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吳介民:106大逮捕與美麗島事件


民主派去年初選中,不論相中各區最高得票(除許智峯流亡)及最低得票,均因國安法被捕。資料圖片

【撰文:吳介民】
作者為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香港朋友說106大逮捕是「港版美麗島事件」。

很快談兩點:

美麗島事件幾乎把當時的黨外領導層逮捕殆盡,然而黨外運動沒有因為這樣一蹶不振,相反的,黨工幹部層和無數民眾持續奮戰,儘管接著發生林宅血案、陳文成被自殺、江南謀殺案等血腥恫嚇,台灣人民沒有繳械投降,彼落此起,遁入地下發行刊物,滲入基層進行動員,組讀書會研讀禁書禁刊,參與選舉助選,即便專制政權製造了第二波白色恐佈的肅殺氣氛,抗爭者們知道——歷史的方向掌握在我們這邊!

這個集體力量不是/不只是英雄主義式的菁英主導的運動觀,也不是只依靠精神力量,而是具有社會基礎的物質條件在支撐,這些條件需要被認知、被培育、被建造、被傳播。

談到台灣抵抗運動歷史中的精神力量,美麗島大整肅之後,之所以能夠維繫當時青年一代對政治文化主體性認識的基礎條件,已經在美麗島事件前兩年的「鄉土文學論戰」被提出、碰撞、戰鬥出來。當時的統獨左右現代封建各種力量維度,在這場延續一兩年的文化論戰中被拋出來、互相刺激鬥爭,而使得台灣人民/台灣人/台灣社會,作為一個思考與行動的「單元」被一整代知識分子中的真正基進派充分認識到。這個認識是一個素樸、但至關緊要的起點。

(沒有鄉土文學論戰和美麗島事件所交叉激盪出來的思想辯證,就不會有1980年代的自力救濟抗爭觀、民間社會論⋯⋯)

幾乎可以這麼說,沒有鄉土文學論戰在先,後美麗島抗爭的文化資源就沒有當時那麼雄厚(相對而論)。某個意義,鄉土文學論戰為整個當時的青年行動主義,提供了政治行動的啟蒙力量。

在論戰當時,沒有人知道下個月,明年,十年後,台灣的光景,但是,遮掩的歷史之手(the hiding hand)的作用,反而讓人們更加勇往直前,那不是蠻勇或無知,而是堅信。

在堅信中,我們創造了歷史向前挺進的物質力量。

(筆者按:反送中抗爭以來,106逮捕,讓我又一夜難眠,這篇短短筆記,是初步思索,仍不成熟,但也是為香港朋友們的一點打氣心情。)

(原刊作者facebook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