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誰大誰惡誰正確    社交網絡大逃亡


世事如棋,瞬息萬變,whatsapp和面書(Facebook)正面臨空前的社交網移民潮,大家都像收到訊號,是時候要轉用Signal和MeWe了。科網公司老闆大概沒有想過,正在他們指點江山,氣燄最高漲的時候,危機已悄然掩至。這一切都源於這些科網巨擘毫無忌諱地把勢力延伸至美國政壇,令民眾起了防範之心。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是史上最大的政治落水狗,在過去一週受盡美國政界、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全面追打,程度空前慘烈,其中最落力「招呼」他的要算面書(Facebook)、推特(Twitter)和谷歌(Google)(Youtube),竟索性廢了他的戶口,Twitter還要是「永久停用(permanently suspended)」,手段霹靂。這些公司敢向美國總統開刀,究竟理據何在?看看推特和面書的解釋,可知大概。本文討論重點在於評論科網企業的作為,而不在評論特朗普的是非功過,望讀者留意。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Twitter帳號,被永久停用。

網絡判官

在「封侵」後,推特隨即發文,[1] 指特朗普所發下列兩則推特文(Tweets)違反了該公司的「美化暴力政策(Glorification of ViolencePolicy)」[2] 

七千五百萬把票投給我的偉大愛國者,他們以美國為先,要令美國再度強盛,他們宏亮的聲音將縈繞至未來。他們絕不接受任何方法、形態和模式的不敬或不公對待(“The 75,000,000 great American Patriots who voted for me, AMERICA FIRST, and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will have a GIANT VOICE long into the future. They will not be disrespected or treated unfairly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對所以曾經詢問過的人我要說,我不會出席1月20日舉行的就職禮。(“To all of those who have asked, I will not be going to the Inauguration on January 20th.”)

推特強調,不同的受眾對這兩段文字可各取所需,其中包括以之為根據去煽動暴力。(“the President’s statements can be mobilised by different audiences, including to incite violence”),而特朗普拒絕出席就職禮不僅等於向支持者重申是次選舉為非法,而且向帶暴力傾向的支持者暗示,因他不會在場,於就職禮施行暴力正是好時機。至於「不公」和「不敬」等用詞,推特認為是表明特朗普無意讓政權順利過渡(“orderly transition”)。按「美化暴力政策」的標準,特朗普的言論是在美化、慶祝、讚美和縱容(“glorify, celebrate, praise or condone” )暴力。而推特更相信,上述兩則推特文會引發更多類似1月6日在首都華盛頓發生的暴力事件(“our determination is that the two Tweets above are likely to inspire others to replicate the violent acts that took place on January 6, 2021”),特朗普因此應受制裁。

與推特類同,面書同樣以其言論會引發更多暴力為由(“We removed these statements yesterday because we judged that their effect -- and likely their intent -- would be to provoke further violence.”),並認為讓他繼續使用面書服務風險太大,所以決定封鎖特朗普戶口。[3] 面書老闆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同樣強調,他有此決定,因他斷定特朗普藉著面書平台煽動判亂,以圖推翻經民主選舉產生的新一屆政府。(“... involving use of our platform to incite violent insurrection against a democratically elected government”)

不經選舉卻有變相管治權?

特朗普的言論是否有煽動暴力之嫌?從上述引文看來,雖然他的說話確實表達了對選舉結果的不滿不忿,但最少從字面上看,並沒有明顯地煽動暴力。推特和面書的決定,其實是基於對這些說話的詮釋和解讀。尤其是推特的推論,只憑特朗普一句話就認定他在暗示支持者使用暴力。其實問題的關鍵並非在於特朗普是否真的有意藉著上述說話去煽動羣眾使用暴力(有意和無意都有可能),而是誰有權判定他的確在煽動羣眾。非常明顯,推特和面書等社交網絡巨人認為他們有權,也有足夠能力制定內部政策去處理各種言論引發的社會及法律問題,更有權作相應的封鎖行動,但事實是否如此?就以此事為例,藉言論在首都引發暴亂以推翻民選政府,這是可等嚴重的指控?這種程度的罪行難道不應由檢控機關和司法部門依法處理嗎?讓科技巨企擔當這種本應由政府和法庭負起的角色,是否合宜?連總統的發言權也可隨時褫奪,普通市民的言論自由又如何得到保障?

