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香港蘿蔔】一條龍生產銷售 冀港人撐本地農產:有危機更醒覺有選擇


 

農曆新年將至,蘿蔔糕堪稱必備應節食品,然而本地農場出產的蘿蔔,每年總有大量剩貨,難道港人不愛本地蘿蔔令銷路麻麻?「唔係香港需求量嘅問題,而係分配嘅問題:由生產、加工到銷售,係咪可以再串連得好啲?」香港蘿蔔發起人之一簡學榮(Godwin)說。

位於錦上路的農場「生活館」去年初次與餐廳合作,發覺餐廳的訂購量,遠比街客的總和多,蘿蔔一下子便能賣清光。幾個農耕組織「生活館」、「鄉土學社」及「田嘢」,於是在去年底牽頭成立「香港蘿蔔」團隊,推動由農場上游、至零售店下游的全面生產線;同時推廣蘿蔔製作,如醃蘿蔔工作坊等,期望帶起大眾對本地蘿蔔的認識及興趣。餐廳或加工場可預先訂貨,農場將蘿蔔分批下種,滿90日便會收成送往加工,製成最新鮮的香港人蘿蔔糕。

為何今年大眾對本地農業的興趣大大提升?「多謝武漢肺炎。」Godwin笑說。適逢肺炎疫情,消費者開始對大陸菜更有警惕:「原來喺有危機、要選擇嘅時候,我哋係有得選擇,而且個選擇唔係離你好遠....唔係好多人喺個行業(農業)做緊,所以我哋做中央銷售時,就要諗如何方便大家去買。」

鄉土學社簡學榮 Godwin(左一)、綠野林負責人周兆祥(左二)、生活館農夫周思中及勞麗麗(右一、右二)。張凱傑攝

位於元朗錦上路的「生活館」成立逾十年,一身黝黑皮膚的周思中(阿周)是創辦人之一,他指今年雖然日夜溫差大、少雨,能讓蘿蔔儲存更多糖分,但同時野豬及蟲害亦甚嚴重:「往年都未試過種蘿蔔要圍網!」部分農田圍起白色的紗布,他指著田中特別矮小的蘿蔔說:「之前有芽蟲蛀,我哋拯救完之後,佢(蘿蔔)依家再生返出嚟。」

去年阿周嘗試與餐廳「留家廚房」合作,播種前先洽談好要交一千斤蘿蔔,收成後再分批送到餐廳,製作蘿蔔糕。有豐富耕作經驗的他,笑說上年是刺激又緊張:「以前自己賣嘅話通常都係散客,多咗少咗可以同佢哋溝通,但同餐廳合作嘅挑戰性係,人哋排哂陣出嚟迎接你啲蘿蔔,如果我哋到時唔夠俾人,或者有咩差池,影響嘅唔淨止我哋自己,而係成條生產線嘅下一環。」

務農要看天氣、盡人事,今日陽光普照,翌日或傾盆大雨,種種不確定性對農夫的努力,隨時付諸流水。阿周汲取去年經驗,保守估計大概每行田可收割200斤蘿蔔,且收成時不能一次過交貨,要分批次才能保持質素,「確保我哋呢度新鮮摘,餐廳亦新鮮整」。

有了去年的經驗,他坦言希望計劃能持續進行:「一路持續搞落去,農夫會種得安心啲。種植過程中所有嘅唔確定,仍然係唔確定,但起碼確保有一定銷路。平時我哋種一行菜,都唔知要賣幾耐!」

分配供求資源 穩定農夫收入

香港蘿蔔、鄉土學社成員Godwin說,蘿蔔易收成、易打理 ,對農夫而言很具吸引力。蘿蔔最佳的食用時間,是種植後的第90天,「最大條、最甜、最多水」,可惜往往到農曆新年,就會有一大堆蘿蔔同時收成,農夫要在約兩星期間,把蘿蔔都賣掉,否則便會開始腐爛、有渣。「當然可以加工處理,例如蘿蔔乾、漬蘿蔔,但咁樣加工個價錢又唔同。」

常有賣剩的食材,是港人不愛本土蘿蔔嗎?Godwin倒不這麼認為:「上年機緣巧合,生活館同餐廳合作,發覺原來餐廳用嘅蘿蔔嘅量,遠比家庭多,6斤蘿蔔對家庭來講,可能已經整到5、6底,多到可以派比人食,但餐廳一做可能係千幾二千底,多人買可能甚至係3000斤。發覺原來唔係需求量嘅問題,而係分配嘅問題:由生產、加工到銷售,係咪可以再串連得好啲?」

今年,他決定實驗地將計劃「搞大佢」,抱著「最多咪賣唔出」的心態,與8間農場、10多間小店合作,當中包括加工單位、餐廳或零售商,製作素蘿蔔糕或傳統蘿蔔糕。「(食物加工場) 『無肉食』個工場再大啲,會分比唔同小店再做批發。」他預計,收成總數可達約萬五斤。

