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府修例引入「非本地」醫生 疑向大陸受訓開綠燈 食衞局長最終拍板


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將推出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的新機制,申請人必須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在認可「非本地」醫學院畢業及獲醫生註冊或專科註冊,日後須一段時間內在香港公營醫院執業,不能直接私人執業。林鄭周四在立法會答問大會說,將在本立法年度內向立法會提交修訂《醫生註冊條例》的草案,聲言「我們決心好大,唔會跪低」。

林鄭在大會多次以「非本地培訓醫生」而非「海外醫生」表述,醫學界廣泛質疑是放寬於大陸受訓的港人有關。

港府今次制訂認可外地醫學院方向與新加坡類同,不過根據新加坡法例,衞生部長要在諮詢新加坡醫務委員會後才修改認可醫學院名單,但根據食衞局周四晚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則建議在醫委會外另立一個新的委員會,向食衞局局長建議(for consideration by the Secretary for Food and Health)。這亦意味,政府方案參照行政會議成員、自由黨張宇人私人條例草案建議,由食衞局局長最終拍板認可醫學院名單。

新的委員會成員包括衞生署署長、醫管局行政總裁、醫委會主席、醫學專科學院主席、兩間醫學院院長及政府委任其他成員。不過,建議委員會幾乎刪去所有選舉成分的代表,包括醫委會中醫學會提名/選舉代表、醫生全民產生代表、病人組織業外委員等。

此外,新加坡考慮到本地培訓醫生人手陸續增加,在2020年起將認可海外醫學院名單由160間減少至103間,包括剔除廣州中山大學醫學院、浙江大學醫學院、武漢大學醫學院及四川大學華西醫院;保留的中國大陸醫學院,則包括北京大學醫學部、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清華大學協和醫科大學,及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

醫學會會長蔡堅及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均質疑,新建議免去外地醫生再考香港執業考試的要求,最終影響本地醫療水平。蔡堅形容是中門大開:「連考試制度都無,市民睇醫生講彩數,(視乎醫生)有無最低執業水平。」

社區組織協會則說,原則上同意修訂方向,但要視乎細節包括對解決人手不足力度、確保醫生質素機制等才決定會否支持。社協強調,必須確保引入醫生的質素與香港醫療水平相約,才能保障病人權益。

醫生2019年曾集會,反映工作壓力爆煲。港台片段截圖

翻查資料,新加坡與香港在2018年同年提出增加醫學院學額,新加坡衞生部與新加坡醫委會預期本地醫生人手在2023年回穩,所以削減認可海外醫學院的名單。

至於香港方面,林鄭在2016年提出修訂醫委會組成,但因醫學界憂慮放寬執業資格而強烈反對,最終建議在2018年調整後才通過。去年11月林鄭在施政報告答問會時曾經形容,支持局部放寬輸入海外港人或港人二代醫生,並希望打一場「和平無硝煙的仗」。

今次政府正式提上議程,適逢一直強打議題的自由黨兼行會成員張宇人亦提出私人條例草案放寬醫生註冊規定。

根據張宇人的草案擬稿,增減認可醫學院機構的權力不屬法定機構醫務委員會,而是在食物及衛生局局長手上,局長可有權批准「在香港以外」大學或機構或執業資格考試,而水平不低於香港執業測試,便可加入認可機構。政府周五會召開記者會,目前未知幾大程度吸納張宇人建議的內容。

根據張宇人的私人條例草案建議,增減認可機構的權力在食衞局局長。
新加坡2020年最新修訂認可的103間醫學院。新加坡醫委會截圖

林鄭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列舉香港公立醫院仍缺乏660個醫生名額,而1995年修訂《醫生註冊條例》時,英聯邦及新加坡醫生可自動在香港註冊執業,當時與香港本地醫生比例是1.2比1。她說:「換句話說,我們每培訓一個本地醫生,同時引入至少一個非本地培訓醫生,從而增加醫生整體供應,豐富香港醫務界的人才庫。」

林鄭又點名列舉世衞前總幹事陳馮富珍、前中大校長兼行政會議成員李國章及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都是長期服務香港的非本地培訓醫生。李國章及行會另一名醫生林正財將一同解說政策。

林鄭強調,對放寬醫生執業立場堅定不移,政府決意解決醫療人手短缺,「決心很大,我們不會跪低」。她又形容建議針對香港永久性居民,框架不算大膽,對公立醫院醫生而言,「多百幾個醫生幫你」,期盼得到公私營醫生支持。

建制派在會議上普遍表達歡迎建議,張宇人更批評有醫生「醫醫相衛、排外」。

蔡堅批中門大開 馬仲儀憂如同免試

目前外地醫生不論直接投考或有限度註冊,都需要考取香港得執業試才能正式執業。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說,引入認可醫學院等同跳過執業考試,只要是當地認可醫生就可以來港執業。她憂慮,外地及大陸醫學教育模式與香港完全不一樣,舉例過去公立醫院都曾接受大陸醫科畢業生,但「英語水平、工作模式及知識專業需要磨合」,免去執業試及一年實習等同免去這些培訓。

「內地醫學教育不一樣,授課語言不一樣,也不只是識睇十隻病,仲有medical ethics、科學的教授。」馬仲儀如是說。「每一個地區都有自己醫學院,即使澳門都有自己醫學院,不是science,是有arts和sociology,有community med(社區醫療),要理解醫療體系。例如私家醫生要refer病人去哪裡、去甚麼政府部門、甚麼機構看,現在(建議方案)都無這些部分。」

她舉例說,馬來西亞亦容許當地人持海外執業資格回國執業,但有些醫生到俄羅斯甚至第三世界資格執業,徒為當地醫療體制帶來問題。

經過執業試風波後,當局2019年修訂有限度註冊醫生在公營醫院工作無需一年培訓,馬仲儀擔心在新建議下,外地醫生連執業試都不用就可以到私人機構執業,反而令公營體系容易流失人手。

蔡堅質疑建議有如中門大開。眾新聞資料圖片

醫學會會長蔡堅形容,今次方案是中門大開,取消醫生執業的統一和最低標準。對於部分人認為新加坡也可接受中國大陸培訓醫生,蔡堅反駁:「因為新加坡唔係中國一部分,香港係中國一部分,如果批左4間(大陸醫學院),點解得罪其他?其他(醫學院)都唔會認差過其他。」

至於外界觀望增減外地醫學院權力誰屬的問題,蔡堅形容如果由食衞局局長負責,等同容許「有權有勢的人安排女同女婿返嚟」。但身兼醫委會成員的他形容,一開機制就難以刪減名單,不會羨慕由醫委會審批,他慨嘆:「香港都變曬,無得好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