難怪在推特封鎖特朗普的消息發出後,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即嚴辭批評,認為此舉有違言論自由原則。[4] 默克爾透過發言人西伯特(Steffen Seibert)指出,美國應學效德國,以法律規管網上煽動言論(online incitement),而非讓科技公司按各自內部守則達到相同目的。西伯特指出,言論自由當然也有限度,但其受限的尺度卻必須由立法者藉法律釐定,而不是由科技公司管理層越俎代庖。法國財相麥亞爾(Bruno Le Maire)也認為:

數碼監管不應由科技寡頭公司自己來做,數碼領域的監管是人民、政府及司法的事。(“Digital regulation should not be done by the digital oligarchy itself . . . Regulation of the digital arena is a matter for the sovereign people, governments and the judiciary.”)

俄羅斯著名博客及異見者勒華利(AlexeiNavalny)更認為,此例一開,壓制網上言論自由的政權將更振振有詞。而當地著名國營媒體宣傳專家索洛非夫(Vladimir Soloviev)更諷剌道:「難道美國憲法連一部推特內部守則也及不上嗎?」再想深一層,民主國家的管治基礎應是公民藉選票授權議員立法和政府執政,若科網巨企在言論自由上擁有如此巨大且缺乏監管的話事權,這豈非等同未經人民授權卻擁有變相管治權力?

科網巨企就是深層政府?

今次事件除暴露了美國社會內部空前分裂外,更讓民眾猛然驚覺科技巨企的勢力竟是如斯龐大。特朗普四年前爆冷入主白宮,靠的就是科網大數據。但今次選舉,叫他焦頭難額的同樣是科網企業。著名歷史學家費格遜(Niall Ferguson)在最新一期《旁觀者(Spectator)》撰文指出,[5] 他早於三年前已預言特朗普與矽谷(Silicon Valley)遲早必有一鬥,由面書、推特、谷哥及蘋果等巨企組成的網絡平台,對傳統權力架構已帶來巨大挑戰。費格遜認為,這個平台對公共空間(public sphere)的影響力甚至超越宗教改革前的天主教會。只花了十多年時間,上述巨企在全球市值最大五間公司中已佔其四,憑的就是把原先分散的萬維網(World Wide Web)整合成為一個受寡頭壟斷式操縱的資訊架構,從中獲取巨利,也控制全球資訊流通,其壟斷能力甚至能把美國總統逐出公共論壇(public forum),從此廢了他最重要的對外溝通渠道。而更恐佈的是,就連民眾因不滿推特霸道而轉用Parler這個替代品,谷哥和蘋果竟聯手把它下架,連消費者的選擇權也直接廢掉。費格遜提醒我們,美國最高法院當年正是以「公共論壇」的概念去裁定,特朗普阻止批評者回應他的推特文,屬違反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對保障公民意見在公共空間中不受歧視的規定。而當今之世,公共論壇基本上就等同於互聯網和社交網絡。費格遜慨嘆地指出,特朗普身為美國總統,無法拒絕他人觀看他的推特文,但推特卻有權移除他整個戶口。依美國法庭案例,就連性侵犯也有權使用社交網絡,但特朗普卻不能!

費格遜認為,科網巨企發展至今天跡近為所欲為,跟1996年通訊法案230段的規定有極大關係。此法例令科網公司既無需為用戶上傳的違法數據資料負上刑責,但卻又賦與他們權力,對用戶數據資料操生殺大權。用戶資料若涉及犯法行為,科網公司就推說自己只負責提供平台,但一旦用戶資料跟企業所持政見或利益衝突之時,卻又以類似出版商的身份進行審查,如此「公我贏,字你輸」,不是霸道又是甚麼?費格遜進一步提醒我們,科網巨企對去年於美國發生的「黑人生命可貴(Black Lives Matter)」連串嚴重騷亂中和剛於1月6日發生的首都騷亂持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如果說特朗普煽動支持者使用暴力,則賀錦麗(Kamala Harris)去年發表的言論又如何能避過煽動的指控?社交網絡對於去年那場規模大得多的全國騷亂,反應又為何如此溫和?至於禁止用戶在社交網站貼上對拜登不利的文章,但對特朗普不利的則暢通無阻,這樣的雙重標準也實在是路人皆見。
 
有人認為美國大選有深層政府(Deep State)在背後操縱一切,但其實真正權傾天下的不正是上述的科網巨企嗎?他們權勢之大已是鐵一般的事實,絕不深藏。如無適當制約,透過壟斷資訊管道,他們在經濟和政治領域的話語權將一直擴張。「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這顛撲不破的道理,在科網巨企身上,也一樣適用吧!
 
註釋: 
[1] Twitter: Permanent suspension of @realDonaldTrump

[2] Twitter: Glorification of violence policy

[3]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post

[4] Financial Times: Angela Merkel attacks Twitter over Trump ban

[5] The Spectator: The tech supremacy: Silicon Valley can no longer conceal its power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