Godwin說,有想過搞「椰菜、冬瓜、薑計劃」等,但思前想後,還是覺得蘿蔔最合適:「椰菜同冬瓜好少有下游加工...但蘿蔔同我哋嘅文化不謀而合,有呢個契機。」

生活館另一位農夫勞麗麗打趣說:「香港有呢個傳統,如果我哋專心種到一批蘿蔔,都會有5位數字嘅收入。每個農場都一定有唔同嘅農作物,但起碼有一批穩定啲嘅收入,等我哋再輪住種其他唔同嘅嘢。」哪管只是一年才一次大賣蘿蔔,但起碼確保有人接收農產,可安心過年,「叫做發個新年財!哈哈。」

勞麗麗(中)說,這批蘿蔔能為農場帶來5位數字的收入。張凱傑攝

餐廳不介意賣相 「巖巉」蘿蔔照收

當日勞麗麗親身示範拔蘿蔔,眼前手瓜般粗大的白蘿蔔,表面裂開一個笑臉般的長坑。阿周說:「有時我哋為咗望真啲入面,確保嗰條蘿蔔冇黑心,就會切開佢。咁呢啲餐廳就可以接受囉,但客人就 ... 講真,人哋同你買一條蘿蔔,你俾條斷開嘅佢,我哋自己都覺得冇乜理由啦!」

Godwin補充,平時收割時部分農夫或會把外貌欠佳的蘿蔔丟掉,但其實味道並無問題,餐廳客正好能利用這些食材:「煮完出來係見唔到佢個蘿蔔係咪起腳,因為已經切頭切尾或者整好咗,餐廳可以處理一啲所謂醜樣嘅蘿蔔,作為生產者,當然有操守希望出啲最好嘅,但餐廳就可以補足到,唔會有剩食或處理唔到嘅農作物出現。」

有些蘿蔔外觀平平,但其實味道與外貌娟好的蘿蔔無別。張凱傑攝

其中一間製作及分銷蘿蔔糕的有機素食店綠野林,負責人周兆祥(祥哥)亦點頭同意:「裂開咗有開咗嘅做法,我哋唔同大酒店,一定要收啲好靚仔嘅農作物。我哋真係要支持佢哋,當功德又好,交稅都好,醜樣啲、種類少都買,多多支持。」

「不時不食,本地蘿蔔最啱本地人」

今年,綠野林向「香港蘿蔔」團隊訂購了100斤蘿蔔,將其脫水後,預計可製成100底全生素蘿蔔糕。祥哥多次強調食材質素,日本蘿蔔雖然出名高水準,卻不是他的心頭好。「新鮮都好重要!喺香港可以買到啱啱種夠90日嘅蘿蔔。如果你問中醫,佢會答你:不時不食、要食當造嘅。本地嘅蘿蔔對本地人係最有益,食日本台灣唔係唔好,但始終唔及本地嘅好。」

成本豈會大幅上升?他說,暫未確定轉用本地蘿蔔後,實際成本上漲多少,但認為原料成本並非佔開支最大比例,「買最好同最差的成本都唔差得太遠,租金人工送貨成本,呢啲反而慳唔到。」不過使用本地蘿蔔,亦來自一份情意結,祥哥咧起嘴笑說:「錢係要賺,唔係我哋交唔到租、養唔到一隊人,但除咗賺錢,我哋有更加崇高嘅理想,要有功德,要支持本地嘅小農戶,我自己都做過農場,知道有幾艱難,我哋不單止係令香港人食到好嘢,更加要令香港嘅農業復興。」

負責將蘿蔔加工的餐廳「無肉食」,創辦人楊應邦就坦言成本翻了翻。以前向中國內地要貨,每斤蘿蔔僅需3元,現在用本地蘿蔔,成本翻了6倍,要20元一斤。他坦言成本壓力是多了:「成本的確係增添唔少,但重點係讓本地消費者食到本地嘅蘿蔔,希望更多人試到本地種植。」

他大讚本地蘿蔔味道有優勢:「本地有機種植嘅蘿蔔味濃好多,同埋比較鮮甜,用最簡單嘅製作方法,已能夠呈現最本地嘅味道。」以往工場要製造蘿蔔糕,動輒須約四千至五千斤蘿蔔,惟單一農場難以提供如此大量的食材。如今能透過計劃集合8間農場的資源再作調配,方能促成此合作。

他指,客人今年反應比往年更熱烈:「大家都話,嘩用本地蘿蔔喎,唔同咗喎!但同時我哋價錢都係無咩加到嘅。」

「無肉食」加工場烹煮蘿蔔糕。張凱傑攝

疫情下需求增 醒覺有得選擇 

為何大眾這年會對本地農業的興趣大大提升?「多謝武漢肺炎。」Godwin笑說。適逢肺炎疫情,或許大家是「驚死心態」,開始對大陸菜更有警惕。「驚大陸菜都唔係今天要驚嘅事,本身已經好毒,係毒農藥,我諗係醒覺嘅時候。原來在有危機、要選擇嘅時候,我哋係有得選擇,而且個選擇唔係離你好遠。」

勞麗麗亦說,疫情下多了人查詢去農墟買菜:「食物係好基本,但以前太方便,令人遺忘咗呢啲基本原來係咁重要,但因為一個肺炎疫情,我哋確實會多咗其他人問我哋買菜,需求係多咗,多咗人去農墟敲門。去到有危機嘅時候,發覺原來本土嘅食物係咁重要。」

她說,或許這是個機會,讓港人去找回近在咫尺的東西。

「香港蘿蔔」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krobertgo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