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心虛的警察


日前到某警署,就一年前一位男案主自殺離世的事件落口供,以交給死因研究法官跟進,決定是否開庭聆訊。 

過程中,筆者如實告知madam,案主的精神狀況急轉直下,除了因為抵受不了上司的壓迫,以及沉重的工作壓力;在2019 年反修例社會運動白熱化期間,這位案主雖然沒有參與街頭的抗爭,但他在新聞與社交媒體片段中,看到警察暴力對待示威者,不少年輕人被打到頭破血流,內心也感到惶恐不安。

2019年6月起的社會運動,警察濫暴的問題從未獲特區政府正視。圖片來源:港大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影片截圖

可以說,無休止的警暴跟案主走上絕路是有關聯的:一則案主的負面情緒因此而加劇,更難忍受在職場遇到的壓迫情況,思想也鑽入了牛角尖,無法從死胡同中抽身出來;另一方面,案主看到社會動盪與不公義的狀況,濫暴與不守紀律的部隊獲當權者包庇,毋須為自己的惡行負責,難免將之與自身的處境連繫起來,自然也更感絕望。

Madam最初筆錄時,將筆者的說話寫成「案主看到打鬥片段感到不安」,我用平和語氣要求madam更正,對方最後改成「案主看到警察拘捕示威者的片段感到不安」。

平心而論,madam態度尚算ok,在筆者要求她更正後也沒有變臉。不過,從她一開始未有依照筆者的說話直接筆錄,並將之含糊地寫成為「打鬥片段」,整句的句子連主體也沒有,究竟誰打誰也沒有寫清楚,多少反映了她自己,以及其所屬部隊的「心虛」。

想一想,這一份不過是筆者的口供,並不代表警隊對案主離世一事的立場與意見,若madam真心相信警隊是光明磊落、一眾同袍是忠誠勇毅,那照筆者的意思寫便是了,為何要作出修飾呢?再說,當死因裁判官讀到「打鬥片段」這詞語,他多半會連繫至不同政見人士之間的肢體衝突,又或者所謂的「私了」情境,又怎會聯想到與警暴有關呢?

當然,經歷這一年多的折騰,筆者與很多香港人一樣,不會再奢望這個擁有特權的群體,會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有所覺察及反省。這次不情願的進入「狼穴」,也不過是想為案主做點事,留一個歷史紀錄。

猶記得在案主離世後不久,自己與其僱主代表及上司見面時曾提出,在政治及社會形勢劇變的時候,員工的抗逆力可能比平時弱,上司在施壓或進行人事管理時要顧及這一點,不要再將「返工受老闆氣,這係人工包埋」,視作理所當然。這番說話,相信時至今日仍然適用。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