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黃店善用禁堂食時段 義教同路人整點心 盼授手藝留住港式味道


晚市禁堂食,很多酒樓、餐廳東主「計過數」,如晚市只做外賣生意未必化算,索性提早關門省回成本。但做生意的是否只向錢看?禁令下能否出現香港人互相支持的契機?

位於太子的「徐記廚房點心」,主打傳統手工點心。餐廳裝潢帶有中式古典味,卻「黃」味處處。收銀處擺滿各式文宣及抗爭產品,收銀機上放著一隻紙連豬,下方擺了一堆黃頭盔匙扣,旁邊就是「義賣助學點心班」的捐款箱,是間難得一見的「黃」點心餐廳。

入夜後的徐記廚房只做外賣,生意不算多,餐廳內雖然無客人但仍燈火通明。靠近廚房的一張長桌清空,椅子被移開,師傅忙著從廚房端出材料:一大盤肉餡、鹹蛋黃、冬菇、荷葉、糯米,準備這晚教整珍珠雞。

老闆徐媽媽趁著晚市禁堂食的空檔,自12月中起,每星期數晚開點心班,請來一名老師傅免費教人整點心。事緣徐媽媽認識一些年輕人,因各種理由要離開香港,人在異鄉,跟她呻後悔,「佢話掛住啲點心,我話『死仔包,早知嚟學整啦』。同埋你喺呢度學咗,過到去都唔止係做打雜工作啦,起碼跟到師父做,起碼有門技術嘛,識包點心,香港點心外國最出名!」

她說,做人無需後悔,最緊要馬上行動,「而家喺度嘅人,就唔好畀佢得閒,一定搵啲嘢畀佢學。」於是,這個點心班就誕生了。

師傅教整珍珠雞,學員都專注看著師傅示範。鄭靖而攝

這晚,幾個學員穿起廚師服,看著師傅示範如何把材料放到荷葉上,用手壓實、包好。學員把成品放到旁邊的大盤上,師傅拿起拆開檢查:「你都落唔夠米,啲餡仲喺面。」學員連忙補加糯米再壓實,讓師傅檢查是否收貨。

這晚的學員來自社福界、教育界等。做社福界的小黑說,一直很想學點心,因為覺得點心是香港的傳統,又可以藉此聯繫一家大小,「但我又唔想去工聯會學喎,難得見徐記開班,就即刻報名,好感激徐媽媽利用呢個空間教人整點心。」她說,由於很多茶樓都不是「黃」,已經很久沒去飲茶吃點心,如果學成的話,就可以嘗試親自做給家人吃。

5位學員這晚的成品。鄭靖而攝

政府上月起再禁晚市堂食,眼見反正晚上沒甚麼生意,徐媽媽就想:不如趁機開班教整點心,「等佢哋有多門手藝。」於是她就請來一位老師傅,一星期開三數堂,每堂兩小時,一班2至5個學員,每堂學整一款點心,例如蝦餃、燒賣、珍珠雞、叉燒包等。報名的人免費上堂,徐記則會辦義賣活動支持經費。徐記的FB專頁每次一出post,留言反應都頗熱烈,徐媽媽也說,報名情況相當踴躍。

徐媽媽說,學員有些是文員、學生,也有些人正失業中、開工不足,想學多個技能傍身,「我想失業嘅人都唔好灰心,學多門手藝充實自己。」另外亦想學員可以親手弄給家人吃,「有個後生仔話整畀女朋友食;有啲話畀媽咪食,佢媽咪90幾歲,想親自做畀佢食,我諗佢媽咪好開心。」

疫情之中,徐媽媽想帶點溫暖給香港人:「香港人被瘟疫、局勢搞到個心都好(冰)涼,我哋喺無路當中,用自己方式做到啲嘢。學點心嗰個開心,佢哋全家都開心,譬如仔仔學完整畀爸爸媽咪食,係好窩心,我都好有成功感。」

有些人知道自己即將離港,希望日後人在異鄉都可以重溫這種香港味道。徐媽媽說,有個即將移民的年輕人,不時都來上堂,「佢想去到之後做畀屋企人食,或者到時去做點心師父,因為佢本身做IT,過到去都未必做得番,可能要轉行,有一技之長,都可能有人請佢嘅。」

也有些人因各種原因到了異地後,很懷念這種味道,才後悔之前沒有學,「有啲後生仔,之前叫佢得閒就嚟學,學多門手藝。佢哋去咗英國、美國之後都係咁講,話好後悔冇喺徐媽媽呢度學點心,佢好想食點心,打電話同我講,好想你教我,叫我寫個formula畀佢。我話冇問題,但係你冇個環境做始終係難啲。」

徐媽媽3年前開了這間手工點心餐廳,希望保留香港的地道特色。鄭靖而攝

50多歲的徐媽媽在內地出生,80年代來港,之後去過美國、英國等地,香港外國兩邊走,做過美容生意、幫手打理過海鮮餐廳,近年大多時間留在香港,3年前在太子開了徐記,專賣手工點心,「點心係大眾化,香港人從3歲到90歲都鍾意食。」

餐廳牆上貼著一些點心的圖片,有豬膶燒賣、古法炸蛋散等,都是些懷舊的點心,「點心係我哋生活一部分,係香港人嘅共同回憶。」徐媽媽說,一般酒樓的點心都是由工廠大批製作,有些更是由內地工廠運來香港,她做手工點心,就是希望保留香港的地道特色,「茶樓一批一批整好擺喺雪櫃,我哋即包即出,逐個逐個包,每個都手工做出嚟,你食落係唔同。」所以徐媽媽辦點心班的另一個目的,也是希望藉此機會,將這門手藝傳承下去。

徐媽媽說,香港帶給她很多,「我好鍾意香港,香港帶畀我好多幸福,去過咁多地方,始終覺得香港好」,但她亦慨嘆近年香港已變了太多,已經不再是以往的香港,「懷念80年代,國泰民安,人人有向上嘅機會……我愛香港就係因為有法治,但近年開始冇法治。前年嗰場運動,令香港人個個都好憤怒、唔開心。見到年輕人被打,作為母親都覺得好心痛。」

疫情下,食肆經營艱難,受政府防疫措施影響,徐媽媽說難以適應,「我唔係一下子變啲菜出嚟,預備咗貨㗎嘛!」她說,一些熟客特地前來支持,令她很感動,「人哋話(香港)人情淡薄,我唔同意,每個人做返自己,伸出一種愛,會比以往嘅香港更好。」

內地出生的徐媽媽說,很喜歡香港,但慨嘆近年香港已變了太多。鄭靖而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