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連思想也能入罪——香港將面對的荒謬?


大家都預感2021年會時勢惡劣,但大概沒想到荒謬正以光速降臨,加速師果然名不虛傳。日前清晨,國安署警察竟以國安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於清晨大舉拘捕五十多名於去年參與泛民內部立法會初選人士。消息傳開,舉世嘩然,各國紛紛譴責。雖說過去幾年港人已習慣了政府的荒誕,但把白紙黑字載於《基本法》的法定權利扭曲至此,其反智與荒謬的確再創新低。主事的高級警司就此提出的解釋,卻比事件本身更荒謬:「若有人駕車前往打劫,駕駛本身並非犯法,但打劫則是犯法」[1] 

香港警方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指意圖癱瘓政府有如「駕車打劫」。美聯社

其實賊匪駕車行劫,駕車本身是無罪的,有罪的是行劫本身。若賊匪最終給治罪了,罪成的原因也絕不會是駕車。莫說去年初選的終極目標只在制衡政府惡劣的管治,即使參與者中真的有人懷有顛覆的意念,那也只是意圖和思想。按真正的法治和普通法精神,只要實踐意圖和思想的行動不違法,執法者就無權就該行動拘捕和檢控任何人。對往日活於法治香港的人來說,這些都是「阿媽係女人」般的道理,執法者及當權者豈有不知之理?既知如此拘捕檢控在法律上根本站不住腳,但還是出手了,為的就是以本傷人,憑無限資源,藉司法和拘控程序去折磨敢於反抗的人。審訊曠日持久且費用高昂,而有關人士現時雖獲保釋,也暫時未受檢控,但大家心知肚明,這些都是政治計算的結果,拘捕隨時都會再發生,在國安法下保釋又可隨時收回,旅遊證件被沒收後,被拘控者的人身自由也朝不保夕。圖窮匕現,如此撕破臉皮的舉動,除了是報復區議會大敗和防止立法會變天,更是順勢達到全面管控言論和思想自由的目的。

那位高級警司示範了他從交流培訓中學來的思考藝術,那正是強國早以盛行的一套「新語言(Newspeak)」[2] —黑就是白,鹿就是馬,邏輯當然就是強國邏輯。民眾起初對此等謊言廢話會反感反駁,但謊言和迫害持續下去,人就會麻木,抵抗意志也會消磨殆盡。用雷霆手段震攝所有反對力量,寒憚效應出現,到時萬馬齊喑,這就是極權者心中的如意算盤。極權者大概認為,一旦香港變成一言而為天下法的社會,他就可以完全憑己意操作這副國際知名的金融機器,而這副機器在更換了完全不一樣的軟件後,將操作如常。但真正了解香港的人都知道,香港過往的成功其實在於制度背後的精神價值—包容不同意見、容忍各政治派系並存、尊重客觀公正的法理邏輯和法治精神、尊重思想及言論自由。當這些元素都不復存在時,等待我們的就只有長官意志、一黨獨大、強盜邏輯與人治、時刻受監控的思想和言論監獄。這樣的一個社會,絕不可能長久維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從馬雲最近的遭遇可見,一個只有科技財技(大多也不是原創的吧!)而缺乏自由民主法治為社會條件的企業是多麼的脆弱。阿里巴巴沒有改錯名字,只是盜後有盜,馬雲最終還是給老大哥收拾了。

強國要世人相信,極權的一套是管用的,能以極高的效率帶領國家民族成為全球第一大國。但這正是極權者盲點所在,他不懂得像美國等的西方大國所以強盛,正是源於政治權力受制約,也沒有思想審查,不同的立場可以並存,而這正是美國立國之原始動力—「容忍(tolerance)」。無論是宗教、政治、科學和藝術,美國文化的精綷就是尊重多元,容忍異見。人的創意不會那麼容易受制度扼殺,制度中的錯誤也較容易被修正。因著自由與多元,美國擁有最多的諾貝爾得獎者和創意澎湃的文化科技產業。若強國堅持把國人鎖在思想的牢籠中,國人根本不知思想自由為何物,那它又怎能藉創意產業和經濟轉型而進一步壯大國家?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撒下的既是奴役和恐懼的種子,生出來的花朵就只有因逃避奴役和免於恐懼而湧現的大量移民,而絕不會是真正的愛國情懷。(說一點題外話,美國近日最大的危機,還不是甚麼深層政府『Deep State』操控,而是自由與多元文化的動搖。) 

一個地方若成了警察城市已夠悲慘了,若日後進一步墮落成「思想警察」監控的地方,那將會是怎樣的一片地獄景象?在日前的大搜捕以前,這樣說大概是杞人憂天,但當目中無神的保安局長(保誰的安?你懂的)以意圖「歹毒」為拘捕理由時,我們卻是從管道的這一邊遠眺到地獄的邊沿了。

註釋:

1) 初選大搜捕|無視《基本法》賦議員否決權 李桂華指圖癱瘓政府如「駕車打劫」(《蘋果日報》,2021.01.06)

2) 借用佐治奧維爾(George Orwell)在《一九八四》中的著名術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