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宣誓紅線逼公僕思去留 抗疫醫護擬辭職或噤聲 「N仔會」批無保障卻增要求不公


政府要求所有現職公務員宣誓或簽署效忠特區及擁護《基本法》,下一步要求非合約員工宣誓。有前線參與抗疫工作的衞生署醫生明言,本來因疫情嚴峻特意加入政府,如今憂慮「政治紅線」殺到埋身,會考慮辭職重返私人市場;也有衞生署醫生憂慮日後政治紅線會延伸至公立醫院醫生甚至醫生註冊,慨嘆日後部門處事更保守。公僕人人自危情況,情況與特首林鄭月娥周一說失業情況較嚴峻下,看不到簽署效忠與公務員士氣有直接關係一說形成明顯對比。

代表俗稱「N仔」的職工盟屬下政府非公務員職工總會主席黃浩賢向眾新聞表示,非公務員僱員聘任時表明他們不是公務員、沒有公務員福利,「我們無公務員保障,就要遵守公務員規定,包括新加的(宣誓)聲明要求,會否對我們N仔不公平呢?」

前線醫護在抗疫工作中發揮相當關鍵角色。圖為醫護人員在去年8月在亞博館社區治療設施啟動時照片,並非圖中受訪者。美聯社資料圖片

兩輪公務員宣誓效忠要求影響全體公務員,由政務主任、港台員工、官校老師、司法機構政務處,甚至政府合約聘請的救生員及清潔工等都受影響。公務員事務局周一回覆查詢說,非公務員合約僱員受聘於政府,責任與公務員相若,應屬於國安法下的公職人員。

眾新聞接觸到兩名衞生署醫生,他們不約而同地憂慮,效忠要求下「政治紅線」並不清晰,憂慮個人言論被針對,部分身邊同事、尤其有私人市場需求的護士考慮離去。

衞生署合約醫生李醫生(化名)本身私人執業,有見疫情嚴峻所以主動加入衞生署到隔離營幫忙。他憂慮,在新宣誓安排下紅線處處,例如社交網站發言及參與示威被秋後算賬,打壓公務員言論及集會自由,下一輪宣誓時將會辭職明志。

李醫生說,2019年曾經參與多場示威,大部分都合法進行:「可能普通如參與七一遊行,對政府施政有些意見,可能都被當違反誓言都唔定。」

「(政府)想清除一啲佢哋覺得壞嘅(公務員),好似有個罩罩住你,你嘅言行最好符合我哋心意,否則就合情合理地炒咗佢,或者唔升職。」

雖然政府說公務員可繼續合法參與遊行示威,但公務員事務局在解釋宣誓內容的通告中,提及個人言論令人「懷疑他們在執行職務時可能會有偏袒」,或參與或鼓動「旨在動搖特區政府管治和施政」行為,都被視作違反誓言。

疫情下前線醫護加班(OT)是常態,雖有加班費,可是這並非李醫生的初衷。「絕對唔係靠政府人工,我喺private做一日,可能等同喺政府人工好幾倍。其實係特登返去幫手,因為我經歷過沙士,知道香港需要幫手。」李醫生說。

李醫生慨嘆:「我出面仲有其他工作,我唔想宣誓,我可以返出去,其他前線同事就可能被『綁住』。」

同樣參與抗疫工作的黃醫生(化名)則是其中一個無奈接受、計劃會簽署宣誓的公務員。

由於政府早前吹風多時,黃醫生說收到衞生署通知要簽署效忠特區及擁護《基本法》前,都已思考去留,因為基本上不簽等同不續任。他承認自己看得悲觀,就算不在衞生署,日後都難逃政治紅線,

我覺得佢哋方向,唔只要求公務員簽,就算我返HA(醫管局),都係publicly funded,一樣叫你簽同一份嘢,就算做private,每年註冊都要簽嘢,難保留喺香港都要簽。

與李醫生不同,黃醫生沒有參與任何示威或現場義務救護工作,但他形容現在政治殺到埋身。「到底條紅線拉到邊個位?可能依家講咗某句嘢,過多一年半載,被判定係違反某些規例,就用呢份(宣誓)嘢話:喔,你take咗oath,會秋後算賬。」

黃醫生說,自2019年示威後同事之間基本上完全避開社會運動相關的話題,現在演變成連頂頭上司局長陳肇始或停晚市堂食等議題都有意識地避開。「(陳肇始)要好熟好熟先講,其他都係避開。(晚市堂食)係熟嘅同事呻兩句。」黃醫生如是形容。

他說,類似風氣無可避免影響士氣。「做事比較defensive啲、保守一啲,例如有啲嘢其實覺得唔應該咁,用其他方法比較好,但既然老細講咗,唔會特登challenge。」

「公務員有唔做唔錯文化,但自從2019年加上oath-taking、立法之後,其實越來越勁。」

兩人都說,身邊同事都有討論去留,尤其是流動性較大的護士。李醫生說,經歷先前醫護罷工後醫管局威脅算帳,及今次簽署效忠要求,令前線醫護覺得缺乏保障。他說:

留在DH(衞生署)就是為市民服務,不是為了金錢,依家言論自由被打壓,人工又低過出面,不如就走。

黃醫生說,自己不是不想離開香港,只是因為到外地重新考牌,加上待遇不如香港,暫時都留在香港。他認同自己是apolitical(不關心政治),「有人說,政治就係你唔揾佢,都會殺到埋身,只係未揾到我,唔知邊時邊刻會。」

「依家呢一刻,就係盡量做自己本份,做得幾多得幾多。」

馬仲儀憂慮公立醫院醫生宣誓。資料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去年11月在電台節目時,曾說正研究公職人員宣誓範圍,並提及有意見認為「政府出糧、拿政府資助的便是公職」,也有意見認為有公權力就是公職,仍需要時間研究。

雖然公立醫院醫生不屬於公務員編制,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坦言,政府今次宣誓不從長計議,加上建制派不斷吹風,評估醫管局可能都頗難倖免。她透露,與醫管局高層私下談過,都感覺宣誓一事「走唔甩」。

至於時機,馬仲儀同樣感到悲觀,認為未必可等到疫情喘定才推動宣誓。「我個人比較悲觀,我懷疑是未必等到疫情下滑,可能經濟差,(政府覺得)你哋都走唔甩,既然公務員做,唔理,你地都(宣)埋。」

她表示,如果真的要引入宣誓要求,可能個別高級管理層宣誓較為合理,促請醫管局可以清楚交代處理。

據悉,醫管局未收到政府當局正式要求。

政府非公務員職工總會主席黃浩賢批評,林鄭周二時說失業情況嚴峻下仍有畢業生及其他人士加入政府,是迫他們為五斗米折腰。「香港經濟不景,好大程度是特區政府不封關的責任,特區政府打橫來說。」

黃浩賢表示在非公務員合約員工獲聘時,清楚說明他們並非公務員編制,「我們沒有公務員福利,不是終身制,是隨時都可以被不續約」,質疑做法不公平。

除了質疑違反宣誓聲明標準含糊,黃浩賢又說,不少合約員工也擔心,持有外國國籍的合約員工效忠時,會否違反其他國家法律,或者影響日後移民審批時遇上阻撓。他指出,有些合約員工考慮請辭,是否值得為政府工而宣誓,「一世都移唔到民,被外國政府審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