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終院法官質問:公職人員收錢無實質回報行為 是否沒問題?


滿頭白髮的許仕仁到庭,他今日顯得有點疲倦,大部分時間閉上眼睛。何君健攝

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涉串謀新地前聯席主席郭炳江涉貪污案,終審法院今天審理終極上訴,法官連番質問,若公職人員收取款項,即使沒有作出任何實質的回報行為,公眾是否就覺得沒有問題。

上訴一方先由代表許仕仁的大律師蔡維邦陳詞。蔡大律師指出,許仕仁在2005年6月底上任政務司司長前,收取案中被告共850 萬元,行為可能不道德(morally reprehensible),在上任後收取更可能觸犯《防止賄賂條例》,但作為上任前收取,不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具體行為 。

法官霍兆剛詢問,即使許仕仁擔任司長信函中曾經拒絕新地特別待遇,但雙方關係會否影響公眾利益?蔡維邦指出,雙方販售友誼、關係可能不道德,但在上任政務司司長時以公眾利益行先,始終要看具體許仕仁做了什麼。

蔡維邦比喻說,如果官員心底裏是種族歧視者、離任後被揭發歧視電郵等,但擔任公職時並無特別優待某種族,雖然公眾信心的確受影響,但不涉及具體行動,「行動就是行動,有人始終要採取行動、指示一些人採取行動,而非單純傾向。」

代表郭炳江的御用大律師Clare Montgomery陳詞時指出,控方需證明郭與許雙方達成協議,許同意作出實質的優待行為,惟本案沒有證據證明許仕仁作出任何行為優待新地,根本不足構成犯罪或公職人員行為不當。

不過,首席法官馬道立一度質疑,以常識而言,若公職人員收取某人款項「甜頭」,便等於虧欠對方,又反問鑑於其公職,公職人員收受850萬元後沒有作出任何回報的話,公眾是否就會覺得沒有問題?

Montgomery回應指,只要公眾確信該公職人員並沒有作出任何回報的行為,並舉例如果特首選舉參與人收3000萬元捐款又如何。馬官則指出,選舉捐款需要申報及法例容許的。

非常任法官陳兆愷也追問,公眾如何能確定公職人員收錢後,是沒有作出任何回報的行為?Montgomery則表示,公眾的確無法確定,但重點是在於公職人員作出了什麼行為,並且嚴重至構成犯罪 。陳兆愷另問,若立法會或特首參選人收錢,又是否可以接受? Montgomery表示,若各方沒有協議作出任何行為便可, 並謂若有關控罪定得太廣太闊,會對民主進程產生寒蟬效應。

代表新地前執董陳鉅源的御用大律師Ian Winter陳詞時指出,同意若公職人員收受款項,蓄意及不誠實地做出背棄履行其公職的行為, 無疑是可構成不當行為,但許仕仁收取本案有關款項時, 並非公職人員,故不構成犯罪。

Winter續指,收取款項本身不構成行為不當;惟馬道立法官問及,若收了錢,便可能會受付款者影響。Winter回應指,即使官員收了錢, 但沒有做出違反公職及公眾利益的行為,便不屬犯罪。 非常任法官司徒敬亦指出,許仕仁是政府內第二把交椅, 若他在上任前收取款項,公眾會認為他出賣了公職人員的忠誠, 因私利而影響判斷。

至於代表關雄生的御用大律師Hugo Keith則指出,「傾向優待」本身不構成公職人員行為不當,「傾向」本身也不是行為,而是一種心態, 控方必須證明許有做出實質優待新地。上訴一方已完成陳詞, 明天將由代表答辯一方的英國御用大律師David Perry作回應。

4名上訴人坐在犯人欄內,當中以郭炳江最聚精會神地聆聽,一直戴着耳筒機,陳鉅源則有點心不在焉,不時用手托頭。身穿黑色棉襖的許仕仁則顯得有點疲倦,大部分時間閉上眼睛,似處於睡覺狀態。 

第一天的審訊完結,記者問郭炳江的心情如何,郭只表示今晚要好好睡覺,問他母親節將至,郭透露已訂枱跟母親食飯慶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