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花市折半,公信清零;官不同理,民怎齊心?


特區政府再次完美示範如何可以同時激怒所有人。離開年宵花市只餘一個月左右,政府宣布取消花市。花農反應強烈,群情洶湧,政府拖了一個多星期決定恢復花市,但規模減半,同時引進一系列防疫措施:控制人流,清洗攤檔,工作人員測試等等。結果是:花農繼續不滿,市民沒有講多謝,醫療專家認為花市半開會帶來病毒擴散風險,公務員也多了很多工夫做。至於有些已在市區零售點準備引進年花的小店,那些因為沒有花市而改變銷售計劃的本地花農、年花代理商等等,一定因為政府「彈弓手」而深感折騰,忐忑不安。全城駡聲四起,民望本已低迷的政府,其公信力基本清零。

在年宵花市開唔開的問題上,林鄭政府也進退失據。資料照片

市民對政府的抗疫表現,既不滿、又憤怒、更多是沮喪與無奈。而不滿的情緒是跨階層、跨政治光譜,不能簡單歸咎於前年反修例運動所導致市民與政府的關係破裂。不過,也有為政府講説話的人。他們的主要論點是:香港疫情相比世界很多地方都不錯,確診數字和死亡率算是偏低。可能政府官員也是這樣想,因為他們面對公眾的態度是志得意滿,而不是誠惶誠恐,亟欲表現自己是運籌帷幄,而不是進退失據。
 
上述論點的潛台詞是香港人是刁民,對政府不公道。真的如此嗎?香港疫情不是太差應該歸功於政府?抑或是如果不是政府犯錯頻頻,香港情況應該比現在好得多?一年前,香港出現第一個新冠病毒確診,市民四處奔波以張羅口罩、潔手液、家居清潔用品,甚至日用品,主動減少社交活動。當時官員卻表示戴口罩並非必須,另外先是拒絕封關,然後只是局部封關。最後香港成功應付疫情第一波,確診和死亡數字比率差不多是全世界最低,應該歸功於市民,抑或是歸功於政府?
 
香港現處於疫情第四波,我想不起世界上還有那一個地方有四波疫情這麼多。而香港每一波疫情的起點都是輸入個案,亦即是因為政府把關不嚴而引起。市民一而再、再而三的疫情搏鬥,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市民抗疫疲勞,是因為他們從來都是鬆懈、不負責任呢?抑或是因為政府抗疫失策,令市民無所適從,筋疲力盡?
 
政府表現差勁,我們沒奈它何。罵官員幾句,不是真的期望有什麼後果,反正自2003年之後,沒有一個按問責制度任命的官員因為表現差、失民心而下台。市民批評官員,不過是想消消氣而已。
 
但消消氣也難。因為林鄭月娥説:既然政府沒有責怪市民,市民也就不應該責怪政府。花市「唔開又開」,官員否認是轉駄,只不過是用時間想清楚怎樣搞花市。還有較早前,在疫苗「有得揀還是冇得揀」的問題上,並不是政府改變立場,而是傳媒錯誤解讀。去年底政府開始要求抵港人士要在酒店隔離,比專家建議遲了大半年,但沒有説一聲「對不起,做遲了」。還有:測試數字長期追不上專家的建議;安排做追縱工作的人手不足,未能在病毒社區擴散之前切斷傳播鍊;滿街都有口罩賣的時候政府才向市民派口罩,而且還要等到確診數字低企才會派。還有、還有⋯失誤之多,不能盡錄,但政府總是不認錯。
 
在抗疫得失的認知上,官員與市民看法不同,也罷了。更嚴重的問題是,我們完全不覺得官員對市民的痛苦感同身受。一百多條人命,其中不少連跟親人作最後話别的機會也沒有。萬人確診,其中一些情況嚴重者可能還要面對康復後的後遺症。百業蕭條,除了官方的失業大軍外,還有不少人原職減薪、放無薪假、轉行減薪糊口、冒險創業苦撐等等。還有很多中小微企東主在結業與苟延殘喘之間掙扎,為資金周轉殫精竭慮。飲食、娛樂、個人服務場所在市道疲弱的時候仍要增加防疫措施,更要擔心被政府的突然措施殺個措手不久。還有:在公立醫院艱苦作戰的醫護人員,縱使有較高感染風險仍會緊守岡位的前線工作者,未能在家工作、每天仍然要依靠擠擁的公共交通工具來往工作間的雇員,因為子女不能回校上課而費盡思量安排工作、生活、學習的父母。官員有對普羅大眾的痛苦、對他們逆境求生自強作出過什麼表示嗎?
 
政府宣傳中有一個常見詞:齊心抗疫。每當見到這幾個字時,我覺得啼笑皆非。官員沒有同理心,對市民的苦況冷漠抽離,政策和言行經常都是「堅離地」。既然政府不與市民同理,市民又怎會和政府齊心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