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看不見的公義


【撰文:寶福山雅治】

一直以來,大部分法律學生或有意攻讀法律的同學都「公義不離口」,連跟師父上庭時都不忘拍下假髮並說一天終會戴上它並秉行公義。以專業協助市民尋求公義都是一般人對法律從業員的期許。很多人都聽過一句法律界的金科玉律:

「公義不但必須彰顯,而且必須彰顯於人前」(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 undoubtedly be seen to be done)。

這句至理名言已經98歲,於1923年由時任英國首席法官(Lord Chief Justice Hewart)於 R v Sussex Justices, ex parte McCarthy 一案中說出。該案的主角是一名電單車司機,在一宗意外後被控一項危險駕駛罪。整個審訊過程中,被告及其法律代表均不知主審法官的書記原來亦是一間律師事務所的人員,而該事務所正在該交通意外的民事索償案中代表另一方。最終被告被裁定罪名成立。得知此事,被告立即上訴,而原審法官亦作出誓章,強調裁決時並無諮詢有關書記,定罪與其無關。

Lord Chief Justice Hewart。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英國法院裁定被告上訴得直,定罪撤銷。Lord Chief Justice Hewart認為,本案關鍵並不在於有關書記有否影響甚至干預法庭裁決,而是到底有關書記是否和該刑事案的民事部份有關連,因而使其不適合擔任本案書記。因此,即使法庭全盤接納原審法官的證言,即裁決與該書記無關,亦不能接受書記繼續履行其職責而不避嫌的行為。除非有證據顯示被告或其法律代表一早知悉有關情況而不作出抗議,從而在搏取脫罪失敗後以此為上訴理由。

公義能否彰顯於人前須要多方面進行,小至在法庭上不能拍照,大至上述案例中的避嫌,一個小小的錯誤都足以令人對法律制度失去信心。懂的避嫌是其中至為重要的一環。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的行為守則均以大篇幅去解釋甚麼時候要避嫌。筆者曾在一次審訊中見到以下場面:傳召證人後,另一位辯方律師站起來,要求法官先請證人離庭,然後告知法庭該證人為其中學同學。法官聽罷,順序詢問控方及其他被告,有沒有反對該律師繼續處理本案。

剛退休的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妻子為上訴法院法官袁家寧,在其上任時,馬官已公開宣布不會處理涉及其妻子所處理的案件的上訴,這亦是避嫌的做法。然而,新任的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便在這政治氣候不佳的情況下行錯了一步。

張舉能1月11日在禮賓府宣誓就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政府新聞處圖片

自反修例運動已來,法治已蕩然無存,司法改革之聲不絕於耳。新科大老爺上任後的第一宗案件正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先生保釋覆核的燙手山芋。就在正式聆訊前,傳出特首與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單獨會面的消息。特首當然回應指會面只談及司法機構的內部事務如職員事務及資源調配等,亦表示作為行政長官,她不會跟法官討論案件。由最可信及誠實的特首回應此事,相信市民亦可放心,他們定沒有談及國安法案件!

其實,新科大老爺上任前已給予人們保守的觀感,加上在如此敏感的時候與特首單獨會面,即使他內心是希望公義得到彰顯的,抱歉,市民已看不到公義將如何彰顯於人前。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