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馬克龍祝捷會兩樂曲 


 

 

馬克龍贏得法國總統大選的祝捷晚會,有兩首樂曲很能說出這一夜的法國心情:馬克龍步出羅浮宮廣場一刻,背後古典建築長廊若隱若現,現場響起貝多芬第九交響曲《歡樂頌》;到了晚會結束,全場意態激昂合唱法國國歌《馬賽曲》。一個候任總統的祝捷會,應是安排細緻到每個環節設想周到,《歡樂頌》既有歡樂本意又是歐盟盟歌,馬克龍維護歐洲一統意涵明顯;《馬賽曲》則是突顯對法蘭西不屈不撓的身分認同。未來怎樣在西歐大一統前提下捍衛一國本色,是馬克龍以及九月舉行大選的德國總理默克爾的使命。

儘管有幾百萬白票廢票,仍有六成五法國選民向極端主義說「不」,為西方近幾年低眉失額的左派或廣義上的自由派注入強心針。近幾年,歐美左派與自由派一個接一個倒下,美國的希拉莉、英國的工黨,輸得灰頭土臉無面目見江東父老。到了法國大選此役,馬克龍丟下左派招牌,以中間派身分代行把守自由主義大門。不像隔海英國人的涯岸自高,也非美國佬的實用主義當頭,法蘭西民族的理想主義是在巴士底監獄、《國際歌》與《馬賽曲》當中孕育。在這次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前夕,法國社會縱然對馬克龍的虛與委蛇很是不滿,也有表示投白票以示對面目模糊政客的反彈,可是當法國傳統價值面臨挑戰時刻,選票源源不絕流入馬克龍的票箱。

其實馬克龍便是妥協主義的產物,脫離社會黨政府,被視為政治取態上的讓步。然而法國第五共和來到今天,身處的並非妥協主義便可解決的政經與社會矛盾:法國在歐盟與法國的二元框架,如何以身作則繼續追尋大歐洲美夢,同一時間保住法國顏色,等於左手畫圓右手畫方的艱難。馬克龍能否做到這種超卓,未來五年必須向歐洲和法國展示他有這種能力,不然的話,今次落敗卻非落魄的馬林勒龐,五年之後的得票就不只今次的三成五,說不定主客易位,六成五的是她而不是尋求連任的馬克龍。

選舉落幕,歐美自由派傳媒湧現一種相當有趣現象:為馬克龍勝選的歡呼響遍大西洋兩岸。毫無疑問,這是源於去年歐美兩次投票的受挫,英國脫歐公投與美國總統大選,自視自由主義傳人的政客一一重創。這兩場敗仗之後是法國大選,法國人民肩上扛着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降的大西洋精神。若說特朗普與文翠珊的立場是加上引號的「右」,馬林勒龐則是如假包換毋須引號的右,於政治光譜而言是極端右翼,所屬國民陣線的高層更有否定納粹暴行的前科,馬克龍面對的就是這種挑戰。如今給他守住不敗,歐美傳媒噓一口氣沉然解脫,此役存亡的重若千鈞由此可見。

於誓言打贏這場法國價值保衛戰來說,馬克龍扮演的是選民用以抵抗馬林勒龐的工具性角色,現在上層建築有望臻善,接下來的具體施政臨到考驗時刻。法國當前千頭萬緒,從每周工時35個鐘頭的爭論,到全民上下對全球化的反彈,此外是經濟凋敝與恐怖主義,這些都不是一個充滿政治道德信仰的總統所能輕易應付。有一種說法,要辦妥這些事,法國需要新一代的拿破崙三世或者戴高樂將軍。前者縱橫捭闔強勢治政,是這位十九世紀法國第二共和君主特色,後者雄才大略充滿魅力,是說出「每當有需要時,我的責任是把法國擔當起來」氣吞牛斗之言的二十世紀法國象徵。馬克龍會不會是入型入格成為拿破崙三世或戴高樂,恐怕五年後才有結果。但在這五年之間,馬林勒龐在旁虎視眈眈,馬克龍稍有閃失,或者說,理想主義者缺乏實務政績,下次再也不可能靠一張嘴說服幾千萬國人。

不過,至低限度在周日晚上馬克龍祝捷晚會全場引吭高歌《馬賽曲》那刻,法蘭西總算保住二百年來的理想主義於不墜。法國電視台TF1現場直播,馬克龍從第一句Allons enfants de la Patrie開始,右手一直按在胸前、左手緊握妻子右手,全場國旗揮動,一代總統大概就是如此。巴黎五月初的晚上氣溫清涼,大風吹得頭髮飄散,羅浮宮前民眾血脈沸騰,此情此景,腦海閃過的竟是馬克龍著作《Révolution/革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