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足球員的吶喊】准開花市唔准踢波 梁冠聰:封場影響成個足球產業


政府早前宣布復辦2021年花市,令停工多時的本地體育業界人士怒氣沖天,批評「球場用嚟賣花都唔畀踢波」。香港足球運動員暨評述員梁冠聰認為政府的決定不合理,又指封場影響的不單是職業足球員,而是整個足球產業,「除咗足球員,仲有教練、物理治理師、球會工作人員等,一隊球隊入面係有好多林林總總嘅人士,呢班人其實都好需要呢份工作,所以影響其實非常深遠。」

梁冠聰認為准開花市唔准踢波並不合理,因為花市的人數相信會比踢足球多很多。   周滿鏗攝 

28歲的梁冠聰現時效力港超聯球會東方龍獅,司職防守中場。他形容這段疫症禁賽期間是他職業生涯中最難捱、亦最難忘的時光,因為相信未來都未必有機會再經歷如此嚴重的疫症,難捱則在於自己很久未試過一段長時間無波踢。唯一值得開心的就是可以放一個長假期,「但我覺得呢個假太長,我真係恨不得呢個假快啲完,即刻衝返球場踢波!」

對於政府復辦花市,而花市舉行的地點卻在港人禁足的足球場,球場過去又不可進行球類運動,包括球隊日常的操練都都要剎停,梁冠聰坦言並不合理,「如果花市都可以開得,咁用返一個相對嘅理論,即係計返人數、社交距離、危險性等,咁踢波又無咁多人,又唔會有近嘅距離,係咪可以容許去做呢?我覺得呢樣係值得研究同考慮囉。」他直言就算運動員對政府決定感到不公平也無能為力,「有咩辦法啫?始終決策者有決策者佢嘅諗法同思路啦,可能我哋未必理解到咁多」。

梁冠聰又質疑是否須要一刀切禁止所有球類活動。他舉例,打網球時球員之間都有一定距離,某程度上都可符合社交距離的規定。他強調今次是關於整個香港體育界的事情,所以在防疫政策及體育運動兩方面的平衡要更仔細去研究。

回想疫情持續超過一年,他皺皺眉說:「嚟到而家第四波疫情,香港人抗疫都成年,其實係咪有啲嘢可以吸取到個教訓,或者可以做得更加好呢?」

梁冠聰冀昐球場盡快重開,讓港超聯重啟,以免球會退賽潮重演。    周滿鏗攝

上季的港超聯因為受疫情影響,復賽後便由10隊變成6隊,假如今季的球季繼續停擺,原定六月完結的賽季相信必定再度延長,有球圈人士擔心,若繼續停頓,或許會再令球會退賽潮重演,令本身只餘八隊比賽的港超聯再度萎縮,更甚令到職業聯賽或在港消失。

梁冠聰同意球圈人士的推論,坦言自己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上網都見到好多球迷討論,話而家係咪去咗香港足球嘅冰河時期呢?雖然我暫時都覺得仲樂觀嘅,因為都仲有好多投資者係鼎力支持,但再係咁(封場下去),係咪要令到啲投資者卻步呢?」他又提到封場影響的不單是職業足球員,而是整個足球產業,「除咗足球員,仲有教練、物理治理師、球會工作人員等,一隊球隊入面係有好多林林總總嘅人士,呢班人其實都係好需要呢份工作,所以個影響其實非常深遠。」。

他直言,暫時看不到疫情可以很快完結,但香港現時已有不同的防疫抗疫政策及措施,例如居家隔離及定期檢測等,而職業運動員其實理應是較「安全」的一個群組,「因為我哋其實係每個禮拜都要進行檢測,如果有練波有比賽,係兩至三日就會檢測一次,即係話我哋知道自己嗰個身體狀況會出事嘅機會,或者頻密程度,應該係比起其他行業或者工種更加了解。」所以他認為在疫情之下讓職業足球員復工,並不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梁冠聰擔心缺乏團體訓練,復賽時難以一時三刻恢復狀態。    周滿鏗攝

另外,傑志、理文以及梁冠聰效力的東方龍獅,將有機會代表香港出戰亞洲賽,料四月就會展開分組賽,若一直停操停賽,對各球隊爭取好成績亦有極大影響。梁冠聰則以球員狀態的角度去分析,「當然絕對會有影響,你自己訓練,再去返團隊訓練,然後比賽,其實係兩碼子嘅事。根據之前疫情復賽嘅經驗,至少要踢返兩個禮拜,先會有啲感覺返嚟,都未講可以調整到個狀態去到最TOP喎,所以保守估計要復賽後調整返個狀態上最TOP,我諗都要至少三星期。」他坦言現時都將近二月,時間上其實非常緊張,希望政府能盡快重開足球場,讓球隊可以盡早備戰。

一場疫症,世界停擺,但梁冠聰相信香港運動員在這段時間無一刻想過停下來,「我諗所有香港運動員都要抱住一個永不放棄嘅精神,希望喺呢段期間繼續堅持你嘅夢想,繼續做你想做嘅嘢,爭取你想做嘅嘢,希望將來所有嘢回復正常之後,我哋會變得更好。」

全港15個年宵市場地點,選址都是在康文署的硬地足球場。   周滿鏗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