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大搜捕逼泛民臣服 廢初選除選舉阻力


是周三早上,警方出動逾千警員,大舉拘捕53名曾參與去年七月初選的泛民各黨派人士及初選籌辦人,指控他們搞初選觸犯國安法的顛覆政權罪,此舉在本地及國際社會引起強烈反響,美國醞釀新一輪制裁措施,本地移民潮勢將加劇。

到底參與初選的泛民人士如何牴觸顛覆政權罪?顛覆罪四大要素之一是使用武力、武力威脅或其他非法手段,民間初選並沒有違反香港法律,不屬於非法手段,就算有個別參與者的目的是想否決財政預算案,逼特首下台,這也是《基本法》容許立法機關有的權力,並無非法之處。

特區政府官員給出的解釋是,構思初選的法律學者戴耀廷曾撰文描述攬炒十步曲,提及逼特首下台後會引發社會動盪和血腥鎮壓,導致國際制裁,港人與中共一起墮崖,這是一個歹毒的政治計劃,其最終目的是非法的,旨在顛覆特區現有政權。不過,參與初選的人有不少曾表明,不同意無條件地否決預算案,他們認為應與政府談判,要求落實雙普選,攬炒並非初選參與者的集體協定,為何警方把所有初選參與者一律拘捕?政府官員對此未能提出完整的解釋。

譚惠珠、劉兆佳等人及中共媒體替北京解說的版本,為特區政府官員的解釋作了好些補充,他們認為,在北京眼中,《基本法》賦予立法機關的否決財政預算案權力,是要求立法機關極審慎運用的,只在特殊情況下才應行使的,而不是用來作為政治施壓手段,藉否決預算案癱瘓特區施政,脅逼中央更換特首和改變政制,這在中央眼中是非法的奪權行為,所以屬於顛覆國家政權,觸犯國安法,所以要一律依法追究責任,藉此確立不可逾越的政治紅線,絕不容許特區立法會挑戰中央權力。這些解說反映的,是以內地政治思維來演繹港區國安法,所以本來不涉非法手段的泛民初選,被套上了非法奪權等同顛覆的標籤。

然而,這些政治解讀可以作為檢控的依據嗎?當律政司正式提出檢控時,檢控書上要列明犯罪的行為細節,被檢控者使用了什麼非法手段,來試圖達致嚴重阻撓政府履行職能,不能含糊了事,或者把某一個人的政論文章觀點,等同所有人的動機與計劃,尤其在初選論壇上明確表示不同意攬炒的參選人,包括多個傳統溫和泛民政黨的參選人,要檢控他們以非法手段顛覆政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從這個分析來看,大搜捕只是北京整頓香港政壇、徹底控制香港政局的開端,目的顯然是要立威,警嚇鎮攝所有非建制派人士,逼他們臣服,所以不惜動用過千警力,也要半晝之內一網成擒,這場精心部署的大規模執法行動,其政治作用大於一切。

如果說大搜捕只是一個開端,把所有非建制派參選人套上犯罪嫌疑人標籤,名正言順地跟踪調查他們,限制他們離境,監控他們的通訊,令他們坐立不安,隨時面對刑事檢控,這對於瓦解泛民的有組織力量,令泛民無法凝聚、無法協調、無法集體行動,就等如徹底粉碎了泛民藉民調和初選建立起來的選舉機器,選舉協調和配票變成中聯辦領導的建制派專利,這樣,即使今年秋天恢復立法會選舉,也不用擔心泛民再度團結參選奪取過半議席,只要泛民是一盤散沙無法配票,建制就穩操勝券。

由於在初選時有好些本土派年輕參選人,試圖綑綁所有參與初選的泛民人士,承諾若當選必然否決預算案,留下了白紙黑字的證據,律政司或會以串謀顛覆的罪名試圖檢控,指初選這一步表面看雖然不違法,但他們串謀奪權逼中央攬炒的計劃,後續行動必然涉及非法手段,告串謀不用所謀之事悉數付諸行動,只要求證明對某個計劃有共識,而計劃包含非法手段,嚴重阻撓施政,這種檢控手法能否成功,很視乎法院採取什麼態度,例如是否堅持普通法下無罪推定的原則,是否堅持控方須舉證至無合理疑點。無論如何,一旦有參選人及籌辦人被檢控,他們獲准保釋的機會甚微,即使最終脫罪,恐怕也要長期還柙,這對泛民從政者是沉重的打擊。

大搜捕在國際社會看來,毫無疑問是濫用國安法對付政治異見人士,是違反一國兩制、侵犯基本人權,但北京不管這一套,無論國際社會如何抨擊,一律反駁稱依法辦事不容干預,沒有半點轉圜餘地。

這個形勢看在港人眼內,誰都知道港人民主治港已成泡影,若不滿中共全面接管主宰一切,便只有移民離開一途,在移民與順民之外,似乎再無他途,因為做逆民的代價實在太大,而且就算以百千計抗爭者入獄,也無法改變局面。在大搜捕之後,港人對香港前途非但再沒有任何幻想,而且深刻感受到,肅殺的政治寒流已湧至身邊,因為那被捕的五十多人,從淺藍到深黃都有,政治光譜涵蓋甚廣,加上罪名按常人看是莫須有,超越正常人對法律的理解,即使是不熱心政治的普通人,也感到政治檢控的強橫霸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