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強推國安教育 硬輸海外醫生 逼走香港青年 放棄專業精英


上個星期,最觸目的兩則新聞,一則是政府宣布改革通識教育科,引入國民教育,同時公布國家安全教育框架,強制全港學校從小學開始,不斷灌輸官方指定的國家安全理念,又要求學校禁止非官方的政治宣傳和口號;另一則是政府提出立法建議,繞過醫委會授權食衛局長制訂境外醫學院名單,容許於名單上院校畢業的香港人,在海外取得執業或專科醫生資格後,免試回港執業。這兩則新聞標誌著,特區政府的政策已不再以穩定人心挽留人才為目標,而是以加快人口變換實現全面管控為宗旨。

自1984年中英簽訂聯合聲明後,香港政府在制訂各項政策時,均會考慮怎樣減輕本地人才外流,鼓勵海外人才回港,因為過渡期香港面對的主要挑戰,就是大量社會精英移民海外,令香港各行各業出現管理斷層和人才荒。回歸後移民潮一度止息,更有不少移民回流,但特區政府的政策仍舊以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為重要考慮,因為中港經濟逐步融合帶來了持續的增長,香港對商業、科技及各個專業領域的人才需求殷切。2019年的社會運動及2020年的國安法改變了這個留住人才的政策主旋律,變為只需留住聽話的、政治忠誠的人。

特區政府知不知道高調推行洗腦式愛國教育,從小學階段便灌輸北京指定的國家安全概念,會嚇怕教師、家長和學生?決策者當然知道,但為了向中央領導人顯示,特區正洗心革面,全面改造人心,灌輸愛國意識,教師、家長和學生的意見,就變得毫不重要。現職教師若不喜歡,可以辭職不幹,政府馬上培訓一批新教師,進駐各校推行愛國教育,假若陽奉陰違,一旦遭舉報投訴,教局就嚴懲不貸。家長若不喜歡,可以安排子女轉去國際學校,或者出國留學,負擔不了這些費用的,就要接受現實。學生們若不喜歡,可以消極學習,但不能夠公開反對,否則就會被校方懲處,嚴重的報警辦理。

政府用這樣強硬的手法來推行國安教育,相信已充分考慮到社會的反彈,會有更多中產家庭決心移民,或者把子女盡早送去海外,香港的本地人才會持續流失,為什麼特區政府可以毫無顧忌?

因為它已得到中央的保證,毋須懼怕人才外流影響社會運作,中央可以動員大批內地人才,包括曾在海外接受西方高等教育的「海歸」精英,來香港填補空缺,確保社會各行業暢順運作,若非有這樣的保證,特區政府是不會冒險,一次過得罪教育、醫療、法律、資訊科技等多個專業行業的。

回看過去數月如急風驟雨推出的多項措施,不經諮詢兼繞過本地立法來強推國安法,觸怒本地法律界;引用國安法查封網站,屏蔽互聯網資訊,嚇怕資訊科技界;假國家安全之名,強推洗腦式國民教育,得罪教育界。不顧醫療業界強烈反對,在抗疫高峰期強銷海外醫生免試入境執業,觸動醫療界根本利益。這些措施如此密集地出台,真有客觀的、迫切的社會需要嗎?或者因為當局已經有了通盤的人口計劃,定意進行社會改造工程,所以肆無忌憚?

這些專業界別長期以來都是泛民的支持者,在立法會功能組別和特首選委會是非建制的票倉,在反修例運動中更是積極參與,北京對這些界別向來心存戒懼,過去還嘗試統戰,拉攏一些人士做朋友,自從北京決定把多名泛民議員逐離延任立法會,就連取態較溫和的專業界別泛民議員也不放過。

整個思路明顯已經改變,就是要割席、打擊、分化,取代,找政治忠誠的人填補空缺。從這個新的政治策略來看,我們才能理解特區政府針對多個專業領域的連串新政,為何出招態勢兇狠,沒有半點商量餘地,這在過往是不可思議的。

從這個角度看,特區政府趁著泛民議員離場,立法會變建制一言堂這非常時期,急急立法引入海外醫生,不顧本地醫療界別強烈反對,明顯就是要和本地醫療界翻臉,要引入境外醫生,名義上是要打破本地醫療界的壟斷,改變醫醫相護文化,實際上是為引入內地醫生鋪路,廢除醫委會的把關權力,通過輸入政治上較可靠的醫生,逐步改造香港醫療行業,使其蛻變為愛國系統的一部分。

不過,由於香港民眾對內地畢業醫生的專業水平有疑問,為免計劃實施初期民間反對聲音太大,刺激醫生發動罷工,政府建議申請人只限於香港居民,而認可的海外醫學院也限於大約一百家,都是國際上排名較高的學府,設這兩個條件(港人子女和著名學府)是為了令計劃看來較易接受,但關鍵是認可醫生在港執業資格的權力,由醫委會移交至新的架構,新架構最終由政治任命的食衛局長主導,一旦開了這個缺口,日後只要擴充認可醫學院名單,或彈性執行香港居民資格,把內地新獲發來港定居單程證的,也算做香港居民,以境外醫生「溝淡」香港醫生、從而達致分化及控制香港醫療專業的計劃,就可大功告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