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 大時代.大學生】理大編委總編:預期子彈橫飛無預國安法臨 「重頭來過,仍選擇當總編」


前年夏天揭開序幕的反送中運動,一幕幕抗爭、警暴、濫捕的震撼畫面,由主流電子傳媒和各間網媒拍下來,呈現於市民眼前。但同一時間爆發衝突的地區廣、人數多,未必所有畫面都能夠捕捉,此時大專院校的編輯委員會或校園電視台的前線記者便發揮了「補位」作用。例如10.1荃灣衝突中有中學生中實彈的一幕,便由城大編委會及港大校園電視等大學媒體拍下。各大專院校的編委會「捐窿捐罅」,發掘出有別於主流媒體角度的報道,以往這些媒體除了報道新聞,還有一些論述和思潮推動,如港大學生會《學苑》,曾出版《香港民族論》,被前特首梁振英點名批評。國安法通過了大半年,學生媒體的編採方針有否改變、報道上會遇到什麼困難?在出版的刊物中又可否如以往般推動本土思潮?理大學生報總編輯陳威諾,他舉例,七月後打算出版刊物時,有印刷商因擔心違反國安法而拒絕接單;理大圍城一周年想在校內舉行放映會,校方不容,他說:「國安法係引伸到我連做校內活動都唔得,呢個係令我最大壓力。」

理大學生報總編輯陳威諾

採訪遭票控違限聚令

陳威諾是四年級學生,主修中國文化研究。「一上任(總編輯),老鬼(往屆編委會成員)教我哋要認清楚,我哋冇記協(證)保障,冇傳理學系保障,要諗多啲方法去保障自己,令自己可以進行採訪工作,因為採訪係我嘅職責」,陳威諾說。因為大學的編輯委員會沒有按《本地報刊註冊條例》註冊,他們的記者也不一定是傳理學系學生,沒有成為記協學生會員的資格,加上理工大學本身沒有傳理學系,不似其他院校有傳理學系老師的支援。這些限制,為他們的採訪帶來困難。

警方對待編委和主流傳媒有沒有分別?「一定有,很多時採訪,警方都會分隔開主流媒體和網媒,主流媒體一見張(記者)證就放行,網媒要登記,check一大輪。」在他任內曾經有一次採訪,他們有多達七名記者被警方指違反限聚令遭票控,當中有記者剛剛加入採訪行列,自被票控後亦漸漸淡出編委會的工作。記者問,淡出也是正常吧?陳威諾點頭認同。陳威諾坦言很難避免遭票恐,唯有靠記者自己「走位」,採訪經驗較多的記者亦會跟他們分享經驗。

同學遭票控,陳威諾表示他們最後都選擇了繳交罰款,認為如果抗辯或會拖得很長,到時或已卸任,要翻查編委會的內部資料會有困難,「搞咁耐不如就俾錢算。」慶幸的是學生會在這方面有支援,能為同學出錢。

國安法生效前出版的反送中運動圖輯中載有「光時」旗圖片,七月後加印計劃已告吹。

國安法的影響

編委會除了報道新聞,還會定期出版刊物,近年的內容很多時都有涉及本土思潮。國安法生效後,陳威諾認為對他們最直接的影響是出版刊物的過程,有印刷商甚至「唔敢印」。他表示國安法生效後,「一係唔敢接,一係就轉咗,唔寫自己(印刷公司)個名。」有印刷商就較以往提出更多審查,「接job嘅時候都會問係咪同『嗰啲』相關,會叫你pass最敏感嗰篇文俾佢睇,睇完先決定。」最後編委會花了一個多月時間才找到新的印刷商。

出版碰釘,加印舊作亦遇到阻滯。陳威諾說去年七月前,即國安法仍未生效時出版過一本關於反送中運動的圖輯,內裡載有「光時」旗的圖片。七月過後,編委會曾經想過加印圖輯,不過原來的印刷商直截了當地拒絕,原因是害怕觸犯國安法,最終加印計劃告吹。

編委會與眾新聞合辦《紅磚危城 》放映會。

校方留難

另一個編委會要面對的障礙:理大校方。陳威諾說去年11月,編委會計劃於理大圍城一周年,在校園舉行放映會,與眾新聞合作播放紀錄片《紅磚危城》。但校方指《紅磚危城 》是三級片,不容許放映會在校內舉行。陳威諾批評做法不合理,因理大部分電影課堂在討論一些電影劇情時也會在堂上播放三級片。

陳威諾說放映會最終要在光榮冰室舉行,慨嘆無法在校內舉行,感覺始終不同。「國安法係引伸到我連做校內活動都唔得,呢個係令我感到最大嘅壓力,播片都唔得。」

編委會同時希望於理大圍城一周年時加印特刊。陳威諾說校方在評議會網頁的議程中得知此事,理大學生事務處便找他開會,希望他們不要加印特刊,原因是特刊的最後一頁,刊出一支「光時」旗,學生事務處聲稱是要「保護他們」。

理大學生報編委會Soc房一隅。

作為理大學生報總編輯,陳威諾承認國安法生效後都曾有顧慮,「會諗到底寫啲咩會干犯,但又好似觸摸唔到。暫時覺得做番自己,照住原本編採方針就可以。」他說有想過會因為做編委會而被捕,大學學生媒體碰面時也曾戲言,「第時可能會喺監倉會見到大家,有個照應。」但他會想:「諗係咪咁快到我先?」正正因此推動了他繼續前進。「既然我諗未輪到我哋,咁咪盡自己本分,做埋自己想做嘅嘢先囉!俾自己一個更加大嘅理由去做埋自己想做嘅事情。」

陳威諾承認,香港今日的局勢發展不是他上任前所能預期,

可能我哋會預想到子彈橫飛受到傷害,但係冇諗過快到係直接改變警察通例、出國安法,咁快同狠,喺我任期內出晒嚟。

 

儘管如此,陳威諾沒有後悔,如果要重頭來過,他仍然會選擇擔任總編輯。

Soc房貼有褪色的「新聞自由」。

面對近日的移民潮,陳威諾表示家人都有移民的打算,希望帶他一起離開,但他沒有想過移民,傾向自己留低。「香港始終係自己屋企,冇理由要我走架嘛。」他寄語香港人「好好諗清楚自己可以承受幾多嘢,坦誠去面對自己嘅選擇。」

陳威諾:「香港始終都係自己屋企,冇理由要我走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