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國安法成香港法制短板


楊健興【香港這一天】結集

2015年7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公布實施,香港仍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被指成為維護國家安全的短板。2019年反修例風暴爆發,官方定性為「動亂」,亦有建制極左人士形容為「顏色革命」、「政變」。中央出手,去年7月1日,港區國安法生效,補上所謂「短板」。

國安法由人大常委制訂,過程中並沒有諮詢港人,不少條文與部份基本法條文、人權法和現行法例等有明顯衝突,保釋制度和安排是明顯例子。被控違反國安法的黎智英申請保釋案件,終審法院周二部(9日)裁定律政司就黎的保釋的上訴得直,裁決影響深遠,涉及香港法制中「無罪假定」、舉證責任等重要原則,亦更清楚可見,國安法已成香港法制的短板。

裁決指國安法第42條對保釋的門檻,較一般本港法例嚴格得多,並且以「不得准予保釋」為前提,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被控人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在港台節目表示,提高保釋門檻,是因為罪行本質有所需要。他指出,國安法下不少情況會將舉證責任,放在被告身上,雖然少有但並非從來沒有。

湯家驊和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均認為,終審法院的解釋不等於涉嫌干犯國安法的人永遠不能保釋。張指出,法庭能夠一如既往考慮過所有因素及保釋條件,有無充分理由被告不會再做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如是便可給予保釋。

張達明的說法也許是出於良好願望、為法院保留空間,就每個個案作具體考慮,但現實上,國安法以「不得准予保釋」作為前提,近乎「有罪推定」,申請人要提供證明、說服法官、而法官亦信服申請人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成功機會極微,特別當案件被高度政治化, 官方已公開表示反對保釋,甚至威脅,假如黎獲得保釋,當局應將案件送交內地審理,黎再申請保釋成功機會近乎零。

判詞提到,人大常委會根據基本法條文及程序進行立法,再公布國安法成為特區法律,因此不可藉此稱國安法與基本法或《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不符為理由提出覆核。終院判詞確認,香港法院對國安法沒有審查權,人大的立法和決定有凌駕性。

港區國安法生效前後,官方已有清楚說法,法例有凌駕性,法律地位與基本法相同,但實際上,當條文與基本法內的條文或本地法例,例如人權自由、保釋等有衝突,以國安法為準,地位已高於基本法。

基本法是香港的「小憲法」,中央和港府往往說「一切按基本法辦事」,黎申請保釋案所見,任何觸及國安法案件,依國安法辦事,港人不能再倚靠原來的一套法律制度作保障,法制出現嚴重短板。張達明形容「終審法院已經投咗降」,「如果佢(中央)要話白係黑,你都要跟架啦。」

一國兩制憲制架構下,法院不可能與中央開戰,港區國安法名義上是只為香港訂立,實際上與全國國安法分別不大,普通法下司法機構按內地一套審理案件,難望可以保障港人基本權利,國安法條文一日不修改,終審法院亦只能「人大話點就點」。

新上任大律師公會主席夏博義較早前提出爭取修改港區國安法,即被內地官媒罵得狗血淋頭。基本法也可以修改,港區國安法不但具凌駕性,更是神聖不可侵犯,提出修改也要殺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