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緬甸政變系列·二】三名緬甸青年捍衛民主之路



「你們不該招惹我們這一代。」這是近來緬甸示威中,最常見的一句口號。

1962年緬甸軍政府上台後,人民半個世紀都活在軍政統治下,直到2011年軍政府解散後迎來轉機。2015年的大選中,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贏得九成票成為執政黨。

不過國家踏上民主化的路不夠十年,二月初緬甸軍方再次發動政變,激起全國抗議浪潮。示威持續至今仍未平息,我們訪問了三名緬甸青年,他們自小在軍政府陰霾下長大,經歷國家貧窮封閉的時期。近十年來初嚐民主自由的滋味後,這一次他們拒絕束手就範加入示威,在動盪局勢中尋找自己的定位。

【緬甸政變系列・一】從啤酒抗爭說起 政變如何影響外資和中緬關係?

曼德勒市民連日發起遊行。(受訪者提供)

醫生:「我們罷工拯救國家」

政變第一日,在緬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29歲醫生Htet Paing已經有所行動。他與同僚朋友組織罷工,翌日在facebook上成立「公民不合作運動」專頁。罷工首先由曼德勒的公營醫院開始,其後大學教師及公共服務行業陸續加入,迅速蔓延至全國。不到一星期,全國已有106間公營醫院及26間學校參與不合作運動,亦有消防員加入罷工行列。

「我們不承認這個軍政府,我們拒絕為這個軍政府政權服務。疫情之下我們拯救生命,現在我們拯救國家。」疫情未完,Htet Paing坦言在醫療服務與罷工之間取得平衡並非易事,公營醫院醫護罷工消息一出,有私家醫生隨即提供義診,彌補公營醫院的服務需要。Htet Paing認為業界能在短時間內互相協調補位,公民社會發揮巨大作用。疫情以來,醫護早已為抗疫組織起來,沒想到這股力量能夠應用於公民不合作運動中。

有私家醫生透過流動醫療車為市民應診。(Thet Thet Yadanar Thein)

緬甸人對公民不合作運動並不陌生,上世紀三十年代為反抗殖民政府,學生工人曾組織罷工罷課。八十年代人民為反抗軍政府再次走上街頭,雖然被軍政府鎮壓流血收場,卻落下了抗爭的種子。

Htet Paing從小目睹國家資源被軍方壟斷,人民活在貧困中,向上流動機會甚微,於是他發奮讀書成為醫生希望改變家境。大學時他加入學生會,活躍於公民社會,也從國家血淚交雜的歷史中認識了公民不合作運動概念。近年來公民社會漸趨成熟,種子已經萌芽,雖然政變無法扭轉,但Htet Paing不認為一切會打回原形。

感染新型肺炎或能痊癒,但國家一旦步上獨裁之路便難以回頭。自緬甸上世紀政變後,已有好幾代人活在獨裁之下了,我們要為下一代奮鬥。

「我不想活在牢籠裡」

身在仰光的教師Thu Ra同樣投身示威浪潮。示威初期,他響應網上號召,敲打鐵桶製造聲響以示抗議,每天晚上8時打開公寓窗戶,街頭傳來起伏敲打聲。Thu Ra一連兩日走上街頭遊行,高舉三指反抗手勢,沿路高呼「反對軍方獨裁」、「我們團結」等口號。

現實生活中,他是茫茫示威人潮的一員;在網上,他搖身一變成為活躍的鍵盤戰士。軍方切斷通訊和網絡,Thu Ra就在僅餘的空間角力。自政變起,Thu Ra每日在網上分享示威資訊,有示威現場直播,有文宣漫畫,也有策略分析文章。誰料到這個資深鍵盤戰士,開始上網只是近年的事。十年前軍政府壟斷網絡和資訊,人民只能到網吧上網,直至文人政府上台後,網絡才逐漸開放,社交平台變得普及,如今網絡更成為動員抗爭的平台。

