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是精神分裂?還是邪靈作怪?由實習同學的個案說起


一位實習學生遇上了被診斷患上思覺失調的案主,對方不認為自己有精神病,認為之前遇到的不適感覺(按:肚部被劇烈撞擊並感到痛楚)並不是幻覺,而是被仇家落降頭。

可以想像得到,案主並不是太相信藥物,雖然她有接受針藥注射,但只是難以抗拒醫生的指示;在其內心深處,並不相信是針藥令她情況改善。反之,她曾多次請師傅做法事,平日又會聽佛歌,所做的一切只求心安理得,但求有平靜的心情。

在追求科學實證及醫療主導的今天,不少精神科社工遇上上述情況,都會認定案主迷信,擔心他們愈踩愈深,期望他們盡快重回醫學正軌,不再訴諸牛鬼蛇神解決問題。

網絡插圖

難得的是,這位學生嘗試走進案主的內心世界,並作出以下的反思:

隨著經驗的增長,人很容易和很快地下定論,於是思考更具盲點。學歷越高的人,越傾向相信科學而不會信非科學的事,社會建構主義提醒我們,要多思考看似正常不過的常識和知識系統。
當迷信的事無法被證明是錯的,我們可否嘗試包容主流外更多的聲音呢?背後或許隱藏著更深的意義。醫生未必一定是完全正確,病人亦不無道理。如果我們帶著有色眼鏡來看待案主,認為她只是「不聽話」,更多背後的需要和聲音也就無法被聽見了。
如果社工都不願意去了解案主「不聽話」行為背後的想法而作定論,只是成為了間接的壓迫者,壓迫案主服從,漠視了案主的需要和犧牲了案主的權益。
社工要做到與案主平起平坐,道理很容易明白,但實行時卻不是人人做到。因為真正的平起平坐是要放低自己的身份地位,做到謙遜地向每一個人學習。
這不是一個技巧,而是一個態度,而背後是擁抱了很多價值和信念,包括:每一個人都是有獨有價值、發展的潛質和權利;社會是充滿權力關係,有很多人被壓迫、非主流的聲音都值得被尊重等。

對於實習學生能作出如此具深度的反思、我是既欣慰又觸動。的而且確,案主的作為不過是想求心安,讓自己舒服一點。作為旁觀者,我們不可能完全體會到案主所承受的痛苦,也缺乏足夠的知識,證實他們所信的是真或假。若果妄下判斷,不過是將自己及主流社會的觀點強加於案主身上。

工作多年,自然也遇到不少類似的個案:案主或其家人相信「撞鬼」或有邪靈作怪,訴諸宗教手段或民間法術解決問題。坦白說,自己未見證過成功的「驅鬼」個案,不過也聽過包括基督教在內的一些宗教人士,分享成功的驅魔經驗,自問也沒有資格質疑他們。

說到底,精神錯亂,又或者備受邪靈滋擾,兩者所呈現的徵狀非常相似,一時間並不易分得清。於我而言,只要案主一方所採取方法並不是具傷害性,又或者引起嚴重後果:例如透過性交驅鬼、或不斷被苛索金錢等,我還是會尊重他們的選擇。

當然,親人之間有共識是非常重要的。我曾遇到個案,夫婦之間對兒子的治療方案持不同意見:前者相信醫療科學,後者堅持要找師傳作法,最終二人反目成仇。其後,案主思覺失調的病情雖然好轉,卻因自咎令父母婚姻破裂出現抑鬱狀況,相關的心結一直未得到紓解。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