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父親參與六七暴動被槍殺 兒子:有時唔知應該咩立場


 

鄧穎滔今年51歲,父親因參與六七暴動中槍身亡,當時他只有一歲半。媽媽一直不願重提這段歷史,令他前半生都不知父親身葬何處,直至幾年前才得知。他今早和六七動力研究社一起拜祭亡父,被問到如何看待事件,他說:「我自己係土生土長香港人,有時都唔知應該咩立場。」

鄧穎滔(右)父親因參與六七暴動而死,多年來都是家中禁忌話題。何君健攝

今年是六七暴動50周年,六七動力研究社、暴動被捕者及家屬等逾百人,今早到粉嶺和合石墳場舉行公祭。這裡一共葬了16位因參與暴動而死的工人,其中就包括了鄧穎滔的父親-鄧自強。

據六七動力提供資料,鄧自強是一個樹膠塑膠工人。他在50年前的6月23日,因警察防暴隊攻打工會,他與數十名工友反擊,工會被攻陷後,被警方用槍打死。鄧穎滔當年只有一歲半,「他過身時,所有事情都是工會幫忙處理,處理之後,家母亦不希望再提這件事情,從來無帶過我們來拜祭。」

鄧穎滔說,那是母親一輩子的心結:「我想一個女人這麽年輕,先生就橫死,無人會願意提。」父親的過世是家中禁忌話題,所以他和哥哥多年來一直不知父親葬在哪裏,只能斷斷續續地找,但和合石墳場大得很,單憑一人之力又豈能找得到。

直至幾年前偶然認識了六七動力研究社的人,「講起我正在找我爸爸的墓,原來他們當時已經找到他的墓,每年都去拜祭,他們就帶我上來。」

六七動力研究社、暴動被捕者及家屬等逾百人,今早到粉嶺和合石墳場舉行公祭。何君健攝

被問到找到父親的墓有何感受,鄧穎滔沉默了幾秒才說:「知道都開心的。」不過儘管他找到了父親的墓碑,母親依然拒絕前來拜祭,「媽媽一生人都放不下,放不下我爸爸這麽早過身。」他說現已無人可以解開母親的心結。

父親參與六七暴動,被警方開槍打死,他又如何看待這場事隔五十年的運動?鄧穎滔只簡單地說了兩個字:「悲劇。」他沒有解釋太多,但認為父親當時的確「衝動咗啲」。

我想到現在,那件事的爭議性比較大,我自己土生土長香港人,有時都唔知自己應該咩立場。

但他鄧穎滔強調,無人應該遺忘歷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