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失業率16年新高 社協:無家者人數倍升 多屬首次露宿 不懂求助陷困境


一場疫症令百業蕭條,本港最新失業率創16年新高,逾24萬人失業、超過13萬人開工不足。不少人失去收入或積蓄耗盡,初嘗流落街頭的滋味。社區組織協會表示,因疫情而首次成為無家者的人數較去年同期上升近1倍,預計情況會持續惡化,呼籲政府盡快推出新措施,協助一眾流離失所的人渡過難關。

南昌站行人隧道南昌站旁邊的行人隧道有十多間以雜物搭建的木屋,裡面居住了至少10名露宿者。   曾港深攝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表示,本港的失業人數不斷增加,而無家者數目亦同步增加,去年年頭已登記的無家者有1,423人,但過去至少有一半無家者個案均沒有登記,他預計本港目前已有超過2,000人露宿街頭。

吳衛東表示,協會去年下半年的調查顯示,104名受訪的無家者中,有99人因為疫情而失業,當中超過六成更是首次露宿。「佢哋好多都係唔懂得求助,亦都唔知道有啲咩社會資源,例如無家者可以申請關愛基金$4,500、有露宿者宿舍、合資格拎綜援等。」

酒樓廚師阿健工作的酒樓,在疫情期間大量扣減人手,令他被逼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   曾港深攝

62歲的阿健是一名酒樓廚師,本來與妻子和女兒一同在深圳居住,一向中港「兩邊走」的他,因為去年初疫情爆發未能回內地,至今已與家人分開了一年,他又指因社會運動及晚市禁堂食等防疫措施連番衝擊下,他也成為了失業大軍的一份子,甚至有兩個月無地方住要露宿。

「搵唔到嘢做,又返唔到去(大陸)住,咁都要搵個地方瞓㗎嘛,咪唯有係尖沙咀文化中心瞓住先囉。」阿健表示自己曾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及公園裡露宿,雖然他只是兩個月,但恰巧都在寒冬季節,令他更加體會到露宿者的辛酸,「嗰陣係過年嗰排,天寒地凍,凍到我腳都震埋,仲要落毛毛雨添,搞到好多地方濕晒,瞓唔到覺。呢啲時間真係好難忘,因為從來都未試過咁樣。」直言「難以理解其他露宿者點解可以瞓到咁多年!」

他又透露自己曾試過做「麥難民」,因為至少在室內環境不會太冷,但卻因為麥當勞的人流太多,阿健慘遭扒手偷去他身上僅餘最值錢的東西:手機。「最值錢唔係部電話,而係入面啲嘢!好似我個女喺學校跳舞嗰啲片、去玩嗰啲相都冇晒啦。」。

雖然失業和流離失所,但阿健從未想過領取「綜援」,因為他認為自己「有手有腳、行得走得」,絕對能夠工作,現時只是暫時無工開而已。他指不少露宿者年紀大及有長期病患,缺乏工作能力才要露宿街頭,「政府對我哋呢啲下等人嘅幫助係唔足夠,全部資助都係幫晒啲大老闆,唔係我哋受益,受益嗰啲係大老闆,好似海洋公園單嘢已經係啦!」

阿健隨後在社區組織協會的協助下找到宿舍居住,正式脫離露宿行列。以往在酒樓做中菜廚師的他慨嘆,若疫情持續他便要繼續失業,「冇辦法,而家晚市唔准堂食,酒樓主要係做晚市㗎嘛,唔通真係靠晏晝啲人哋嚟食一盅兩件維到皮咩?邊有得做。」他冀昐疫情盡快過去,政府逐一放寬防疫措施,恢復晚市堂食,生活便可以回復正常。

Joey露宿街頭時間長達一年,多數選擇在公園的長椅上休息。   曾港深攝   

露宿者亦似乎有年輕化趨勢。已有一次露宿經驗的Joey今年39歲,從事建築工作,兩個月前因為工作的地盤有確診個案,隨即無工開,再次成為無家者。

Joey曾經在屯門、元朗及深水埗一帶的公園露宿,他憶述在公園露宿時也有不愉快經歷,「喺公園瞓就唔可以由朝瞓到黑嘅,朝早要早啲起身,因為俾啲晨運客見到都唔太好,佢哋都會有啲歧視眼光咁。」他又提到冬天時露宿特別辛苦,只可選擇天橋底等較溫暖的地方睡覺,到公園的公共浴室洗澡只有凍水供應。

他亦提到政府開放的避寒中心位置偏遠,「開埋係啲山旮旯地方,基本上都冇咩人會去嗰啲地方。」所以Joey寧願在公園裡露宿,也不願到避寒中心過夜。及後社區組織協會到公園派發物資時發現了他,吳衛東問他為何年紀輕輕便要流落街頭,隨後協助暫時入住仁愛之家,直到他找到工作,付得起宿舍租金為止。他認為現時只可「見步行步」,對未來沒有太大希望,只希望人人有工開。

社區組織協會過去一年收到不少露宿者的求助電話。   曾港深攝

避寒中心是否如Joey所說位置偏遠?其實民政事務總署在18區均設有臨時避寒中心,吳衛東解釋無家者抗拒入住有幾個原因。首先,避寒中心並非長時間開放,只有在寒冷天氣警告生效下才可以入住,「如果落咗警告,聽朝7點就會嘈醒你,8點就要清場,咁你瞓得最好嘅時候比人叫醒,出咗外面可能就會凍親,呢個係一個不穩定因素。」

另外無家者都擔心被偷去家當。不少露宿者都是老弱人士,他們未必能夠把自己的家當全部轉移到避寒中心,但如果不搬的話,又要擔心會否被人偷走,寧願不入住。而就算真的選擇到中心暫住,中心卻沒有提供儲物櫃,曾經發生過失竊事件,這些都是令露宿者卻步的原因。

吳衛東認為社會對無家者的態度很兩極化,有人會捐贈衣服和食物支持,但同時亦有部分人對露宿者反感,覺得社會不應該幫助他們,他強調:「無家者,佢哋係冇犯罪,只係有住屋嘅需要。」他希望社會人士對無家者能多些包容。

吳批評香港的住屋問題多年來都未曾解決,「有露宿者甚至覺得租屋住係衰過瞓街,試想像一下,$2400租一個床位,係冇窗,仲要有木蝨,所以佢哋會寧願再露宿;如果輪候公屋,你係單身人士,就算你30歲以上,都要等候27年以上,因為有計分制;申請宿舍,政府資助宿舍係要輪候幾個月,而且只係能夠住半年。」,種種因素底下,露宿者或許真的寧願繼續露宿街頭,也不願「貼錢買難受」。

吳衛東認為政府現時的政策根本未能真正幫助到無家者,他提出三個改善要求,除了寒冷、酷熱天氣警告生效及八號風球下可入住避寒中心,應增設每晚都開放的「臨時收容中心」;疫情橫行,無家者感染疫症的機會率比其他人更高,有國家主動租酒店予無家者暫避,認為港府可作參考;延長半年為期限的政府資助宿舍入住期,最好可以住到2至3年;向失業的無家者發放「失業救濟金」,紓緩他們在失業期間的生活壓力。

吳衛東認為政府現時的政策根本未能真正幫助到無家者,呼籲政府盡快執行新措施,協助一眾無家者渡過難關。    曾港深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