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同是佔領議會,香港和美國能比嗎?


香港警察國安處在1月6日登門逮捕了至少53名民主派人士。幾乎在同一天,川普(按:港譯特朗普)的支持者衝破路障,砸碎玻璃,闖入正在進行總統認證的美國國會。這一幕震驚了世界,也把世界媒體的焦點從香港轉移到了美國。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中文網絡隨後的討論中,很多人把美國國會山事件和香港2019年反送中運動中的佔領立法會事件相提並論。川普的支持者聲稱,佔領國會山是正常的抗議,旨在捍衛美國民主。中共宣傳則香港抗爭稱為暴亂,把國會上事件說成是民主制度的失敗。

果真如此嗎?

一、對象不同。香港抗議的對象,是壓製香港民主和自由的北京專制政權;而衝進美國國會的川普支持者針對的則是民主政府。香港在1997年之後,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之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但是基本法規定的「雙普選」(一人一票選舉議員和特首),被北京政府不斷的拖延和拒絕,香港的公民社會不斷地受到北京的侵蝕,獨立的司法體係也日益受到共產黨的威脅。 

2019年北京更企圖在香港通過《逃犯條例》修訂,威脅到了每一個香港市民的基本人身安全。香港的抗議,表面上針對的是香港政府,但實際上,顯而易見,它要反抗的是中央政府。中共政權是世界上最專制、最殘暴的政權之一,香港政府只是中共的傀儡而已,這無需多言。而美國有成熟的多黨制、自由公開的選舉、獨立的司法,人民可以通過組黨、投票等方式合法更迭政府。

二、目的不同。香港民主派佔領立法會目的,是為了爭取民陣及民間提出的「五大訴求」,更廣泛的來說是為了反對中共對香港民主、自由的踐踏。川普支持者衝進國會的目的,是顛覆民主選舉的結果,中斷正在進行的總統認證程序。兩者恰恰相反。 1997年之後,香港人民開展了一次又一次的爭取民主的抗爭,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是2003年反23條、2010年反國教運動、 2014年雨傘運動的延續,都是為了反對北京踐踏《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反對北京扼殺香港民主的企圖。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拜登獲得選票超出川普706萬張,並以306張選舉人票的明顯優勢當選總統,但川普和他的支持者毫無證據地指控大選舞弊,他多次以各種方法干涉賓州、密歇根州、佐治亞州的選舉認證。在60多個案件都被法院駁回之後,川普又煽動他的支持者到華盛頓集會,企圖翻轉選舉結果。在1月6日的集會上川普發表煽動演說,「我們永遠不會認輸。我們的國家已經受夠了。我們不會再忍受了。……我們要拼死奮戰,否則國家要被他們拿走。……我們要去國會大廈,讓我們沿著賓夕法尼亞大道走過去。」據現場記者描述,川普話還沒完,人群就出現小騷動,一部分立刻調頭向國會方向走了。這幾乎可以看做是川普發動的未遂政變。  

三、手段與後果不同。2019年7月1日香港抗議者衝進立法會大樓,當時議會裡沒有任何會議。用鐵枝等物品粉碎大樓玻璃、在牆壁上噴上「反送中」、「取消功能組別」、「釋放義士」、「黑警」、「殺人政權這不是我的政府」等字眼,豎起「沒有暴徒只有暴政!」「萬劫不復退無可退」以及「三個生命死於暴政」等橫幅。親北京的議員畫像被噴黑、踐踏和粉碎,一些文件、影印機、電腦、閉路電視被破壞。警方宣布即將清場後,示威者陸續撤離。

在華盛頓,闖進國會的川普支持者砸破玻璃、損毀物品、偷走物品、往牆上塗抹糞便,但他們的暴力也針對人。他們在國會外豎立十字架,高喊著要「吊死彭斯」。多人被控襲警和違反武器相關規定,還有兩枚管狀炸彈被發現;分別在民主黨、共和黨全國委員會。闖進國會的朗尼(Lonnie Coffman)被捕時,他的卡車裡裝著11個燃燒彈。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 Alberts)被控身穿防彈背心、攜帶手槍和25發子彈出現在國會大廈。有暴徒用滅火器重擊國會大廈警察Brian D. Sicknick的頭部,導致其重傷,不治身亡。1月6日的事件已經造成至少五人死亡,至少14名警察受傷。這和香港抗議者基本只針對物品(尤其是具有政治象徵的物品)、只宣示政治訴求,有天壤之別。 

四、評價不同。香港的抗爭得到了大多數香港民眾的支持,香港民意研究所2019年7月底的民調表明,有73%人認為要全面撒回修例;63%人認為要重啟香港政改;有59%認為不應將示威行動定性為暴動。全世界媒體、人權組織和民主國家也紛紛對香港民主派表示聲援,而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則受到強烈譴責。有些國家出台法案,對香港民主活動人士提供援助和庇護,對侵犯人權的香港官員和中國官員進行制裁。

相比之下,六成以上的美國人認為選舉結果是準確的,美國的國土安全部長、司法部長等都公開駁斥選舉舞弊的指控;川普任命的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Christopher Krebs說,2020年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關於選舉舞弊的訴訟幾乎全部被法院駁回。目前只發現一例冒充死人投票的案例,還是投給川普的。國會山事件之後的民調顯示,有多達79%的成年人,包括三分之二的共和黨人和投票給川普的人說,參與國會騷亂事件的人是「罪犯」或「愚蠢」,9%的受訪者認為那些人是「憂心的國民」,只有5%的人稱他們是「愛國者」。

香港示威者佔領立法會是「公民抗命」,而華盛頓1月6日的事件則被稱為暴亂、叛亂,前加州州長著名影星施瓦辛格更是把它比作美國的「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

所以兩件事情僅僅有表面的相似性,但其目的、手段、後果、評價截然不同,兩者性質黑白分明,不容混淆。香港示威者是頭腦清晰的民主鬥士,他們在立法會裡懸掛的標語是反暴政、爭民主,而參加「曠野集會」並衝進國會山的人基本上都是相信陰謀論的鐵桿川粉,有些人還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扛進國會的旗幟,是像徵奴隸制和種族主義的邦聯旗。

香港2019年7月1日衝擊立法會,是反抗專制、爭取民主的正義之舉,雖然勇武派抗爭路線在民間仍有些爭議,但越來越多的香港活動人士選擇「不割席」,為民主勇士鼓掌喝彩。而2021年1月6日華盛頓的鬧劇,被很多美國人認為是歷史上黑暗的一天,是川普本人煽動的對民主憲政制度的暴力攻擊,是南北戰爭以來美國民主面臨的最大威脅。 

香港抗爭者的遭遇,說明了在專制之下爭取民主是多麼困難;而美國剛剛發生的事情說明,再成熟的民主,也有可能被居心不良的民粹主義威權人物和被煽動起來的狂熱追隨者所破壞、乃至顛覆。

作者是人權律師、芝加哥大學訪問教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