所以攤分了成本。

3、不同地段油價幾乎一致

不同地段不同租金,加上交通運輸費用不同,理論上影響貨品定價,例如在紐約曼哈頓、布魯克林及皇后區油價便有差別。不過這理論並不套用在本港燃油市場。根據目前情況,油站不論位處港島或新界,油價幾乎一致。競委會在報告中分析,這可能由於相同燃油入口來源(新加坡),導致成本結構非常接近,變相限制油公司採取其他競爭策略。在難以大幅改變價格下,只能透過不完全透明的折扣優惠吸客。

4、價格訊息欠透明度

競委會觀察到,在油公司調整油價、油站牌價有一兩日短暫差異時,部分車主未必到零售價較低油站入油。競委會總結,這可能是因為消費者不清楚價格,該會歸咎部分油站並沒有設置價格牌,折扣優惠計劃繁多,亦令消費者難以得知實際價格。

至於備受關注的油價「加快減慢」問題,競委會參考外國做法委託經濟師推算油價數據,推算油價反而在短期內減價快過加價,長期則持平。有別於消委會2015年做法,競委會今次未直接對比本地燃油價格與國際油價差別,消委會當時觀察本地油價較國際慢4日調升。

競委會根據經濟師推算,燃油零售價對成本價增減0.1元的反應。學界對模型取樣一日或一個星期有不同意見,但競委會稱兩個做法下均得出相近的結果。

競委會建議,政府應該借助2018年28幅油站租約期滿引入競爭,包括列明油站要提供較便宜的汽油,長遠則考慮建立開放式油庫,降低競爭者入場門檻。

競委會燃油價格市場調查歷時兩年,由於並非正式調查,無法強制油公司交出部分數據,包括折扣及純利,未能反映市場全局。要再走前一步控告油公司有反競爭行為,則需要證據,根據國際經驗多數是「內鬼」有系統地「爆料」。

民主黨議員尹兆堅對競委會報告表示失望,認為社會期望競委會調查油公司,但今次競委會僅做市場研究,與市民期望有落差。他指出,政府2003年起已引入油公司分批招標,但至今未能未減低燃油費用,而一直不同地段油站未有價格差異,難以說服市民不存在合謀定價。

環境局回應傳媒查詢時表示,留意到競委會考慮汽油及柴油因應入口價調整,會繼續監察車用燃油零售價,有需要時敦促油商因國際油價調整零售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