Thu Ra是孟族人,卻在鄰邦克倫邦長大,兩邦軍方劍拔弩張,武裝流血衝突時有發生。自小目睹民族之間張力的他,明白各民族合作對抗爭成敗至關重要。今次示威中,網絡是聯繫緬甸各個民族的渠道,社交平台成為不同想法交流碰撞之地。Thu Ra舉例在示威之初,人民戴上象徵全國民主聯盟的紅絲帶抗議,facebook紛紛換成紅色頭像,不過有人提出反對軍政府獨裁不等於支持全國民主聯盟,於是呼籲將代表顏色轉為黑色以示團結不同黨派和民族。Thu Ra形容今次示威相當靈活,示威方式隨局勢轉變亦是令他對前景充滿希望的原因之一。

仰光市民將文宣投影至住宅外牆。網上圖片

參與示威並非沒有風險,多地傳出有示威者被捕消息,有指網絡被軍方監控。Thu Ra擔心會被秋後算帳,但他更擔心國家倒退到十年前,軍方箝制人民思想和自由的黑暗時期,於是他義無反顧投入示威:「我不想再活在牢籠裡。」

「大家都是無名領袖」

在訪問中,Htet Paing醫生多番強調自己不是領袖,只是眾多組織者之一。從線上到線下,群龍無首代表人人皆可發揮,示威方式百花齊放。Htet Paing坦言從香港的反修例示威中獲得啟發。

我們在香港的抗爭中學到很多,就像香港的抗爭,大家都以不同方式參與,大家可以是無名的領袖。

踏入政變第八日,民眾繼續上街示威,曼德勒警方出動水炮車驅散,網上隨即流傳應對水炮車的方法,引用香港眾志的圖解說如何自衛。Htet Paing也分享一張文宣,以香港示威者常見的全黑裝束和裝備,教示威者自我保護的方法,還附上緬甸文的解說,呼籲遮蓋面部以防人面識別技術。

對於前景,Htet Paing和Thu Ra不約而同感到樂觀。Htet Paing難以估計這一股示威浪潮會速戰速決還是長期抗爭,但他認為若人民團結人心不死,並保持著行動靈活性,迫使軍政府下放權力指日可待:「罷工只是眾多方法其中之一,我們會繼續抗爭直至人民重新掌權。最壞的情況可能是緬甸重回軍政獨裁時期,就算如此,我們任何時候都準備好對抗獨裁,或者有一天罷工行不通,我們會考慮改變策略。」

仰光有司機為示威者提供免費接送服務。

「我們有彼此」

不過身在香港的緬甸留學生Aunt Kaung Myat沒有這麼樂觀。「香港2019年發生過的事,現在在我家鄉上演,令人感到很壓抑。」比起香港警察,Aunt Kaung Myat認為軍政府的暴行有過之而無不及。他擔心軍方會暴力鎮壓示威,擔心在緬甸的家人朋友安危。Aunt Kaung Myat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緬甸1988年和2007年的革命都以軍方暴力鎮壓告終,死傷無數。他的擔心也在2月9日成真,當日示威中,內比都有女示威者中彈重傷。

儘管難掩內心恐懼,Aunt Kaung Myat也認為要放手一搏。遠在香港的他嘗試尋找自己的角色,除了廢寢忘食地攝取資訊,在社交平台分享資訊支援朋友,也不忘爭取國際支持。他聯繫香港公民社會,與民陣和羅冠聰等發表聲明聲援示威。

Aunt Kaung Myat留意到緬甸近日很多人討論和仿效香港的示威。

國家最終會重回漫長的獨裁時期,還是獲得自由,取決於這個關鍵時刻。就算示威最後失敗,Aunt Kaung Myat也認為要用盡一切方法令軍方付上代價,包括杯葛軍方企業減少他們的收入。父輩追求民主的未竟之業,現在由他們接棒。

我對於我們這一代充滿希望,我們願意抗爭,我們有新的媒介溝通,最重要的是我們有彼此。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