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新舊特首爭功 油尖旺圍城 政務職系表忠 利君雅遭殃


過去一周,較矚目的政治新聞有三則,一是前特首梁振英倡議以協商方式產生下屆特首,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不同意,認為回歸以來特首都是選舉產生,應維持這做法;二是香港電台處理利君雅受聘安排再惹爭議,繼重啟調查延長試用期120天後,再以調查未完成為由,要求她轉簽短期合約;三是周六凌晨政府刊憲封鎖油麻地、佐敦、官涌一帶,封鎖區內民眾不能離開,須於周一早上解封前完成檢疫(最新發展是周一凌晨解封)。這三宗新聞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突顯了香港管治內地化帶來的挑戰。

有留意疫情報道的人都注意到,儘管中央三令五申要求香港抗疫盡快「清零」,特區也陸續收緊了邊境的強制檢疫隔離措施,但本地社區感染並未有受控跡象,持續多日每天都有數十宗甚至上百宗新增感染,而且許多是本地感染但源頭不明,反映病毒正在社區迅速擴散,尤其油尖旺一帶,舊樓環境衛生較差,人口又較密集,多幢大廈出現集體爆發,疫情似有失控之勢,令香港市民和中央官員都看得搖頭嘆息。

協商抑選舉產生下屆特首,不單是前特首梁振英與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之間的政治角力,也是兩條政治路線之爭。

就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有意角逐2022年特首寶座的人自然認為是天賜良機,正好在此時向林鄭月娥發動政治攻勢,在北京領導人那裏,用力攻擊她管治無方,遲遲未能妥善控制疫情,藉此營造必須換特首的政治局面。

其次,這些人會向中央進言,既然要換特首,就應貫徹北京替香港訂立港區國安法的方針,即京官直接介入香港社會管治,領導香港執法部門四出搜捕危害國安分子,與西方社會針鋒相對,下任特首必須強化一國及中央的全面管治權,以之作首要施政綱領,因此不能沿用1200人選舉委員會產生特首的做法。

因為,泛民主派和工商界加起來很有機會佔1200人選委會過半席位。過去,泛民選委不夠團結,或不與建制選委搞策略合作,而工商界選委又比較尊重北京意願,所以梁振英和林鄭月娥都能順利拿逾600票當選,但難保在國安法陰影及西方制裁壓力下,工商界和泛民會策略性聯手,利用選委不記名投票的安排,使北京欽點人選落敗,讓工商界與泛民支持的、獲國際社會接受的人選得到過半票當選,逼北京恢復較寛鬆的管治路線,屆時北京就會非常被動。

換言之,若中央同意繼續現行強硬的對港管治及抗擊西方的政策路線,就必須廢除選委會機制,改以協商(即是委任)的方式產生下屆特首,這樣才能排除一切政治風險,確保中央欽點人選當上特首,反正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都有協商這個選項,只要修改基本法附件就可成事。

所以,協商抑選舉產生下屆特首,不單是前特首梁振英與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之間的政治角力,不純粹是兩個人或兩派系之間的權力爭鬥,也是兩條政治路線之爭,其反映的是後國安法年代香港管治急速內地化的挑戰,就連最根本的選特首辦法也醞釀大變,就連安全系數極高的1200人小圈子選舉,也可能維持不下去。

可是,這樣一來,就等如讓全世界看到,在習近平治下,香港特首產生辦法的民主程度,竟然倒退到比胡錦濤、江澤民年代都不如。1997年特區首屆特首,還有一個400人選委會,還可以4人角逐,投暗票兼公開唱票,做戲做足全套,以便產生江澤民早已握手欽點的董建華,到了習近平年代居然變成協商產生,中央的面子和權威往那裏放?

權衡得失後,中央可能採取折衷做法,即加強介入及操控特首選委的產生過程,利用參選聲明及當選宣誓等機制,把不聽話的選委剔除(DQ),必要時再改動投暗票安排,確保選委會可貫徹中央意志,藉此勉強維持「選舉產生特首」這塊遮醜布。

港台出爾反爾,再度提極不合理要求,要利君雅改簽短期聘用合約。  眾新聞製圖

利君雅事件為什麼令港台管理層一再出醜?因為中央要鏟除不聽話的公務員、藉此殺一儆百的政治指令,與香港政府部門管理公務員的一貫體制,產生了不可調和的矛盾,這事件跟特首產生辦法醞釀大變,其實也是香港管治快速向內地靠攏造成的挑戰。

如果按照公務員一貫的管理制度,利君雅服務滿3年、沒有犯重大過錯,就應該完成試用期,過渡為長期合約公務員,這是所有公務員都經過的正常程序。如果利君雅犯了重大過錯,通過正常紀律處分程序確認,早就可以把她解聘。

可是,如今港台的做法卻是,把一項針對她但已審結的投訴,重新啟動再做一次調查,藉此要求延長試用期120天,這個罕有的做法違背了香港法律制度下最基本的一罪不能兩審(no double jeopardy)的原則,本來就欠缺法律或合約依據,但利君雅在壓力下還是勉強同意了這個不公平的安排。

120天快過去了,重啟調查遲遲未能完成,港台高層確認,延誤與利君雅無關,卻說不出因何延誤,既然說不出理由,就應該尊重合約精神,結束試用期,但港台竟然出爾反爾,再度提出極不合理的要求,要利君雅改簽短期聘用合約,這樣做等如不經紀律程序,玩弄行政手段,施壓逼公務員自行離職。

這種卑鄙的政治手法,完全背離了香港公務員管理制度的一貫原則,反映政務官職系的副廣播處長正在不擇手段,只求完成上頭交代的政治任務,把膽敢公開叫特首「說人話」的記者逼走!如果特區政府電台真的容不下一個敢言的小記者,乾脆運用詮敍權力把她解僱就是了,何必這樣玩弄手段丟人現眼?

圍封油尖旺一役,成效強差人意。  美聯社圖片

大面積圍封社區強制檢疫,在內地早已是防控疫情擴散的標準做法,對香港來說,卻是一個大挑戰,但在疫情久未受控下,特區政府已別無選擇,在建制派議員及媒體再三催促下,只能冒險試行,圍封油尖旺一役,成效強差人意。

為何圍封社區強制檢疫這樣困難?其一,絕大部分香港市民要上班搵食,許多升斗市民手停便口停,假如社區被封鎖不能進出,因而無法上班,萬一失去職位,政府是不會補償的,所以封銷社區要慎之又慎,避免損害市民生計。

其二,油尖旺是舊區,人口密集,住宅與商業樓面混雜,區內還有小巴總站,穿梭人流不息,基於各種原因要進出的都有,一刀切封鎖會產生許多混亂,要做好周詳規劃,例如交通工具改道,商鋪關門不營業等,規劃不足便混亂叢生。

其三,規劃封區涉及部署大批檢疫人員進駐,又有大批警員協助把守,並有支援人員調動物資,應付區內居民各種緊急的生活需求,這樣多的人員部署,就很難不走漏風聲,一旦走漏風聲,區內居民聞風外逃,封銷強檢的作用就大打折扣,這正是今次封區碰到的真實難題。

其四,封區涉及以萬計居民的行動自由和健康,相關的信息發布必須合時及準確,令受影響民眾知道,懂得如何配合檢疫,但特區政府這次在統籌信息發布上失誤甚多,廣受市民詬病,必須認真檢討,汲取教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